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武侠 > 邪王宠妻,魔妃哪里逃 > 第226章 脸皮很厚的二小姐
    69,最快更新邪王宠妻,魔妃哪里逃最新章节

    反应这么大,把乔羽凰也吓了一跳。

    清月眼眶蓄着眼泪,也有些委屈,“小姐有我照顾就行了,你们要做什么”

    那两个小姑娘一个叫小菊,一个叫小兰。

    小菊稍微长一岁,出落的亭亭玉立,略带稚气的脸却也十分动人,小兰小一岁,是那种怯懦的性子,跪着半天也说出话,只看着小菊。

    “小姐,您若是把我们送回去,管家又要将我们送到三小姐那去,求小姐救救我们,我们想在这里伺候小姐。”

    小菊说着话,眼泪也顺着流了下来,似一想到乔静瑜,就如同想到什么山洪猛兽一般,吓得浑身颤抖。

    一瞧这二人的模样,便是被乔静瑜给欺负了的,只问道,“你们为何不愿意去伺候三小姐”

    二人对视一眼,一副胆怯的不敢说的模样。

    乔羽凰见状便道,“如果你们不肯说,那我还是要把你们送回去的。”

    两个小丫头面面相觐,登时又变得十分恐慌。

    “真不说”

    小兰的胆子还是小,只低着头无声的啜泣,小菊一咬牙,立时就将自己的衣袖拉了起来。

    乔羽凰一看,只看小菊原本白皙的胳膊上多了许多掐打出来的淤青和伤痕,似还觉得不够,又扯下了自己胸口的布料,只见那白皙的脖颈处,也是密密麻麻的伤口。

    乔羽凰心下一惊,这两个小姑娘可都才十二三岁,乔静瑜怎么下的了手

    “二小姐,不是我们不愿意干活,可三小姐的脾气我们实在不敢伺候,一句话没说好,有一丁点的错,她就毒打我们。”

    想起先前在乔静瑜那受的苦,这二人的脸上更是一片恐惧,一想到要回那个可怕的地方,就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你们可曾告诉过夫人”

    “我们,不敢。”两个小丫头的眼神可怜极了,都是穷苦人家出生,哪里知道大户人家的脾性,只怕告诉了夫人,到时候惹来更多的责罚。

    “我们有跟管家说过,可管家说,主子打骂我们也得受着。”

    这倒是实话,这古代大户人家里的丫头,哪里有人权可言,就算是主子把下人打死了,也只是拖出去把尸体扔了,官府都不会管。

    “那你们就留在这儿吧。”

    反正她的凰园也没什么人,添两个丫头也添点人气。

    小菊小兰一听,喜的当即跪了下来,“谢小姐”

    再看清月,清月倒不似方才那么反对了,只是沉着眸子看着二人,吩咐了二人先去后院收拾着。

    待那两人走了,清月适才低声问道,“小姐,她们毕竟是三小姐的人,你把她们要过来了,若是三小姐来找麻烦怎么办”

    乔静瑜的性子就不是那种会善罢甘休的人,兴许原本两个丫头她并不在意,但是两个丫头在她这里,可能就会生出点事端了。

    “来就来吧,我早就看不惯她了。”

    自从打了秦嬷嬷以后,赵氏和乔静瑜以及她们院子里的下人瞧见了她都没好脸色,胆小的绕路走,胆大的表面上恭敬,待她走了就狠狠的吐一口唾沫。

    眼下跟她们的关系是好不了了,她反倒也不在意了。

    清月的脸上还是有些担心,似觉得乔羽凰并未理解自己的意思,又补充了一句,“她们原本是三小姐的人,小姐你信她们吗”

    乔羽凰一愣,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不算看人特别准,但眼下看这两个小丫头,直觉觉得她们不是装的,是真的厌恶乔静瑜。

    “以后若事有二娘和三小姐院子里的过来,我不在的时候别让她们进来,有什么话等我在的时候来说。”

    清月点点头,仍旧是忧心忡忡的。

    看她脸色还是不好看,乔羽凰也未再多说,只觉得她兴许是觉得自己在这里伺候太长时间,有新人来反而不适应了。

    乔羽凰没顾那么多,眼下她最想干的就是给叶臻报仇。

    丞相府里谁干的这事她都不管,反正她这次死活也要把孔晟和孔雎儿收拾一顿。

    暗搓搓的制定了计划,待入了夜,就和封刹穿着夜行服直奔丞相府。

    封刹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觉得自己悲催,堂堂一个王骑护卫的统领,竟然像做贼一样的溜来溜去。

    丞相府内灯火通明,兴许是因为孔胤回来了,显得格外热闹。

    后院夫人们的宅子,一眼看去几乎望不到头,孔晟风流,老子也好不到哪儿去,家里夫人十几余人,还有侍妾一大堆,有父子二人一同用过的都不一定。

    乔羽凰瞧了瞧面前的宅院,很快找到了孔晟的院子。

    她来过几回,因而记得很清楚。

    丞相府的侍卫比不得将军府,二人很顺利在的黑暗中靠近孔晟的院子,没有任何人有所察觉。

    一跃而至孔晟院落的屋顶,在上头听着哪个房间有动静,很快,就听到了一阵不寻常的声音。

    高昂的女声,低沉的男声交织在一起,吟唱一般的女子声音,一听就知道下头的人在做苟且之事。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在下头房间里的人是孔晟,乔羽凰没靠的太近,就蹲在屋顶上等着,但那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入了二人的耳中。

    封刹一个大男人都听的面红耳赤,乔羽凰却盯着天空,手指动来动去,像是在盘算什么。

    封刹忍不住小声问,“二小姐,你就不觉得难堪吗”

    “在下面的人又不是我,我为何要难堪”是一本正经的回答这问题,顺带看傻子一般的看了封刹一眼。

    “那你在做什么”

    看不明白她的动作,嘴里还叨叨的。

    “我在给他计时啊。”

    封刹嘴角一抽,险些闷出一口血来,哪有未嫁人的黄花大闺女面不改色的做这种事,说这种话。

    “你不知道孔晟这厮有过多少女人,我也是关心他的身体嘛。”小声应道,扔在心里计数,“不过今天以后,他就难有这样的雄风了。”

    封刹似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暗自替孔晟捏了一把汗,看来这位是知道孔晟的乐趣在哪儿,今儿是打算专门对那个地方下手了。

    屋内的声音好一会儿才停下来,隐约听到下头的人在说话。

    “公子,今晚就在子音这儿过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