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欢花孽缘 > 016老龙王的水晶宫04
    张玄骆清看了破口大骂,咒骂这个邪神假仁假义故弄玄机,如果真的有劝人向善之心,何必要设下前面的屏障,让那么多无辜的人惨死。

    反倒是伯明瑞好像挺理解的,看着泼妇一样的两个人,笑道:“如果是立在前面,回头的人就更少了。”

    他们都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谁会在一开头就被一块石碑唬住。而且,他两的目的本来也不是要提前面死了的人讨回公道,只是想在这支团队里面形成一个共同的认知:“乌蒙邪神绝非善类。”

    看了乌蒙邪神和归义公子的爱情故事,慕晓语百感交集。推己及人,有切身感受的她更加明白这种不为世俗承认的爱情需要多大的勇气,更加理解他想要清静的心情。继续往前还是就此打道回府,她也摇摆不定。

    但转念一想,已经走到了这里,即便她愿意往回走,另外的人也不可能愿意。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目的,都有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决心。她也只能继续往前,随机应变。

    她以为乌蒙邪神能够成全她,因为她们都一样承受了这世俗的目光,都一样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求存。

    水家姐妹没有去看乌蒙邪神跟归义公子的爱情故事,径直过了相思殿,等在前面的长廊上。

    这处长廊,是乌蒙之巅跟红尘俗世的接驳点;是她们最后的退路,一旦走过这处长廊,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明知前面非生即死,却谁都没有犹豫。

    张玄走在最前面,在拉起黑水晶的门环在红水晶的大门上叩响。

    第三声,大门轰然开了。

    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他们小心翼翼的踏进一只脚,然后是另一只。

    七个人走进去,大门又自己关上。

    大门关上的时候,殿内的灯烛一下都亮起来。

    眼睛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强光,不由自主的闭上了;手中的长剑出鞘三分,两只耳朵竖起来警惕着身边的恶一切,慢慢睁开眼。其余的人都已不见了踪影;这是早有预料的,没有惊慌。锐利的目光搜寻着身边的一切。

    灯影中,她窥见殿上坐了个身披七重彩衣的人儿,容貌之美令她怦然心动;迈动步子过去,问道:“是乌蒙邪神吗?”

    那人昂首看她,似有些惊愕,唤道:“姐姐……。”是个男人的声音;更加肯定了他就是乌蒙邪神;但他怎么会叫自己姐姐呢?十分不解,再次问道:“你是乌蒙邪神吗?我想借《奇门异经》一看。”

    那人腾身过来,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哭泣道:“姐姐,凤凰接你来了。”说话间,早已泣不成声。

    听见他的名字,慕晓语心底一惊,她一直保持着十分的警惕,没有发现任何不适的地方;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体温,他的心跳,还听见了门外呼啸的风声,以及已经数次使用法力探试。

    联合前面发现了尸体,过了余桃阁却一具尸体也没有,可以肯定,这不是幻境。她猜测自己是掉进时间轨道了,猜测这里是阿房宫,眼前这个自称凤凰的男子是历史上十大美男子中的慕容冲,书上说慕容冲小字凤凰,容貌俊美,骁勇善战。眼前的这个男子,与典故‘凤止阿房’中描述的有八九分相似。

    乌蒙邪神会选择跟他所在的时间点联通是想的通的,‘姐弟人同殿侍君、烽火中的长安歌’几千年过去还是人们茶余饭后常常说起的野史小记,他是知名的美男子,也是著名的同性恋。他们都曾受到世人最恶毒的眼光和言论。

    慕晓语遇上他,也该是命中注定的。虽然性别不同,跨时一千六百年,但他们确实有一个共同点。

    只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一千六百余年的时间跨度,自己怎么就成了他的姐姐了呢;听说清和公主有倾国倾城的容貌,难道自己真的有这么美?心里真忍不住要美滋滋的。

    跟慕容冲拥抱,轻轻拍他的后背。心里乐开了花,慕容冲太美,美的让她都忘了自己不喜欢男人。“这么美的人,是男是女有什么干系!”心里不禁这样想。

    相拥良久,慕容冲哭的声音都哑了才松开,牵着慕晓语的手上坐上皇位,兴奋的告诉她:“姐姐,我已攻下长安,以后你不必再委曲求全,不必再寄人篱下。”高兴的手舞足蹈,像个孩子一样。

    慕晓语痴迷的看着他,任由七彩衣拂过脸庞,任由他身上的血腥味充斥鼻腔。

    抬起手想要把他抱过来轻一口,才瞥见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换了身大红的广袖长袍华服,她真的变成了他的姐姐清河公主。

    这个突变,才让她想起正事来,才想起她现在在时间的轨道上,一千六百年之前。

    关于时间轨道,三个师父不曾给她讲过,这方面的知识是空白的。但看过那么多的电影电视小说,知道如果在不属于自己的时间段呆的太久她可能会永远都回不去;不论是真是假,总之她不想冒险尝试。

    从皇位上起身,背对慕容冲,缓步朝大门处走去,悲声道:“二月龙抬头,梧桐满树花,只是不知这条抬头的龙是翱翔九天还是止于阿房!。”

    史书上记载苻坚为了让慕容冲留在他身边在阿房宫外种满梧桐和竹子,慕容冲攻占长安,在二月初一杀了苻坚,是要他抬不起头,第二天却见到梧桐树都开了花;而清和公主在见到满城的梧桐花之后即自杀殉城。

    根据这个典故,慕晓语猜测清和公主是爱着苻坚的,所以如果是清河公主,她应该会这么说。

    不由得替她觉得悲哀,在爱人和弟弟之间,她选择谁都是错。也或许她根本就没有选择,这满城的梧桐足以说明一切,她不过是生儿育女的需要,凤凰才是他挚爱的追求。

    “只是,你终究没能承受住凤凰的火羽。”这句话是从慕晓语口中说出的,却不是她想说的。

    是清和公主,她得到了她的一些意识。或许很快,她就会失去自己的意识,彻底的变成清河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