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恐怖 > 一束火花相赠 > 《一束火花相赠》星光相赠 173章 世纪婚礼 二
    五月手里拿着两件衣服,看见了闵西里之后点了点头:“闵小姐。”

    “阿妙才睡下,怕是没办法试衣服了。”闵西里笑道:“明早她醒了你再来吧。”

    五月有些沮丧的泄了气,似乎有些小抱怨:“我这几天来找她,要不就是在游泳,要不就是在唱歌,要不就是这样喝得烂醉,真担心明天她睡一天,后天临时要改那就麻烦了。”

    闵西里上前,觉得不论是五月还是提督,对于阿妙的婚事似乎比她自己本人还要上心:“是什么衣服?婚纱和礼服不都订好了吗?”

    “是明晚晚宴要穿的,明晚来的都是李家和王家的至亲,虽然不比后天婚礼正式的晚宴,但真正比较重要的还是明晚,毕竟两家联姻,对两家来说都是新的机会。”五月直言不讳这场婚姻的目的,但是因为这场婚礼的浩大,似乎大家都忽略了新郎新娘本身的意愿。

    尤其是李云妙,这两天格外稀里糊涂的。闵西里也隐隐有些担心,怕她明天酒醒了人也清醒了,临近了才跟家里人唱反调,估计下场惨烈。后又觉得自己的顾虑应该是多余的,毕竟阿妙是聪明的女子,若是不同意,一开始就不会答应。

    五月看了看闵西里,突然问道:“闵小姐,你的身高和阿妙差不多,能不能请你帮我试试,我看看长度?”

    “我?”闵西里疑惑道。

    五月点了点头:“这两件裙子是她明晚跳舞的时候要穿的,又非要长裙,其他的小细节倒是好改,长度若是不合适我怕出什么意外,到时候砸了自己的招牌。”

    闵西里看她似乎是真的着急,加上还很喜欢五月这样努力的性格,问道:“去你房间吗?”

    “好啊。”五月亲切的上来拉着她:“你真是太好了。”

    闵西里被她一夸还有点不好意思:“举手之劳而已,你别客气。”

    五月摁下电梯:“我们就住在楼下。”

    两个人进了五月的房间,她的房间跟楼上提督的房间是一样的套房,不过她房间里全是李云妙这两天要穿的各种衣服,闵西里惊讶着问:“都是你一个人在打理吗?”

    “还有两个助理,她们今晚回工作室那边拿东西去了。”五月将房间里的灯都打开了,笑道:“不好意思,有些乱。”

    “没关系。”闵西里突然好奇的问道:“对了,一直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

    “我其实姓于,单名一个沅字。因为我是五月生的,所以大家都这么叫我。”她将手中的衣服递给闵西里,然后将自己的卧室让给了她:“你去我房间里试吧。”

    闵西里进了她的房间,看见她的房间里非常整齐,桌子上一应小材料应有尽有,光扣子就带了三个格子盒来装,更别说其他的了。似乎除了李云妙的礼服,甚至还兼顾了万一谁的礼服不小心破了脏了,她都有办法补救。闵西里感叹着五月的细心,将衣服穿好了走出去。

    她并未穿高跟鞋,裙子似乎是长了一截:“感觉穿上高跟鞋的话,也差不多。”

    五月蹲下去,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针线来,十分熟练的就将多出来的裙摆收拾得干干净净,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什么痕迹。闵西里穿上鞋子,发现长度刚刚好到脚踝的地方,这样看起来既飘逸又不碍事儿。

    “你真是生了一双巧手,恐怕也只有你才能接的下来阿妙的单子了。”闵西里笑道。

    闵西里比李云妙要瘦一点,所以这件礼服穿在她的身上有些不合身,五月笑着问道:“闵小姐什么时候结婚啊?到时候要不要照顾我生意?”

    “好啊,我比阿妙好说话,也不会那么纠结。肯定是一个不错的主顾。”闵西里转了一个身,任由五月拿着细如牛毛的小针在她身上那件裙子上加装饰。

    五月带她来到镜子前,她在裙子的裙摆上加了很多法式珠绣的花:“这些法国玫瑰都是你绣的吗?”

    “嗯,闵小姐好眼力。”法式刺绣与国内的刺绣不同,国内的是以平面显栩栩如生,而法国珠绣是用珠子和一些小的颗粒绣成立体的动物或者植物。

    “我曾经在法国留过学。”:闵西里轻轻的转了一下,想到了自己穿的那条星空裙子,有点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这条裙子上的玫瑰娇艳欲滴,人倒像是荆棘里开出来的花,而花成了养料。

    五月比闵西里大几岁,既不惊艳也没有什么特别漂亮的五官,但是因为自身的才气所以很自信迷人。看起来十分随和,但是就闵西里和她接触下来觉得,五月其实有些冷漠。她对李云妙的婚礼设计毫无爱意,全是工艺和价格的堆砌,看起来什么都好,什么都贵,但是就是缺了点设计师的爱意。不过也有可能初稿并不是这样,而是阿妙改太多,改得她失去了耐心。

    五月随口说道:“我想应该有很多人羡慕闵小姐,从小机会出国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老师和朋友都是业内非常出名的人。提督和裴先生都那样对你好,人生顺遂而富足。”

    “你对我的事情倒是清楚。”闵西里知道他说的老师是莫里斯,但是她竟然还带了一句朋友,这个朋友难道是指的冯书意?闵西里问道:“你说的业内非常出名的朋友是?”

    “扶柳交响乐团的人啊。”五月笑道:“前段时间朋友请我去看的,没想到闵小姐竟然这样厉害,这么年轻就能坐到扶柳的主提琴手。”

    “哦。”闵西里刚才心里还狐疑,除了裴睿、提督还有宋司之外,就只有闵达兼和冯静知道她和冯书意的过去。她从来没有在李云妙和其他人面前提起过冯书意,如果五月口中的朋友是冯书意,那应该是偷偷调查了自己。闵西里觉得自己对于冯书意相关的太过敏感,原来她说的朋友是王老师和叶师兄他们。闵西里笑道:“我的人生其实并不顺遂,只是我选择的每一条路都是好走的而已。”

    闵西里话锋一转:“你也很好啊,有自己的品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儿。并且算起来你比我要厉害得多,我是靠父母积累和裴睿才有了如今的钱,而你是因为你自己的能力。”

    五月笑了一声:“若是有好走的路给我选,我也选顺遂的那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