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证发下那天后,小夏第一个踏上回乡的归途。

    薇安以为自己没什么感觉的,可是看到小夏背着包,拉着行李箱,与她说再见的时候,薇安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最后决堤了。

    看着薇安哭,她们也止不住一同哭了起来。

    六个女生抱在一起大哭了起来。

    最后薇安忍不住要送小夏上火车。

    她掏钱打车去火车站,然后看着小夏上车。

    看着疾驰而去的火车,感觉好像送走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那疾驰而去的青涩岁月。

    一去再不也会复返了。

    火车站一直都是个没有立足之地的地方。

    薇安好不容易挤出火车站,身上的电话响了。

    是哥哥的,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薇安说明天回去。

    然后哥哥说她的那一对儿女要去欧洲旅行,他们没有时间,叫她回去后带着俩兄妹去环游世界。

    薇安自然是答应的。

    然哥哥又说要她坐飞机回去,坐的还要是头等舱。

    薇安口头说答应,但其实她没这么想过。

    还是低调吧!

    心里莫名的怕她万一在机场碰到季樊,他又该说她大小姐娇生惯养了。

    以前他又不是没说过。

    薇安不知为何,想徒步回去。

    这里离她住的地方还是有点路的。

    看眼脚下的细跟鞋。

    这鞋子宿舍几人都有的,是她们拿到毕业证的那晚上六人都各自买了同样的鞋子,作为她们同样的东西,同样的回忆。

    不知道走了多久,倏地一道熟悉的嗓音在她身侧响起。

    “你是想走回去?”

    薇安猛地扭头,赫然看到季樊俊挺的侧颜。

    晚风吹动着她的裙摆,良久,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怎么……在这?”

    他今天也没有回去吗?

    难道跟她一样,也是明天回去吗?

    她只是想在这个城市多待一会,这里,有她与他四年的回忆。

    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一个地方的回忆,是倍加珍惜的。

    却没想到他也没有回去。

    季樊眼眸闪了一下,“火车站人太多,没有买到今天的票。”

    意思是他在这里,本来是想回去的,可是没有票,又给折回来了。

    第一,他手里没有行李箱。

    第二,票也可以提前预定。

    第三,小夏都买到了当天的票。

    不过魏薇安没有问太多,她边走边不经意说:“雪儿今天好像也走吧?你不送她吗?”

    “我为什么要送?”他的声音有点轻,但薇安还是听清楚了。

    而且那语气,听着好像有些生闷气的样子。

    呃,她又多想了。

    “你是明天回去吗?”

    “不知道,”干净利落地回答,语气却有些不好。

    大概是她问的,他不屑告诉她,所以不高兴了吧?

    薇安觉得与他还是不要说话了,还是早点分道扬镳吧!

    这时季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薇安再次看到季樊接电话之前看眼她。

    为什么他接电话要看眼她?难道是雪儿的电话?

    是不方便让她听吧?!

    薇安刚想主动走远点,却冷不丁听到季樊的话:“我和魏薇安在一起。”

    薇安心头一跳。

    这个电话应该不是雪儿的,要不然他不会直接说跟她在一起的。

    通话在一个“嗯!”字接近尾声。

    “是你舍友的电话吗?”鬼使神差的问了出来。

    问完魏薇安立即后悔了。

    又给自己加一笔多管闲事的罪名了。

    然而……

    “雪儿的,”季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薇安一时有些哑口无言,当真不知道他会这样回答,半晌才道:“她现在应该在飞机上吧?”

    送小夏去火车站的时候,雪儿已经打车朝机场去了。

    季樊不答反问,“有没有零钱?”

    “啊?”薇安好半天反应过来,摸了摸口袋,她平时很少带钱,带一个手机足以,这一点,她貌似遗传了自家的老爸。

    “我没有带,你要零钱做什么?”

    “坐公交。”

    她下意识的想说打车。

    还好她没有张嘴说,要不然得说她娇生惯养了。

    季樊可是经常坐公交的,一个经常坐公交车的人,应该是备好零用钱的吧?

    “你没有带零用钱吗?”

    “嗯!”季樊说话的时候,看着薇安,眼眸特别的幽深,他顿了一下,好像在思考什么似的,然后说:“今天没有带。”

    薇安有些傻眼的看他。

    因为她想到一件事,某次看到他坐公交,是刷IC卡的。

    今天没带零用钱,今也没带IC卡吗?

    他刚刚不是还说今天回去,只是没有买到票吗?

    这回去不带零用钱不带IC卡的?

    “我们走回去吧!”说完季樊率先迈开步子。

    薇安有些茫茫然的还站在原地。

    季樊走了一段,停住脚步,转身远远地看她。

    他没有开口催促她,只是远远的望着她。

    一径地沉默后,薇安才反应过来她站了许久,立即起步朝季樊跑去。

    她真的没有想到,在他们即将分离的时候,他们还能有机会独自的这样压马路。

    尤其是发生了那不愉快的事情,他现在心有所属的状况下。

    他们还可以这样心平气和的压马路。

    他们并肩而行着,彼此也没有交谈。

    薇安却一阵阵的心神不宁,她数着自己的步子,免得大脑闲置,胡思乱想。

    N遍数错,开始重数的时候,季樊在风中有些空旷的声音响起:“为什么不用我给你的论文。”

    他一开口,默念的数字被乱了,薇安顿了一下回答:“因为我觉得不太好,还是自己写的比较合适。”

    与季樊的性子,她这样回答,那么季樊就会到此为止,不会再追加的问,谁知道他竟然固执地刨根问底了:“原因呢?”

    “……”

    原因,她刚刚不是已经回答了么?

    薇安张口结舌,难道要说,因为这篇论文是你为雪儿道歉所写,她才觉得不太好吗?

    算了,索性直截了当的说好了。

    “那个论文是你写的,所以不太好,也不合适。”

    “我写的为什么不合好?”季樊有些质疑又带着咄咄逼人的的语调,“为什么不合适?”

    薇安心里有些苦涩。

    其实原因他是知道的,他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问呢?

    他这样的语调,又让她想到以前她做的那些傻事情。

    她从高中就一直暗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