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武侠 > 是霍躲不过 > 第194章 冤家路窄
    69,最快更新是霍躲不过最新章节

    “奶奶,您怎么来了”霍钟逸上前搀扶着霍老太太走近。

    “于蝉说霍青晕倒了,他怎么还没醒啊”霍老太太看着霍青阖着眼睛躺在那里揪心地问道。

    “不要担心,奶奶,爸他只是睡着了。马上就醒了。您先这边坐会。”霍钟逸引着霍老太太去阳台边的沙发,被霍老太太断然拒绝。

    她一屁股坐在病床边上的椅子上:“你们别管我,我就在这待着。”

    “阿太,我陪您。”霍小砺挨着霍老太太,双肘撑着病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霍青。

    霍钟逸见状,给霍小砺搬了张椅子,一老一小坐在椅子上,等待着霍青的苏醒。

    丛琮自打进门那一刻起,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霍钟逸只在她进门的那一刻看了他一眼,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再看向丛琮。

    丛琮忐忑不安地等待着,霍钟逸安顿好两人,走到丛琮身边,低声说道:“跟我出来。”

    丛琮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垂头丧气地跟着他出了病房。

    “让你别来怎么还过来了”霍钟逸严厉地问道。

    丛琮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我刚要回去就碰到奶奶他们了。不过”她抬起头,“你不是说你不在人民医院么”

    霍钟逸没回复这个问题,刚要数落丛琮,就听见病房里传来一阵疾呼。他急忙转身冲进病房,丛琮紧跟其后。

    “阿逸,快来,你爸醒啦。”霍老太太满布皱纹的脸上溢出了笑容。

    “爸,你觉得怎么样”霍钟逸俯身关切地询问。

    霍青没有答话,回想起于蝉在公司的一幕,双眼里弥漫着悲伤与愤怒。他费力地环顾一周,看到了床角站着的丛琮,怒从中来。

    “滚”霍青发出一声怒吼,颤悠悠地要从床上坐起。

    “霍青,你别乱动,在打吊针呢。”霍老太太心急如焚地搀着霍青的胳膊。

    “爸,你别动气,先休息休息。”霍钟逸开口道。

    霍青转向霍钟逸,训道:“叫这个女人给我滚”

    霍老太太心疼声嘶力竭的霍青,便也转身说了句:“你还不走”

    丛琮被霍青突如其来的阵势吓懵在了原地,她看看霍青又看看霍老太太,最后目光落在了霍钟逸身上。

    最后霍钟逸张了口:“你先回去吧。”

    丛琮的双唇翕动了一下,又闭上了,她点点头,悄无声息地走了。

    病房里震天的吼声终于平静了下来。

    “你还好吗”段湘平听说霍钟逸来了,下了手术台后,匆匆赶来,正好看到几个护士围在病房外议论纷纷,诧异间,丛琮推开门出来了。

    丛琮抬手抹掉眼角的泪:“大家别围在这了,没什么事,闹了点脾气。散了吧。”

    小护士们纷纷走散,段湘平还留在原地。丛琮对她有印象,当初就是她帮自己斥退了慕时雨。

    段湘平朝里头努努嘴:“吵架啦”

    丛琮觉得两人关系还没到互相交换隐私的地步,转移话题道:“谢谢医生关心,没事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段湘平看着丛琮一步步离去,背影里似乎凝结着挥之不去的悲伤。她愣了会,贴到房门外听里面动静,才刚站稳,门就被打开了,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段医生”霍钟逸诧异地叫道。

    段湘平直起腰,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强装镇定道:“嗯,你好,你怎么在这”

    “我家人病了。”霍钟逸答道,“段医生怎么在我们病房外”

    “咳”段湘平咳嗽一声,“我刚刚脚崴了,扶着门揉脚呢。”

    霍钟逸低头一看,平底运动鞋正好好地穿在段湘平脚上,他也不拆穿,略过段湘平,左右巡视了一圈,已经没有丛琮的身影。

    “你在找那个女孩子吧”段湘平紧盯着霍钟逸的脸色,见他神情低落,“我刚刚看到她了,小姑娘流着眼泪,从那个方向走了。”段湘平抬手替霍钟逸指明方向。

    霍钟逸下意识地疾走两步,又握着拳头停住了步伐。

    “段医生,下回见。我先回病房了。”

    “哎你不去追啊”房门直接合上,段湘平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奇怪的男人。”

    丛琮出了医院,漫无目的地走在熙熙攘攘的北京街头。干燥的空气充斥着她的鼻腔,疼得心一抽一抽的。

    丛琮想,自己是霍钟逸的妻子,是他的家人。难道在他父亲生病住院的时候,都没有资格陪伴在侧么更何况霍钟逸自个身体还不好,奶奶年纪大,小砺又年幼,谁来照顾他呢。

    想到这里,丛琮鼻子一酸,又是一滴眼泪落在了嫩草初萌的地上。

    她拿出手机,翻开通讯录,想要打给宋一程,又想到她的火爆脾气,最终还是放下了手。

    一辆豪车停在了丛琮身旁,她并未留意,继续往前走。从车里下来一个女人,小跑几步,一把扯住了丛琮的胳膊,在她还始料未及的时候,一个巴掌了下来。

    顿时,丛琮的右脸火辣辣地肿了起来。

    “不要脸的狐狸精。”那人还想打第二下,被丛琮拦下,她定睛一看,竟然是任晨宇的未婚妻,不对,应该是妻子于淳。

    于淳见右手被丛琮抓着,提着包的左手,朝着丛琮挥了过来。丛琮抬起胳膊,堪堪挡住。

    “你干什么”丛琮叱问道。

    “我干什么”于淳气急败坏地说道,“我才要问你干了什么好事。不知廉耻。”

    丛琮怒从中来:“嘴巴放干净点。”随后用力一推,于淳踩着八厘米的尖头高跟鞋,一个没站稳,被推得后退了几步。

    这下于淳炸了,几步上前,一把扯过丛琮的头发,嘴里念念有词:“贱人,狐狸精,勾引别人老公。亏你长得一脸清纯,就知道骗男人,当小三很骄傲吗”

    于淳嗓子尖,声音洪亮,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大家见是两个女人打架,都只是口头劝个架,谁也没上来。

    丛琮打小就没和人打过架,吵架也是甚少,头发被于淳扯着,一时间脱身不得。于是她反手也扯住了于淳刚接的长发。

    “放手”于淳心疼地看着自己掉落的头发,大声叫道。

    “你先放。”丛琮忍痛说道,她又不是傻子,才不会先放开手。

    “我才不放,你t给老娘放手,听见了没”

    “警察,你们两人都给我松手,不然都把你们逮局子里。”一个男人拿出警官证,站在两人身旁,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