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狼牙特种兵王 > 第63章 这是一场愉快的审讯
    审讯室内。

    杜江坐在审讯椅上,双手被拷着,双脚也有脚镣。

    在看到江宸跟苏哲进来的时候,杜江一眼便认了出来,他哼笑了一声:“老子一眼就看出你们两个是条子了,不过这么年轻的条子倒是首次见,实习生?还是临时工?”

    江宸坐下,审讯桌上有一包打开的红塔山,他抽出一根举起,对着杜江问道:“抽吗?”

    “来一根。”

    杜江点头。

    江宸微笑着说道:“抽了之后可要回答我想知道的问题才行。”

    杜江点头:“可以。”

    “你说你这么配合,前面那那几个人都没能问出什么来,真不应该啊。”

    江宸点燃香烟,给杜江放到嘴里。

    审讯室外。

    先前审杜江的那名警察说道:“没用的,抽了烟他也不会说什么。”

    老张紧盯着显示屏,没有说话。

    杜江猛吸了一口香烟,嘴中吐出烟雾,望向江宸的眼神很是不屑,老警察都审不了我,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来能审出什么?

    江宸站在杜江身后,语气平淡:“说吧,你应该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杜江一脸无所谓:“我都忘了。”

    话刚说完,异变突起。

    苏哲以及外面的老张等人都愣住了。

    江宸一把将杜江还没抽完的香烟拿下,燃烧着的烟头直接按在了杜江脖子上。

    “啊……”

    由于事发突然,杜江大声喊叫了一声,怒视着江宸。

    “骗我?玩我?把我当傻子是吗?”

    江宸俯视着杜江,一拳抡在杜江面门上,这一拳下去,杜江嘴中蹦出一颗门牙,然后他一把抓住杜江的头发,冷声说道:“既然不想说,那就别说了!”

    杜江大喊:“你……我要跟法院投诉你!”

    “投诉去吧,我又不是警察,听好了,我是部队的人,如果你有本事尽管投诉!但你要清楚你犯的是什么事情,虽然你不是主犯,但也足够你牢底坐穿了!”

    说完,江宸把手铐跟脚镣打开。

    杜江想要反击,但被江宸一脚踢在面门上踢翻在地。

    江宸用手臂勒着杜江的脖颈拖行,狠狠将他的脑袋撞在墙壁上。

    “嘭嘭……”

    一拳又一拳,江宸如同疯了一般,下手丝毫不留情。

    苏哲都看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审讯室外面。

    “张队,这……”

    “不用管,对付什么人就该用什么方法。”

    “但是规定不能这样啊。”

    “规定这种东西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若是问起,就说他的伤是在酒吧里造成的,跟我们无关!哦对了,审讯室的监控视频待会儿删掉。”

    “呃……”

    ……

    审讯室内。

    杜江的脸肿的跟猪头一样,血肉模糊。

    “别……别打了。”

    “不打了?你刚才耍我的事情还没过去呢!放心吧,这不是审讯,这只是私人恩怨,等解决了你耍我的事情之后,咱们再好好审讯!放心,一百零八种刑罚手法我都清楚,就看你能坚持到第几种了!像你这种人肯定看过谍战片吧?知道里面都什么手法吗?我告诉你,那只不过是最初级的手法而已,因为再残忍的手法……广电那边是过不了审的!所以别以为能扛过那些过家家就结束了,那只不过是热身!”

    说完,又是一顿捶打,杜江躺在地上,口吐血水,头晕眼花的。

    “弄盆水过来,他应该差不多清醒了。”

    江宸坐下,他口中的清醒指的是另一层意思。

    苏哲去弄了一盆水,泼在杜江身上。

    在苏哲去弄水的时候,江宸看了桌面上的杜江资料。

    杜江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对于这种人可以说是无牵无挂,但是……他还没有到不怕死的地步。

    只要人还怕死,那就有突破点。

    人不怕死,那就让他先怕死,再找突破点。

    根据这边掌握的资料,杜江没有直接参与大案,他只不过是一个中间人,判刑的话应该是无期。

    但若是立功的话,可以改判几十年左右。

    江宸对着杜江问道:“想获取减刑机会吗?如果运气好了,在监狱里再减刑的话,可能十几年就出来了。”

    杜江没有吱声。

    “想抽烟吗?”

    这句话落下,杜江身体打了一个激灵,显然回想起上次抽烟的惨剧。

    “给他点上,还是老规矩,抽了我的烟,就要回答我的问题!”

    江宸示意苏哲给杜江点上,苏哲点燃香烟,放到杜江嘴里。

    杜江很是无奈,他不想抽烟了,但这抽烟还能强制着来?

    “给你一支烟的时间,好好考虑清楚!现在的内心无非有着两个矛盾点,一是怕那群人报复,二是想讲义气!我可以明确的回答你,如果你说出来,那群人是没机会报复你的!至于讲义气?那群人如果讲义气的话早就想办法救你了,那个眼镜男也就不会丢下你跑路了!你这个傻缺,被人卖了还给别人数钱。”

    江宸的话如同针锥一般扎在杜江的心上,杜江内心的防御也在不断的被击溃。

    至于肉身的防御?早就崩溃了!

    一支烟很快便抽完了。

    这是杜江感觉自己抽的最漫长的一支烟。

    “你们肯定已经查到谭聪去工厂了,工厂西南方向十里地左右有一个暂停了的工地楼,他应该就在那里。”

    谭聪,也就是眼镜男的名字。

    “我就知道这么多,谭聪知道的比我更详细,如果你们抓到他的话,可以审他。”

    “他知道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如果谭聪知道的话,那这次完全没必要过去浪费时间,毕竟谭聪不傻,杜江已经被抓了,他不会去那里的。

    “应该不知道,我肯定要多留一个心眼,毕竟他钱还没有全给我呢,我是偷偷跟踪他发现那个地方的。”

    江宸点头,对着苏哲使了一个眼神。

    苏哲会意,把杜江扶起,然后戴上了手铐跟脚镣。

    江宸走到杜江身前,微笑着问道:“这是一场愉快的审讯,对吧?”。

    杜江盯望着江宸,眼角不断抽搐。

    这个男人真的是部队里呢?怎么看着比自己都像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