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桃源剿匪记 > 无题
    第12章山寨求兵

    再说土匪在猪笼山里埋伏到天亮,还不见解放军来,却不意等到一个同伴逃了回来。

    “他奶奶的,你当了共军的俘虏,还敢跑回来,老子毙了你!”王麻子得知杨大辉是给解放军放回来后,他又气又怒,拔枪要枪毙杨大辉,血狐狸忙阻止:

    “慢!他不能杀,否则以后有我们的人给共军抓获后放走,他们还敢回来吗?”

    王麻子顿时醒悟:“对对对!我差点上了共军的当!”就对杨大辉仔细地盘问了好一会,得知解放军和民兵不多,王麻子发狠了:“我们再上去,把桃源堡围住,围而不攻!”

    黄鼠狼惊问:“司令,我们围而不攻,有用吗?”

    血狐狸一下就猜出丈夫的心计:“当然有用!我们把他们围住,他们若出来,我们是守,他们是攻,我们人多力量大,他们肯定会吃亏!若他们不出来,他们就呆在堡里终会饿死不可!”

    黄鼠狼这才明白过来,不禁竖起大拇指:“司令这着棋实在是高!高!高!”

    “这还用说!”王麻子给捧得屁股毛都快掉光了。

    血狐狸眼珠一转:“当家的,离这里西面五十里的上田镇和西北面六十里地的张家寨,不是有陈广田和张杀天两队人马吗?我们不如叫他们一齐来围困桃源堡,这样我们兵强马壮,就万无一失了?”

    王麻子为难了:“我们与这两家人马没有交情,他们哪会来?”

    血狐狸自有道理:“只要说明利害关系,攻占桃源堡后利益分配合适,他们肯定会来的。”

    王麻子动心了:“哪谁去呢?”

    血狐狸指指身边的人儿说:“就叫我的副官温玲和骆婷去。”

    王麻子点点头:“好啊!她俩像你一样能说会道,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也能把活的说成死的,她俩去最合适!”

    “就这么定了!”血狐狸一拍大腿,然后对两个副官说:“你俩马上带人去上田镇和张家寨,请两家人马来助阵。能请到的,重重有奖!”

    温玲和骆婷一立正:“是!保证完成任务!”

    于是,温玲和骆婷各带着十人,分别向上田镇和张家寨出发。

    温玲来到张家寨山下,给张家寨的哨兵一拉枪栓截住:“站住!什么人?”

    温玲一站:“我是龙窝飞天霸王王司令的夫人的副官温玲。我奉王司令和王夫人的命令,前来求见张家寨大当家的。请兄弟给个方便,帮我去通报一下。”

    哨兵小头目叫着:“我们与你们王司令没什么来往,不知你们前来有何贵干?”

    温玲嫣然一笑:“兄弟呀,这是两家当家的事……”然后向身边的女兵使个眼色,女兵马上掏出六个大洋,一人一个地递了上去。

    温玲见他们收下,就微笑着:“这是事关两家的大事,麻烦兄弟通报一下,我温某感激不尽!”

    小头目得了个大洋,心里很高兴:“好的。小东,你马上上山通报一下。”然后客气地冲着温玲说:“温副官,请你在这稍稍等候。这是山寨规矩,请温副官多多海涵。”

    “这规矩我知道。”温玲抱拳一笑:“谢谢兄弟!”

    张杀天得报后十分惊讶:“我们与他们一向没有来往,他们突然前来,会有什么好事?”

    二匪首张毛子想了想,说:“难道他们给共军打得无路可逃,就前来投靠我们了?”

    “不可能,不可能!”张杀天摇摇头:“王麻子实力非一般强,听说他们丢了龙窝城,但共军想吃掉他们,也绝非易事!”

    他踱了几步,就对副官张保天说:“你去请他们上山。是好事还是坏事,也要让人家上来说说呀!”

    张毛子点头:“这是应该的。我们是地主,是要尽地主之宜的。”

    张保天下到山,见到美艳非凡的温玲不禁一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抱拳说:“我是张寨主的副官张保天。我们寨主叫我前来迎接温副官。请温副官把枪……”

    温玲冲他一笑,然后下令:“大家把枪交出来。这是规矩。”然后把手枪交了出来。

    张保天让手下例行搜了一下身,然后抱歉地说:“温副官,请!”

    温玲是见过世面的,她一摆手:“张副官,你请!”

    上了山,温玲让手下在外面呆着,自己独自一人跟着张保天来到聚义厅。

    张杀天一见到温玲,就问:“你是王……王当家的人?”他几乎脱口说出王麻子,话到嘴边才发觉不好,忙改口了。

    温玲拜见说:“拜见张大当家!本人是王司令的夫人的副官温玲。”

    “是吗?”张杀天笑笑,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就是王当家的人?”

    “当然有。”温玲忙把信递上:“这是王司令写给大当家的信。请大当家过目。”

    张毛子上前冷笑着:“共军也会写信啊?!难道共军没人识字?”

    “你说得很有道理。”温玲笑了笑,“但是,共军刚到,他们人生地不熟,他们还没打败王司令,他们哪敢绕过王司令的刺跑到这里来撒野?再说了,哪有女共军胆敢上他们称之为土匪窝的山寨的?”

    听她说这里是土匪窝,张毛子生气地起身说:“大胆!”

    张杀天一摆手:“她说得有理!女共军真的没这个胆子!”

    张保天从温玲手中接过信,把信交给张杀天。

    张杀天是个大字也不识一箩的人,但他不想在外人面前露出文盲样,就装样作样地看了看信,然后把信交回给张保天:“信这么长,你把大意说出来就行了!”

    张保天这才醒起大当家不识字的,他接回信,仔细地看了信后,就说:“大当家,信中说共军来势汹汹,大有想把所有山头的都收拾干净。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现在有一股共军孤军深入桃源堡,我们正好抓住这个机会,把他们打掉,给共军来个下马威。信中希望我们跟他们联手,一齐对付这股共军。”

    待他说完,温玲开口了:“大当家,共军一向会收买人心。若让他们落地生根,这里就会是他们的天下了,我们哪一家山头也没有立足之地。所以,我们应该精诚团结,一致对付共军,要在他们还没‘定根’之际,把他们消灭掉。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安宁啊!”

    张杀天沉思一会,问:“这股共军有多少人?”

    温玲回话:“只有一个连。大概也就百余人吧。”

    张毛子忙问:“只有一百号人,你们可有一千几百人,怎么连一百号共军也独吞不了?”

    张杀天觉得有理:“对呀!十个对一个,应该没问题呀?”

    温玲苦笑着说:“大当家,共军很狡猾,他们知道劣势,就躲在桃源堡里当缩头乌龟。你们也知道的:攻城易,破堡难。他们龟缩在堡里,这样的乌龟好难抓啊?”

    张杀天也觉得有理:“既然‘乌龟’难抓,哪我们去了,也一样难抓啊?”

    温玲笑了笑:“乌龟也要出来找东西吃呀?我们计划是把桃源堡围困住,乌龟要么在堡里饿死,要么出来掉在我们挖好的沟里,变成四脚朝天的王八。那样的话,大家说好抓吗?我们请求大当家前去共同抓鳖,确实是有如下考量的:要围困,恐怕要围困十天半月,我们一家人马的话,恐怕会人困马疲,稍一不留神,就会让他们逃脱。若加上大当家的人马,和上田镇陈大当家的人马,我们三路人马一齐对付这股共军,共军还不是插翅难飞,成为瓮中之鳖,迟早是我们餐桌上的肉?”

    张杀天动心了:“哦,陈当家也来趟这淌水?”

    温玲点点头:“不错。我们灭了这股共军,攻破桃源堡,这对我们来说,收获肯定不少。请大当家当机立断,与我们一起去消灭共军。否则,若共军不能及时消灭,让他们站定脚跟,他们就会采取逐一攻破办法,把我们一个一个地吃掉的。有言道:你不杀狼,狼就会吃你!”

    张杀天觉得有理,一拍桌:“中!就这么定了!”

    于是,张杀天留五十人守寨,自己亲自带领一百多号人马跟着温玲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