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恐怖 > 一束火花相赠 > 《一束火花相赠》星光相赠 142章 出场 一
    “你再夸他,我就要吃醋了。”裴睿坐到了她的身边的小沙发上:“你今天累吗?”

    “不累啊,很开心。觉得恍惚回到了上学那会儿。”闵西里将自己手中的一摞稿子整理好,放到了裴睿给她早就挪出来的书架上,笑道:“我都觉得我最近太懒了,刚才我给莫里斯发了邮件问候,顺表让他给我开了一封介绍信。”

    “介绍信?干什么用?”裴睿问道。

    “本来毕业的时候我是准备进法国的皇家乐团的,后来回了国。其实掖城也有一个很厉害的乐团需要大提琴手,不过需要内推。我没有什么大型演出经验,所以就让莫里斯推荐了。”正说完,就听见电脑的提示音响起。

    闵西里放下手里的东西,然后兴冲冲的跑到电脑前打开莫里斯的回件,前面是一些问候的话,后面留了乐团的信息和主理人。闵西里笑着给裴睿说道:“等过两天演出结束,我就准备去面试了!”

    “你那么厉害,肯定能面上的。”裴睿拉着她:“不过你是怎么突然想到,要找份工作呢?”

    闵西里笑道:“今天去提督家,她说让我回家问问你,工作是不是给你带来了意义和成就感。我想我没有什么经商的天赋,也更不会做其他的。除了大提琴之外,好像什么都不会……”

    “能在音乐上有天赋又努力,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世界上商人和各行各业都很多,但是要做一个杰出的音乐家,比之困难了不知道多少倍,毕竟在艺术上,光努力是不够的。”

    听了裴睿的话,闵西里大受鼓舞,双手环住裴睿的脖子学着他平日的样子亲了他的额头,笑得极其甜蜜:“你还没有回答我,工作是不是给你带来了成就感呢。”

    裴睿躺在沙发上,拉她坐到了自己的身边,没有想到闵西里会就工作的意义与他讨论。裴睿讲道:“其实如果我不工作,其实也没有关系的。或者我像前两年一样,在大姐的手里,她说什么我做什么,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话语权和决策权无比重要,而获得这些方式是能力,而获得能力的方式,就是要去做。”

    闵西里虽然不太懂裴睿工作上的事情,但是第一次他这么耐心的讲给自己听,却无比感动:“所以是因为不想听大姐的,才和二姐成立了鸿鹄电影公司吗?”

    “可以这么说。不过不完全是。”这也是裴睿第一次和别人聊到自己的想法,他竟然觉得自己心理上早就愿意将这些讲给闵西里听了:“有一句话叫做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众所周知,我们家是大姐说了算,她捏着我们裴家所有人的命脉。她可以以一己之力安排我二姐的婚事,将来若是有必要,她也能安排我。所以我从家里出来也是这个缘故……我不想受制于任何人。”

    闵西里看着裴睿,她不知道她此时的眼神是多么的欣赏和赞同。裴睿看见了,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却胜过说了一切。

    寇意的发布会并没有在裴氏的电影工厂里举行,裴睿终究是选择了他的新办公楼,这栋大楼坐落于掖城的市中心,完全属于裴睿一个人。虽然已经完全进入了秋天,但是这天天气特别的好,闵西里穿着一袭黑色的纱裙,纱裙的尾部全是用法式刺绣绣上的星空,十分浪漫。

    此时典礼已经开始,他们从休息室往外看,全是记者和社会名流,将诺达的会议室围了个水泄不通。王恩恩一直在外跑上跑下的,她如今已经是寇意的公关了,穿着一身合身的西装,竟然也多出了干练的样子来。

    提督拉过闵西里:“过来坐着吧,等裴睿那边差不多了恩恩回来叫我们的。”

    “嗯。”闵西里问道:“这次发布会也是你布置的?”

    “是啊,为了切合夏尔西里的景色,我还让阿布都给我出了不少意见。”提督拉着闵西里坐到沙发上。

    单鸿卓今天也穿了一身黑色的礼服,肩上点缀的星空和闵西里身上的一样,这两件礼服是闵西里找五月定的,十分合心合意。因为告诉了五月主要是为了衬托单鸿卓,所以他的礼服更加贴合,像一个贵公子。

    闵西里夸道:“卓卓今天简直让人挪不开眼。一会儿上台紧张吗?”

    单鸿卓不敢去看刚才外面有多少人,他从到了休息时候就很少说话,提督安慰着他:“不要担心,这只是一次普通的亮相,哪怕你今天唱跑调了也没关系。”

    “对啊,你今天这么帅,想让人记不住都难。”阿布都也说了话。

    闵西里却拉着提督笑道:“卓卓唱得挺好听的。”

    提督端了一杯水给他和闵西里:“喝点水润润嗓子。”

    王恩恩在此时推开了门,看到单鸿卓之后先是一愣,然后对几个人说道:“裴先生那边差不多了,已经在开始介绍纪录片了。”

    阿布都给闵西里抱着琴跟在她和单鸿卓身后,来到后台,所有人都被他们所吸引。主持人已经在开始说串场词,整个舞台暗了下来,阿布都不放心别人亲自把琴搬上了舞台,然后将闵西里扶了上去。待第一个音符响起,主持人下场。

    追光灯并没有打到闵西里的身上,看见漆黑的天花板出现了繁星,而自己的顶上有一轮弯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整个舞台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塞外风光,背后是雪山,脚下是沙漠,借着月亮的光,闵西里的裙子在灯光下闪耀起来。

    她拉着琴弦,音符像一串魔咒,灯光太暗了,所有人都想看清演奏的女子是谁,却怎么努力也看不清,似乎像一个梦境一般,越是走进,越是模糊。

    前奏并不长,主要是抛砖引玉,提督很聪明,将闵西里藏得很好,突然一束光亮起来,与月光不同,这束光亮得让人睁不开眼。

    等习惯过后众人才发现,那束灯光之下,一个少年微微埋着头,一身礼服如银河撒在身上,他抬着头看向闵西里,深情而迷恋的唱着他自己写下的歌谣。

    台上的人似乎都被这少年所迷惑,忘记了那个拉大提琴的幻影,比起虚无来说,能看清的美好似乎更加吸引人。

    提督站在台下,看王恩恩都拿着手机在拍。问她:“好看吗?”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束火花相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showContent("291181","75106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