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婚久成殇 > 第四百六一章:肖凤琼的目的
    “这”

    本来把钱塞回到洁芸的手上,那个工人已经松了一口大气。没想到蓝君悦又塞了几张给他。这可比之前那一大叠钱的数量少多了。

    捏着这几张钱,他反而有点犹豫了。

    “这位大哥,你们每天干的活都是累活,赚钱不容易。一不小心就没办法养家糊口了。你是个诚实的人,太多的钱给你,你会觉得不劳而获,不敢拿。那么我就给你这几张吧当成你愿意说真话的报酬,你们几位中午的时候可以去吃一顿好的,不要让自己累到,饿到”

    天呐,这个蓝君悦说起话来真是冠冕堂皇,有条有理。这给钱的方式也给得人家无法拒绝,这比洁芸刚才的直接塞钱高明多了。

    而且啊,很少听到蓝君悦长篇大论的。没想到当他长篇大论的时候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得冲他竖起大拇指高呼一声高

    洁芸在旁边,用佩服的眼睛骨噜噜的把蓝君悦研究了个遍。

    那个工人这一次终于兴高采烈地接过那几张钱,乐呵呵的去找他的兄弟们去了。

    “嗯,原来不是人家不爱钱,而是我给钱的方式错了啊”

    望着那个工人的背影,洁芸手摸着下巴,连连点头。

    这个若有所思的小模样,看起来还有一点点的调皮可爱。蓝君悦不禁多看了几眼。

    “走啦,该找阿珠去了。”

    不知不觉间,仓库里斜照的阳光已经消失了,看来时间也已经靠近正午,如果不去找阿珠,又得浪费一个下午的时间了。

    贴心地拉起洁芸的手,牵着她往仓库的外面走去,别问他为什么牵洁芸的手如此频繁,这地板上到处都是铁钉,水泥还有烂木块。他能不小心一点点吗

    洁芸就这样子盯着自己被蓝君悦牵着的那只手,满脸都是陶醉。两人肩并肩往阿珠办公的地方走去。

    “你怎么回事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一座小阁楼里,一个穿着红裙的女人,从阴暗角落走出来,一脸的阴恻恻。

    这人正是肖凤琼。

    “我已经再三叮嘱你要小心一点点,你到底是如何露出马脚的就这样子被那个白洁芸发现了。”

    肖凤琼手狠狠地把旁边绿色的盆栽叶子,一叶一叶的扯下来。

    望着地上已经堆成一堆的叶子,阿飞心里有种心惊胆跳的感觉。

    这个肖凤琼平时看起来柔媚媚的,很好说话。但是发起狠来,即使他一个大男人也会被吓得心里发慌。

    就好比现在,他耳朵里听着肖凤琼的斥骂,心里已经在翻江倒海了,裤管里的两只腿也在小幅度的发抖。

    “不是啊,肖姐,其实我并没有我露出马脚。只是引起了他们一点小小的怀疑。”

    阿飞拼命的忍住牙齿不要发颤,他很清楚这个女人歹毒的手段,虽然自己跟他有一腿,但是并不一定说喝了露水之后就会有感情的。

    感情在肖凤琼的眼里根本就连漂亮的泡沫都不如。

    “我说,阿飞呀”肖凤琼慢悠悠的把水倒进了茶壶里,火力开到了最大。

    “你真的没有出卖我或者你自己吗”

    刚才满脸阴恻恻的肖凤琼,已经坐在沙发上,把她从老家陆丰带回来的茶叶,一勺一勺的倒进了茶壶里。

    紧接着被烧得滚烫的热水倒进了茶壶里面,很快把盖子盖上,一瞬间茶叶的香味飘了出来,茶壶里面,开水泡茶叶时发出的咕咕声音也响了起来。

    望着那个有空气冒出来的茶壶,阿飞难以自控的微微发抖。

    我的天啊怎么有种被淋开水的感觉,抱紧手臂,往后稍稍退了几步。

    但他也不是一个能够任人傀儡的小人物,私底下其实他也是一个狠角色。

    肖凤琼吗哼

    其实在他的内心,肖凤琼并没有几斤几两。这个女人不过就是扒着陈少南的大腿,其他的本色根本就没有。

    呵呵,想到这里,他的腰板就挺直了好多。

    “肖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可是被拴在同一艘船上的蚂蚱。假如你出事了,我能够好过吗”

    作为一个男人,他可不想被一个女人控制在手心里面。特别是这个女人仗着董事长对他的宠幸。

    就翘着狐狸尾巴上天了,要不是离老婆太远,贪恋着她那几分姿色,其实,阿飞理都不想理她一下。

    那时候就是一下子头脑发热才会听从了她的指挥。现在看着他那张嚣张跋扈的脸,心里都有点窝火。

    “你明白这一点就好”

    肖凤琼早已经把茶砌好了,但是滚烫的茶水她并没有马上品尝。而是拿起香烟点燃了一支香烟,放在艳红的嘴边狠狠地吸了好几口。

    “呼”

    空气仿佛随着她吐出来的一个个烟圈,停滞在半空中。

    这个女人是不是大烟鬼出生的

    望着她吞云吐雾的一幕,就连平时视烟如命的阿飞,也被他深深地折服了。

    妈的,这女人吸烟的技术是不是打娘胎里面就开始练出来了

    也不知道搞什么鬼,阿飞竟然学着肖凤琼的样子,掏出了一根烟。点燃了,狠狠的吸了好几口。这才觉得淡得像白开水一样的嘴里面,有了一股令人毛孔都觉得舒畅的舒服感。

    “怎么样这种烟好抽吧”

    肖凤琼好像已经忘记了她刚才在盘问阿飞什么

    继续吞云吐雾,陶醉在那一堆烟雾里面。

    “好烟,你独家秘制的香烟比市面上的烟。好得太多了,简直是千金难求。”

    烟雾把阿飞包围在里面,整个人看起来朦朦胧胧的。

    “喜欢就好,喜欢的话以后还有”

    肖凤琼望着烟雾里面的阿飞,说话时,模凌两可,让人猜不透。

    “那就谢谢了,我这里刚好也不多了,你给我搞多一些吧这些烟吸起来连毛孔都畅快”

    香烟迷惑了人的神经,现在的阿飞只想要吸烟后神经受到刺激的那股幸福感,其他的脑袋里糊里糊涂的都不想了。

    肖凤琼又吐出了几个精致的烟圈,望着那些缓缓上升不停变换图案的烟圈。

    问出了她刚才想要问的目的:“那个白洁芸的仓库还好吧”

    有意无意的问了出来,说话的语气里面,听不出她要表达的情绪是什么。

    “嗯嗯,那些让她坐立不安,夜不能寝的隐患我已经做好了,你就等着听胜利的消息吧”

    “呵呵呵咳咳咳”

    阿飞的笑声,在这静悄悄的房间里听起来够呛人的。

    “手脚要干净,别留下什么把柄”

    听到这个消息,肖凤琼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毒辣无比,手里本来正在享用的香烟,被她狠狠地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