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恐怖 > 紫藤落花碎流年 > 第二百八十六回 最大的败笔
    景浩泽与万凌又回到了那片树林子,那间农舍已经倒塌了,显然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景浩泽从马匹上跳下,看着这片已经倒塌的废墟,忍不住皱着眉头。林子里的大风吹得景浩泽的发丝凌乱,像他现在复杂的心绪。

    “公子……”万凌走上前弱弱地喊道。

    “哎,你说藤洛会不会又不见了?”景浩泽木讷地问道,“你说,她现在会不会有危险?”

    “公子,或许藤洛姑娘是被人就走了……对,或许是叶逸尘呢?”

    景浩泽突然转过身,“你这倒是提醒了我,这里他最是熟悉,而且现在藤洛又来了,想必他应该派人跟着她的。这么说的话,就说得通为什你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人躺在地上了。”

    万凌点了点头。

    “可是叶逸尘看得出来是有计谋的男子,之前他就让藤洛失忆了,这次……”他还没有说完,就吐了一口血。

    “公子,公子!”万凌吓得连忙走上去搀住他,“公子这里风大,要不我们先回去再做打算吧。”

    景浩泽不安地跟着万凌上了马匹,最后又打量了一眼这间农舍,于是离开了。“藤洛,你还会回来么?”

    天空中下起了雪花,飘飘荡荡轻柔地落在景浩泽身上。

    藤洛躺在床上躺的有些难受,于是穿好了衣服起身坐着。这时一个丫鬟端了一盆炉火进来,“姑娘怎么起来了?这外头正下着雪呢,当心冷着了。这是公子命奴婢端来的炉火。”

    “下雪了?”藤洛问道。

    “是呢,现在外头的雪下得正是厉害呢。难得今年冬天这里竟然下雪了。”小丫鬟一边往火炉里加些碳石一边说道。

    “是么,我先出去看看。”藤洛突然来了兴致,“刚好在床上躺了许久,想起来活动活动。”

    “这……”小丫鬟为难道,“姑娘还生着病……”

    “放心吧,没事。”说着,藤洛便跑了出去。

    “哇,好漂亮啊!”藤洛惊叹道。说着就走到了外头,感受着洋洋洒洒的大雪在肩头飘落。

    “景浩泽,不知你怎么样了,你那里下雪了吗?你是不是也像我现在这样为了看雪傻傻地在吹冷风呢?……雪花呀雪花,你能不能把我的思念带给他?”想着,藤洛不禁伸出手,一片雪花温柔地落下。

    “公子,姑娘她……”不知何时,叶逸尘就静立在旁,小丫鬟吓得连忙解释道。

    叶逸尘招了招手,便从她手中拿过衣服朝藤洛走去。

    “逸尘?”藤洛突然觉得身上一暖。

    叶逸尘将那件披风给她披上,“这么大的风,也不知道多穿一点儿。”说着,为她轻轻带上了帽子,于是从她背后环抱住了她。

    “这雪好美啊。”藤洛感叹道。

    “是啊,只是这雪再美,也没有我怀中的美人漂亮。”

    藤洛身子微微有些僵硬,脸上哑然一笑。

    “逸尘,这里是闵丰?”藤洛开口问道。

    “是啊,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把我送回我住的客栈?”藤洛尝试问道,“我来东岳的目的就是当卧底的,现在既然我没事了,该要回去了。要不然景浩泽他们说不定就去另一个镇了。”

    “他们去另一个镇不好么?这样你就可以在我身边了。”叶逸尘回到道。

    “当然不行!”藤洛斩钉截铁地拒绝道,然后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你不知道吧?(越曹)皇上让我要努力让景浩泽喜欢上我。而且……”

    藤洛本想将孟家还在越曹皇上的事告诉他的,但是想了一想,纵然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的。毕竟他可是皇子,而那位身居高堂的是皇上啊!

    “而且什么?”叶逸尘看见她的神情微微变了变,于是开口问道。

    藤洛的表情变得有些低沉,眼眶中也氤氲了泪花,“梓恬在成亲当日,她的夫婿为她挡了毒箭,中毒身亡。梓恬她……她剃发出家了……”

    “什么?!”叶逸尘大吃一惊,“我竟不知还有此事!”

    藤洛淡淡地笑了笑,“没想到你一个堂堂的越曹太子,竟然不知道。这已经是几个月之前的事了。”

    “我的任务就是负责东岳,而且你也在东岳来了,所以越曹的事,我就没有怎么在意,没想到……”叶逸尘心里也怅惘道。

    他一直将孟梓恬当妹妹看待,孟府一家对他又是不错的,没想到竟发生了此事。

    “可有查到是何人所为?”叶逸尘问道。

    “此事说来可就话长了,想必你连方严是谁都不知也不知道他与江大人之事。这个中缘由,你还是自己去探究地好。”藤洛长叹了一口气,“不知梓恬现在怎么样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景浩泽身边我是必须要回去的……这是(越曹)皇上的旨意。”藤洛又回到原来的话题上了。

    “果真只是皇上的旨意?”叶逸尘追问道,不是以为你自己想回到他身边……?

    “你这是什么话?”藤洛看了他一眼,于是向屋子走去,“当然是皇上的旨意,要不然呢,难不成是我自己想回去?我可不想啊,跟着他一路风餐露宿的,还要时不时注意自己的性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冲出来一群黑衣人给你一刀,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我去向父皇请旨,让你跟在我身边!”叶逸尘听她这么说,连忙认真回答道。

    “诶别别别,”藤洛连忙拒绝道,“还是算了吧,皇上既然这么下旨了就自然有他的打算。况且,我之前已经得罪过皇上不少次了。这次再因为你这么一说,万一皇上以为我是贪玩,懈怠他交于我的差事,一道圣旨下来,说不定我脑袋就没了……”

    “瞎说什么呢!”叶逸尘责怪藤洛口无遮拦道,“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也不是没有道理。”

    “你,答应我回去了?”藤洛试探地问道。

    “是啊,你说让他喜欢你,又不是你喜欢他,况且又是父皇的旨意,我又怎么好抗旨。”叶逸尘口上说道。

    “这样也好,说不定,喜欢上柚綮会是你致命的败笔!而且,你服下那药,本就时日无多了。”叶逸尘想着,嘴角忍不住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