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桃源剿匪记 > 第11章 土匪偷袭
    第11章土匪偷袭

    晚上十一点,土匪正式偷袭。他们先分三路偷偷从东、西、北三方向摸来,每路有一百人,其中二十人端枪,其中六人抬三把梯子,七十四人背着泥袋。还有一路三十人绕向鱼塘方向。

    当土匪猫腰来近北城墙时,余连长佯装惊慌地大喊:“不好啦,别睡啦,土匪来啦,土匪来啦!别睡啦,别睡啦!快醒吧!”就砰砰砰地开了几枪。

    土匪听了大喜,以为堡内的人都睡着了,就端着枪冲了上来。守城的人零零星星地放着枪。

    在远处的黄鼠狼见了以为得手了,一挥枪大喊:“给我冲啊!”

    待命的三队土匪约四百人马上从东西北处一齐向前冲去。

    这时,城墙里的枪声渐渐多了起来,但土匪不知道多起来的枪声是他们的还是守城的,他们心急要攻城,也没多想,就猛往前冲。

    见土匪来多了,余连长马上打钟叫预备队上来。预备队上来不久,土匪的大队人马来到,战士和民兵一齐大喊:“打啊!”顿时,机枪、卡宾枪、步枪、驳壳枪齐开火,子弹下雨般射去!

    土匪一下子给打蒙了,当他们回过神来发现中计了,吓得抱头鼠窜地惊叫着:“不好啦,中计啦,中计啦!”

    土匪来得慢,逃得快,转身飞快地向王麻子埋伏的地方逃去。

    见到自己人哭喊着逃来,王麻子大怒:“慌慌慌,慌什么?!快过来找地方趴下,准备打伏击!准备打伏击!!别慌!别慌!!”

    见到一个手下惊慌地乱跑,王麻子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你娘的,叫你趴下,你乱跑什么!”

    当见到一个手下蹲着时,他上前一脚踹了过去:“叫你趴下,你蹲着屙屎吗?”

    “司令,我是撒尿……”手下吞吞吐吐着。

    他不说尚好,一说出来,就让王麻子气得补上一脚:“娘的,你吓得连自己是男的还是女的也弄不清了?!”说完,又补上一脚!

    余连长早已猜到土匪会留一些人在堡北五百米处一个小山包里埋伏的,就令迫击炮炮手向小山包里轰它两炮。

    结果王麻子话刚落,炮弹就落地炸响了!埋伏的土匪和逃到的土匪被轰得像无头苍蝇,四处乱窜:“共军打炮啦!共军打炮啦!”

    王麻子急喊:“撤!撤!给我撤!”

    黄鼠狼惊问:“司令,我们不在这里打一下伏击战哪?”

    王麻子气急败坏:“还打个屁伏击战!逃命要紧,快撤!”

    王麻子说完,就带头作用地先逃了。

    一群土匪像受惊的鸭群,没命似的向猪笼山连滚带爬地逃去。

    在猪笼山里的血狐狸见他们狼狈不堪地逃来,知道失手了,忙指挥大家准备打伏击。见到丈夫,她急问:“咋败得这么快的?”

    王麻子气得气呼呼的:“妈的,我们以为可以去喝杯‘喜酒’,没想到他们摆的不是喜酒,而是鸿门宴!”

    血狐狸忙安慰着:“别怕!当他们追过来时,我们新仇旧恨一齐让他们偿还!”

    “那当然!”一个灰土满脸的人站在身边喘着气说。

    “你是谁呀?”王麻子惊魂中惊叫着,不禁举起驳壳枪来。

    “司令,我是我呀!”黄鼠狼给吓坏了,怕他会开枪,忙叫了起来。

    见丈夫一时就是想不起来,血狐狸失笑起来:“当家的,他是你的副官啊!”然后冲着黄鼠狼说:“你还不去洗个脸!你不说话话,我也不知道你是谁呢!”

    “是是!”黄鼠狼吓得慌忙跑去洗脸了。

    “他娘的,一脸土,我哪认得他是谁呀?!”王麻子回过神来,不禁失笑起来,“如果在混战中,我早就一枪崩了他了!”

    “你不是差点一枪崩了他吗?”血狐狸也失笑起来。

    但等到天亮,解放军还没来。一点人数,王麻子气得几乎吐血晕倒在地上!这一仗,土匪死伤两百多人,枪支丢了两百多支!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天亮后,余连长带着解放军两个排和三个民兵小组才出来打扫战场。见到有两百多支枪和三十多个手榴弹,大家都兴奋不已。

    梁大辉忍不住对余连长说:“妹夫,这一仗我们又发达了!”

    余连长也高兴地说:“土匪也太有意思了,我结婚,他们就送来这么多枪支弹药来作贺礼!”

    一个战士在旁听了,失笑起来:“连长,土匪也太客气了,送了这么多礼,连一酒也没喝!”

    余连长一笑:“但他们喝了一夜西北风啊!”

    大家大笑:“对呀!”

    突然,一名战士大叫起来:“连长,这里有个活的!”

    余连长走过去一看,只见受伤的土匪惊恐地颤抖着。

    土匪见当官的来了,吓得惊惶地叫着:“别别别……”他以为死定了。

    余连长问:“你叫什么名字?”

    土匪愣了好一会才回话:“长官,我叫杨大辉……”

    梁大辉“呸”了一声:“倒霉!霉气!你这个土匪居然和我同名!”

    一个民兵笑了起来:“辉哥,他姓杨,你姓梁。若他也姓梁,我们就笑爆肚了!”

    梁大辉急了:“若他姓梁,我今天就非把他宰了不可!”

    几个民兵问:“连长,怎么处理这个土匪?”

    有些民兵说:“干脆毙了算了!”

    土匪吓得跪地求饶:“饶命啊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老婆刚刚生下孩子……饶命啊饶命啊……”

    余连长忙对土匪说:“你放心吧,我们解放军不杀俘虏的!”然后对梁大辉说:“我们的政策是优待俘虏。梁队长,你带他去审问室,让谭指导员审问他和教育他,并叫卫生员来,帮他包扎好后,审问教育一番后,就放他回去。”

    民兵不高兴了:“连长,你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这哪是放虎归山!”余连长解释着:“这是我们解放军的政策。我们必须无条件执行!”

    民兵虽然恨死了土匪,但军令如山,他们也只得吞下这口不服之气。只是有两个民兵趁连长不注意,偷偷踢了土匪几脚来解气。

    打扫战场后,把死去的土匪掩埋了。进入了堡里,梁队长把杨大辉押到审问室,见指导员不在,就把杨大辉押入牢里。不久,谭指导员和李玲玲闻讯入来,一个帮土匪包扎,一人向土匪宣传了我军的政策。

    一个小时,余连长入来细细地问了土匪里的情况后,就对杨大辉说:“我现在放你回去。但你一定要记住,你若还跟着王麻子为虎作伥,只有死路一条!是走死路还是走活路,你自己选择吧!”

    “我一定走死路,哦不,我走活路……”杨大辉点头哈腰抱拳着。

    “那你走吧!”余连长叫了声,就把他放了。

    杨大辉不知解放军是真放他还是假放他,他在奔跑中不时回头看,怕给人背后打枪了,结果摔了几跤。

    这让城墙里的民兵看了,哄堂大笑:“别跑得慌,别跑得急,免得地上的泥土都给你啃光了,我们没泥怎么种庄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