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浅情人不知 > chapter58
    宁为谨留下早餐后一去不复返,后面几天,郑叮叮连他的人影都没看见。

    筱琼对此的说法是:“你都说了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以他那么傲娇的性格怎么可能对你妥协?认定不能适应你的世界,就直接掉头走了。”

    郑叮叮想了想说:“也许吧。”

    筱琼叹气:“别琢磨了,一定是这样,亲爱的,其实这未尝不是好事,他那样的性格你真的能忍受一辈子?你确定有一天不会被他气得胸部再多一颗瘤?”

    郑叮叮“噗”一声,而后声音黯淡了下去,轻轻的“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别舍不得,他千好万好但不肯屈就你,这也是没用的。这回你都腆着脸将心意完全曝光在他面前了,他知道了却没有行动这说明什么你自己一定清楚。亲爱的,忘记他吧,生活没有他不会差很多的。”

    生活没有他不会差很多。

    这个道理好像是每一个旁观者的口头禅,譬如“痛一痛就过去了”“谁没有谁活不下去”“下一个会更好”,但真的少了这个人,差别大不大只有自己清楚。

    不过,既然已经和宁为谨说清楚了,她不会后悔,也会接受这个结局。

    郑叮叮在网络上的“心情钥匙包”卖的很好,她连着几天忙着赶制新的一批,忙碌的状态分散了她其他方面的心思,直到她翻箱倒柜找一盒小号的针线时,无意间发现一个丢在收纳盒角落的手工作品,她停下忙乱的动作,拿起来一看,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小人。

    停顿一秒,郑叮叮将东西扔到一边,继续找自己的针线盒。

    待找到针线盒,她将散乱在地板上的东西都收入一个大的收纳盒里,盖好盖子,塞回床底。

    掸了掸手,郑叮叮轻轻哼了哼。

    周末,肃明娟照例过来,察觉郑叮叮的状态大有不同,纳闷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吧,看你的样子有点不对头。”

    “哪里不对头?”

    “和前段时间差很多啊,倒有点像你读书时候,理科考试不及格后想奋发图强又难掩失落。”

    不愧是母亲,将女儿的状态描绘得很精准。

    “因为除了奋发图强之外没有别的选择。”郑叮叮说,“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努力还能怎么样?”

    “所以,你和宁教授彻底拜拜了?”肃明娟状似随意地试探。

    郑叮叮放下手里的活,神情颇有些郑重:“是的,我以后的生活应该没有他三个字了。”

    “那尽快将抽屉里的戒指和银行卡还给他。叮叮,我们是有志气,自尊的女人,既然不要他了,那他的东西也不能保留。”

    “对,我应该还给他。”郑叮叮下定决心。

    隔天,郑叮叮就去附近的邮局,将包裹好的东西寄出,填的地址是宁为谨的天水苑。

    做完这一切,郑叮叮松了口气,像是完成了某部分的告别。

    她闲逛到花市买了花,又一个人吃了豪华的海鲜火锅,餐后还来了一个抹茶红豆冰激凌,饱足后感觉有点小快乐,她觉得是时候应该过轻松自在的日子,得对自己越来越好。

    当宁为谨收到郑叮叮还回来的卡和戒指,一句话都没说,拿起这两样东西折身回房。

    坐在沙发上盘腿吃苹果的宁为璇悠悠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强撑自己伪装自己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并亲手将她驱逐你的生活?如果是你的本意,那我是不是应该向你说一声恭喜呢?”

    宁为谨脚步未停,径直上楼走进书房,将手里的东西轻轻放在书桌上。

    他的本意是将她驱逐出自己的生活?在他得知她心里唯一的男人是他,而不是别人之后?在他清楚她的一言一行对他有多大的影响力之后?

    那为何这几天他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要和她在一起,对她的一辈子负责,他能不能做到,他又能不能确定自己可以一直包容她,当她的观念和他产生矛盾时,他是否能无条件地妥协,而不是固执地遵循自己的行为准则。

    如果他做不到,那没必要再打扰她,如果他能做到,那一定要追回她。

    他第059章前夕,她跑来天水苑送货,那第一眼,他感觉有些眼熟,但没有多深究,如果就此擦肩而过,他和她不会再继续;偏偏她又跑来他的医院,找他动手术,那种隐隐的熟悉感和吸引力慢慢在心底滋生,直到她将伞还给他的那一刻,他终于在茫茫记忆中找到了一点。

    他见过她,在他母亲过世后的一段时间,他让自己变得很忙碌,没有一刻停下来。某个雨天,他从城西做完家教回来路过西城广场,雨骤然停歇,天际有一道浅淡的彩虹,他停下脚步,看向不远处热闹的广场,莫名地就掉头走过去。

    当时的她还是学生,穿着一身鲜黄色的雨衣,正在一个摊位后招待一位中年大婶。

    “小姑娘,这些都是你做的?能赚多少钱啊?”

    “是啊,都是我的做的,但只能赚一点点。”

    “那你毕业了没有?以后就靠卖这些手工品挣钱?”

    “我才初三呢,没想那么远。”

    “初三啊,巧了,我女儿也是初三,她就是整日念书,平常出去玩的时间都没有,我都不太赞成她培养个人兴趣,我和她说兴趣这种东西不靠谱,有几个人能凭兴趣,像弹琴,跳舞,画画那些养活自己的?再说等热情减退,不喜欢了怎么办……”

    他就站在另一个摊位前,无所事事地旁听他们的对话,听到她说她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兴趣,她想成为一个玩具设计师,拥有自己闪亮的品牌,她说话的语气又直又轴,全然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他好奇地挪开目光看了她的脸,青春洋溢,自信满满的一张脸。

    他轻轻地“嗤”笑了一下,唇角的涟漪浅到自己都没察觉。

    虽然最后那个中年大婶什么都没买,她还是贴心地送了对方一个钥匙扣,一个纪念杯垫和一个塑料伞套,对方手里拎着不少东西,她走出来,帮忙对方把湿漉漉的长伞装进塑料伞套。

    等中年大婶走后,她的摊位再没有一个人光顾,清冷寂寥,她有些无聊地低头摆弄自己的小玩意。

    他记住了她,莫名地记住了这个“无名氏”设计师。

    ……

    宁为谨又拿起那枚戒指,食指和拇指轻缓地转着这个简洁干净的圆圈,他想到一个点:也许光有承诺是不够的,如果喜欢一个人,想让她留在身边的**超过了其他的一切,那达到目的唯一方式就是向她服输,以及妥协。

    他垂眸,安静地将戒指套在自己的指尖。

    隔周二是月底,西城广场的创意集市热闹开锣,郑叮叮提前报名,预订了场地,将家里囤积的手工作品打包后带过去展览,其中大部分手工作品是她在这一年内闲暇之余完成的,风格不等,有水洗的植鞣钥匙包,刺绣香草杯垫,樟木手绘的小动物,银丝砗磲手串,羊毛毡的猫咪钱包,蓝纱的花苞链,彩石编织的耳环,素棉的盘扣包等等。

    因为是个太阳天,郑叮叮头上戴了一顶草帽,低头认真摆放自己的作品,她很细心,在每一个作品前都贴上一个标签,写明作品的名称,原材料,用途。

    人来人往,几乎每个人经过郑叮叮的摊子都会停下来看一眼,笑着问她几句,十个人中会有一个掏钱买下一个小玩意。

    到了中午,郑叮叮麻烦现场的工作人员到餐饮区买了一个三荤一素的便当,坐在小板凳上草草解决完中饭。

    阳光越来越烈,郑叮叮拉了拉草帽,宽大的边沿几乎盖住了自己整张脸。

    以至于当某个人悄然接近她的摊位,她也没有注意,直到他俯身,伸手拿起左下角的一个羊毛毡小人,目光落在小人领口的标签的几个字上,微微挑了挑眉,因为上面写着“这是一个讨厌的人”。

    郑叮叮后知后觉地抬起头,一身g&h修身衬衣,柔软的黑色西裤的宁为谨手里拿着她的羊毛毡小人,很有兴致的鉴赏。

    郑叮叮刚要说话,宁为谨已经风轻云淡地开口:“这个人偶很眼熟。”

    ……

    一身白袍,领口挂着听诊器,胸口的铭牌写着“乳腺外科”,倨傲的神情,浅浅的微笑,修长笔直的腿,这个永羊毛毡缝制的小人偶原型是谁一目了然。

    “不是。”郑叮叮脸不红心不跳地否认,“这是我随便做的,名字叫一个讨厌的人。”

    “哦?”宁为谨的尾音上扬,凝眸在郑叮叮脸上,不去挑破她的谎言,点了点头后开门见山,“这个怎么卖?”

    “九千九百九十九,不还价,不抹零,不接受刷卡支付!”

    “你要现金?”宁为谨的拇指轻轻摩挲羊毛毡小人偶的头发,爽快地答应,“好,我去银行提款,这个给我留着。”

    下一秒郑叮叮起身,直接抢回他手里的羊毛毡小人偶,义正言辞道:“我不卖了。”

    “做生意没有拒客的道理。”

    “我就不卖,你去别处逛吧。”

    “是不卖给所有人还是不卖给我?”

    “就是不卖给你。”郑叮叮一字字地强调。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卖给你,因为你是一个讨厌的人!”

    正好有个小姑娘路过,瞅到郑叮叮手里的小人偶,眼睛一亮,笑着问:“老板娘,你手里那个小娃娃多少钱啊?”

    郑叮叮转过头,利落地报价:“九块九毛九,要不要再便宜一点?”

    “……”小姑娘一愣,然后面色欣喜,“不还价,就九块九毛九。”

    一锤定音,郑叮叮和小姑娘完成了交易,回过头瞪了一眼宁为谨。

    谁知宁为谨喊住了这位小姑娘,不急不躁地和她谈生意:“我想买你手里的东西,你随意开价。”

    小姑娘瞠目结舌,结巴地反问:“什……么,什么意思呢?”

    “九千九百九十九,可以吗?”宁为谨清声,直接打开皮夹,取出一张卡,“可以的话我们去对面银行,我汇款到你的账号。”

    郑叮叮脸一黑。

    “不用那么贵,不用那么贵的。”小姑娘摇头如拨浪鼓,看着宁为谨的俊脸明显有些紧张,“这个,你如果喜欢的话我送给你好了。”

    “不必,我要用买的。”宁为谨伸手点了点小姑娘手里的人偶,直接说,“因为它是我喜欢的人送我的生日礼物。对了,它的原型就是我本人。”

    “……”郑叮叮彻底无语。

    小姑娘完全折服在宁为谨的西装裤下,他说什么是什么,结果以一个合理的价格成交,羊毛毡小人轻松顺利地回到宁为谨的手中。

    “你太无聊了。”郑叮叮坐下,撇过脸,不去理会宁为谨。

    宁为谨将羊毛毡小人收好,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拿到郑叮叮面前:“为什么将戒指还给我?”

    “因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没必要勉强在一起,既然说清楚了,不该再有纠葛。这是你花钱买的,我现在用不着,所以还你。”

    “两个世界。”宁为谨重复了一遍,然后认真地说,“郑叮叮,如果你不愿意改变,依旧待在你自己的世界,那我过去。”

    阳光在温润的素圈上折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芒,逼得郑叮叮睁不开眼睛,宁为谨轻而严肃的台词,猝不及防地扣动她的心弦。

    “我很早就和你说过,我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这点我现在也不否认。”宁为谨清黑的眼眸中的漩涡将周围世界的光芒吸入其中,耀眼无比,“不过我想从这一刻起尝试为你改变。”

    “什么意思?”

    “我会学会理解你,支持你,包容你,你不喜欢,不满意我的地方我会改变,也许这不是一时间的事情,但以我的效率,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就算我们之间有再多不合适,我也有自信将这些都变成合适。”

    “为什么?”

    “因为只有你会让我长时间陷入心情不好的状态,这样的状态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我思考了几天,除了将你抓到我身边,我没有别的方式恢复正常状态。还有一点,我不能容忍你和别的男人一起生活。”

    “……”这说的是人话吗?

    “你说我是你唯一的,你也一样是我唯一的,在你之前我不懂,也许现在也不全懂,但我保证自己会做得很好。”宁为谨的眼眸带着强烈的控摄,字字动人心魄,“别的男人会做的那些,我一样也不会落下。”

    郑叮叮完全怔住,好一会后才反问:“譬如?”

    恍然间,她似乎意识到一个绝没可能的可能。

    璀璨的金光下,面前的人已经骤然单膝落地,尘舞飞扬在他周身。

    “譬如有时候我也会做这样哗众取宠的事情。”

    郑叮叮完全震惊的同时,宁为谨拉过她的手,贴在自己柔软的唇上,亲吻她的无名指:“郑叮叮,你要的安全感我给你,如果你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表现,我会做到你满意为止。我会照顾你,保护你,陪伴你到老,这一辈子我只有你,不会有其他的女人,我以过世的母亲发誓。”

    郑叮叮呼吸一窒。

    “郑叮叮,你嫁给我。”

    汹涌的潮热顷刻涌上她的鼻尖。

    周围有人6续聚拢,围观这一惊奇又惊喜的一幕,开始有人拿出手机光明正大地偷拍。

    郑叮叮不知道这是宁为谨平生做过的最惊悚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这些天宁为谨连夜值班的余暇都在准备这些台词。

    他忽略周遭的目光,起哄的哄闹声,安静地垂眸,细致,虔诚地亲吻她的无名指。

    无名指连着心脉,郑叮叮清楚感受心脏急速裂开一条缝,源源不断的冲击闯入,她看着阳光下他跪在自己面前,单膝抵在她的脚尖,神圣而庄重,像是完全臣服在她的裙下,希冀得到他要的答案。

    “如果我不答应呢?”郑叮叮反问。

    他的唇轻轻摩挲她的无名指,听到她的挑衅,想了想说:“你不答应可能没办法离开这里。”

    郑叮叮趁机环顾四周,几乎整个创意集市的人都簇拥在他们周围,形成一个半月形的圈,不透半点缝隙。

    “你只能答应我,然后让我抱你出去。”

    “……”郑叮叮恼怒,“你到底是求婚还是逼婚?”

    “我在求你。”宁为谨说,“不过如果你不答应,我会继续尝试其他各种方式,也许会更耸动。”

    “你根本没有诚意,你在耍花招,你太奸猾了……”

    “那我就一直跪下去,直到你消气为止。”宁为谨抬眸看着郑叮叮的眼睛,“就当是你惩罚我错误的言行。”

    “那你就一直、一直跪下去。”郑叮叮羞恼,撇过头去,嘟囔,“跪到天荒地老我都不让你起来,看你怎么办?”

    “可以,如果你想要—”宁为谨的语气平缓带着笃定,“那我就跪到天荒地老。”

    “宁为谨。”郑叮叮转过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用脚尖轻轻抵了抵他的膝头,“你是无赖吗?”

    “如果无赖能够达到我的目的,我很乐意变成无赖。”

    “……”

    周围的人潮瞬间模糊如海,一片又一片的热浪起伏,郑叮叮无法再伪装一秒钟,眼眶湿润的同时,无名指发抖得厉害。

    “别哭,我不勉强你,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宁为谨的声音变得很温柔,黑眸的光芒万丈,连同唇下的吻微顿了一瞬,“这一次,我不会着急,等多久都可以。”

    (正文完结)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