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余烬之铳 > 第五十四章 缚银之谜
    余烬之铳最新章节

    ;;;;永动之泵。

    ;;;;净除机关,乃至整个英尔维格的科技中心,它们是最为前端的科研机构,研究范围从炼金术蒸汽科技到妖魔都有所涉猎,可以说是他们一举推动了整个世界的科技发展,历史上的第一台蒸汽原型机就是在这里建造。

    ;;;;这个机构的隐藏等级很高,为了保证隐蔽性,它们大多以地表上机械院的身份行事,大多科技由他们开创,接着交由地面的机械院那成熟的工业线来进行扩展研究。

    ;;;;咬食尾巴的诡蛇是他们的标志,据说这象征着“永动”“无限”。

    ;;;;“这里的安保等级为最高,旧敦灵内与其相同安保等级的还有破碎穹顶与铂金宫。”

    ;;;;红隼依旧充当着导游的身份,但此刻他比洛伦佐还要兴奋。

    ;;;;作为上位骑士的他也没有资格随意抵达永动之泵,这里就像神话一样神秘,通常你只能看到一列不详的车厢带着炫目的火花停在你身前,随后几个白大褂便拖着可以屠神灭龙的武器出来,给你一本厚的可以当板砖的使用说明书,然后就消失不见……甚至有时候他们是托机械院的学者把武器送过来。

    ;;;;现在红隼的感觉就是如此奇妙,就像剑豪走进了绝世神剑的铸场,虽然没有见到偶像那般失声尖叫,但一想到如今对抗妖魔的力量都是从这个神秘的地方研究出来,就有一种奇怪的朝圣感。

    ;;;;无论是原罪甲胄,还是游骑兵计划,亦或是改变世界的蒸汽机,它们都源自于这里,这个神秘的永动之泵。

    ;;;;“请问我可以拿点纪念品走吗?”

    ;;;;突然见鬼的声音响了起来,但居然不是红隼,而是一直沉默的乔伊。

    ;;;;本是严谨的他此刻正呆呆的看着通道一旁的实验场,通过那阻隔的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群科研人员在实验武器。

    ;;;;他们穿着石绵制成的防火服,站的很远,紧接着似乎启动了什么,实验场中间的机械臂微微扣动扳机,甲胄火铳瞬间开火。

    ;;;;明亮的室内一瞬间被铺上了血红的颜色,高温促使下弹药瞬间出膛,可由于温度过高,在这一刻整个火铳也随之炸膛,半融化的金属呈现扇形向外扩张,随后中心燃烧的弹头贯穿了数层实验钢板,剩余熔化的金属碎片也纷纷钉在其上。

    ;;;;实验场内警铃大作,紧接着涌动的低温气体涌入,为沸腾燃烧的钢板降温。

    ;;;;几位科研人员一脸的平静,站在熔化的残骸旁一本正经的记录着数值。

    ;;;;“龙息式甲胄火铳,因为威力过大,使用即炸膛,最后制成了一次性消耗品,目前实验目的是希望在材料上进行优化,令成本降低一些,毕竟这武器真的是用一把丢一把,都不用换弹。”

    ;;;;特斯拉在一旁说道,这些科研人员的想法就是如此清奇,与其思考保证不炸膛,倒不如做成消耗品。说完特斯拉还看了一眼乔伊。

    ;;;;“那个东西是给原罪甲胄使用的,你用不了,还是挑点别的纪念品吧。”

    ;;;;特斯拉带着几人一路前进,穿越长长的甬道,在此期间接连路过了几个实验场,爆炸连连带着整个甬道都微微颤抖。

    ;;;;红隼的表情很微妙,他很清楚,如果将熔炉之柱形容成倒置的大树的话,机械院位于树根,而永动之泵位于树干,如果哪天这群神经病想不开把永动之泵炸上天,那么在做的各位都跑不掉。

    ;;;;最后特斯拉带着诸位来到一处大型实验场,内部完全由精良的钢板所覆盖,整个场地呈圆形,向上望去会发现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深井,一直贯穿到头顶的穹顶。

    ;;;;在那穹顶之上灯光阵列为整个实验场提供照明,如同升空的白日。

    ;;;;沿着这井壁的边缘有着数个大型升降台,随着电机的出力缓缓升降,井壁的边缘还有着巨大的闸门,钢铁的导轨从其中伸出横跨了深井,其上悬挂着一具具难以辨认的机械,它们经过众人的头顶,沿着导轨没入另一端的闸门之中。

    ;;;;齿轮与线缆毫不掩饰的暴露在外,时不时还有电光闪过,淡淡的蒸汽溢出,但很快便被抽风机抽吸取,不同的指令广播回荡,所有人就像机械上的一个个小齿轮,精密的咬合着。

    ;;;;“各位欢迎来到‘工坊’。”

    ;;;;特斯拉微笑道。

    ;;;;“我们接下来的实验便会在这里举行,不过在此期间让我们先做一下准备。”

    ;;;;他拿起插在口袋里的通讯器,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很快整个工坊都动了起来。

    ;;;;潜藏在钢铁之后的机械开始缓缓运转,本是平整的地面微微隆起,一个又一个金属台在场地中间升起,与此同时井壁上的升降台也开始爬升,沉重的闸门逐一落下,将所有的出口封死,就连洛伦佐进来时的大门也被紧紧关闭。

    ;;;;“你这是要做什么?”

    ;;;;洛伦佐倒不担心,反而有些好奇的问道,这就像一个囚笼,将他们一重重的关在了里面。

    ;;;;“保护措施,这是目前永动之泵内最大的、也是保护措施最强的实验场,毕竟我们接下来要实验的东西很危险。”

    ;;;;特斯拉回答的同时井壁的边缘伸出数不清的细小凸起,那是一个又一个的盖革计数器,它们完全覆盖了四周,用这种极为笨拙的方式来提高对侵蚀的敏感性。

    ;;;;“那么先让开胃菜出场吧。”

    ;;;;导轨上的货物开始下降,最后缓缓的落到了场地的中心,随着包裹的框架打开,洛伦佐十分清楚的看到其内部的东西。

    ;;;;手不由的攥紧了起来,他的声音有些冰冷。

    ;;;;“你是在试图激怒我?”

    ;;;;“不,仅仅是科学。”

    ;;;;特斯拉的声音很冷静,冷静的不行,他根本不在乎洛伦佐的想法,直接走了过去,为洛伦佐全方位展现他的作品。

    ;;;;那是一具难以辨认的尸体,血肉与银白的金属搅合在一起,但其内部已经被掏空,金属的脊柱被摆放在了尸体的另一边,其上扭曲生长着细小的如同枝条般的铁枝。

    ;;;;“霍尔默斯先生,在参与实验前我有很多问题想从你的口中证实。”

    ;;;;特斯拉戴上了手套,用钳子将那金属的脊柱扭转了过来,其上布满诡异的纹路,就好像数不清的线条相互交错一般。

    ;;;;“这个被你们称呼为……缚银之栓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洛伦佐看着艾德的尸体,那根已经完全被圣银包裹的脊柱,可以明显的看到在其上有着原本不属于这个身体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真的清楚福音教会到底给你装了什么东西吗?”

    ;;;;特斯拉说着便从另一堆零件里,用钳子取出了一个带有数不清细小神经电线的东西。

    ;;;;“看看这个,多么精妙的……科技啊。”

    ;;;;在那高倍镜下,洛伦佐可以清晰的看到其中那复杂的机械结构,那是远超现代工艺水平能达到的极致。

    ;;;;“它被熔化的圣银彻底摧毁了,我们只能研究出这个东西的精密程度是目前人类无法做到的,别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你现在的位置是永动之泵,整个机械文明的发源地,可即使是这样我们的工厂也制作不出这样的东西,甚至仿制都做不到。”

    ;;;;特斯拉将它放回了原处,目光带着赞叹与不解。

    ;;;;“霍尔默斯先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洛伦佐隐隐察觉到了特斯拉的意思,但他就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仔细回想一下在教团的经历,一个猎魔人在接受训练后会进行【神眷洗礼】,而缚银之栓与秘血的植入是同时进行,他们说只有秘血给予他们的生命力才能令猎魔人撑过植入手术。

    ;;;;缚银之栓的植入手术。

    ;;;;这时洛伦佐才意识到他从未亲眼见过缚银之栓,他从不清楚自己的体内究竟有着什么。

    ;;;;“这可不是现代科技水平能做到的工艺,你能为我解释一下这个东西对你们有什么用吗?”

    ;;;;特斯拉很严肃的问道,这种超越英尔维格的机械技术足以令整个国家重新思考对待福音教会的态度。

    ;;;;“……控制猎魔人的装置,当我们秘血苏醒程度突破临界值时,它会自行融毁,来杀死彻底妖魔化的猎魔人。”

    ;;;;“也就是说这个东西能自行检测你体内的秘血纯度?这可太神奇了,我们也有着一套检测类似侵蚀程度的装置,不过那个东西有一个小推车那么大,还得把探测的针头插进脑子里。”

    ;;;;特斯拉止不住的赞誉继续追问着,在他眼里洛伦佐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等待着他去挖掘。

    ;;;;“还有呢?”

    ;;;;就像即将发掘开一个巨大的真相般,洛伦佐居然感到了微微的恐惧,不是因为什么简单的死亡与妖魔,仅仅是对于未知的恐惧,就像行走在那深邃的迷雾之中,你永远不清楚在那迷雾之后的会是什么。

    ;;;;“与静滞圣殿的连接。”

    ;;;;或许是对于盟友的信任,又或是来自劳伦斯教长的压力,洛伦佐这一次没有隐瞒。

    ;;;;“你可以理解为类似通讯器的东西,我们猎魔人内部的‘通讯器’,更多的我也不清楚了,毕竟我已经无法回到静滞圣殿了。”

    ;;;;特斯拉似乎对于一切都不感到惊讶,他继续说着。

    ;;;;“嗯……不需要信号基站便可以进行超远程无线电通讯的技术吗?我开始庆幸福音教会把自己玩死了,不然我们开战可能真的打不过了。”

    ;;;;特斯拉用自己理解的技术来解释着,他看待洛伦佐的眼神微变,但很快便转变了过去。

    ;;;;“你究竟想问什么?”

    ;;;;洛伦佐虽然没有上过关于机械学的课,但在大学的不断蹭课里,增加的阅历让他开始感觉到了很多的不妙。

    ;;;;“没什么,只是确定了许多的想法而已,那么现在换个话题。”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特斯拉没有在缚银之栓的话题上继续深入,反而将矛头转向了别处。

    ;;;;不等洛伦佐继续追问什么,金属的框架合拢,将艾德的尸体重新拉升到导轨上,紧接着另一具沉重的货柜落下,它带着呼烈的风,落地的一瞬,那斑驳生锈的货柜轰然打开,侵蚀吞没了所有人。

    ;;;;洛伦佐看着那个货柜之中的东西,四周的科研人员走了过来,他们穿着隔离服,将滑轨插入其中,紧接着里面那钢铁的骑士缓缓走出黑暗。

    ;;;;那是一具原罪甲胄,但与洛伦佐见过的原罪甲胄不同,它太庞大了,臃肿的不行,复杂的机械结构没有好好的保护起来,大半的蒸汽引擎都裸露在外,很多部位可以看出已经落后了时代,就像十几年前的武器一般。

    ;;;;“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最初的原罪甲胄,在得到九夏的技术支援后,我们建造的第一具原罪甲胄,我们将其称为‘新希望’。”

    ;;;;特斯拉解释道。

    ;;;;在十几年前的熔炉里,改变战争的恶魔出现了。

    ;;;;“你想做什么?”

    ;;;;红隼直接质问道,他对于原罪甲胄这个东西害怕的很,在他眼里这个东西极为不详,就像一只沉默的猛兽,会将内部的骑士慢慢吞噬。

    ;;;;他至今还记得伯劳在医院里的惨状。

    ;;;;“很简单,作为试驾者,你们总得了解一下原罪甲胄的基本构成吧,不要像他一样,连自己体内有什么都不清楚。”

    ;;;;特斯拉说着还瞥了洛伦佐一眼,满满的嘲讽意味。

    ;;;;可在这时乔伊再次发问。

    ;;;;“等等,你说‘你们’?”

    ;;;;往常的严谨慎重已不再,乔伊的表情开始奇妙了起来。

    ;;;;“是啊,你们,你以为永动之泵是你们想来就来的地方吗?这是门票。”

    ;;;;“不是,等一等,我们对侵蚀的抗性没有那么高,你这是让我们去送死!”

    ;;;;红隼尖叫了起来,他对于净除机关忠心耿耿,可对于这些神经病他一直缺乏信任。

    ;;;;“所以这就是我们把霍尔默斯先生请来的原因,他会参与二代甲胄的优化,一直优化到你们这种侵蚀抗性不够的人也能驾驶。”

    ;;;;特斯拉……准确说是梅林,他为了这个项目已经做好了全部的打算,从人选到试驾甲胄,他们就是一群倒霉的小白鼠,莫名其妙的步入了牢笼。

    ;;;;两个人无比的失态,鬼哭狼嚎,他们望着这被重重保护的工坊,还在思考能不能一路杀回地表,而洛伦佐显得很平静,似乎对于这一切早有预料一般,他只是微微抬头,看那导轨上的货柜。

    ;;;;那个逐渐没入闸门之后的货柜,艾德的尸体,神秘的缚银之栓。

    ;;;;这一刻他突然真真切切的理解了亚瑟所说的愚昧,自己所有不理解的事物都归咎到虚无缥缈的神明之上,自己从未想过它为什么能做到如此……就像神秘的妖魔,无法理喻的妖魔,将它们的诡异邪恶全部归咎到教会的知识之中。

    ;;;;莫名的寒冷涌上了洛伦佐的心神,那一瞬间他就像触动了什么一般,仿佛窥见那禁忌真理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