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蔷薇:“那个男孩子脸皮好厚。”

    魏南珏:“真羡慕那个女孩子。”

    俩人话同时出口。

    同时怔了下。

    他们的话,貌似说反了吧?!

    魏南珏苦涩的笑,果真不爱就是不爱,那么好的男孩子,她既然说脸皮厚,可以想见,他以前对她做过的,也是种厚脸皮。

    而洛蔷薇却想着,他羡慕那个女孩子?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吧?

    男孩子的行为,在他这个大总裁面前,不应该如我说的,就是厚脸皮吗?

    而且他现在什么都拥有,还需要羡慕别人吗?

    魏南珏看着洛蔷薇的侧颜,真的好想抱抱她。

    五年了,五年没有抱她亲她,每天就靠那些照片支撑着自己。

    对这个薄情寡义的女人真的是又爱又恨。

    与她也不过就认识半年的时间,可他对她,就是不能自拔非她不可。

    哪怕她现在结婚了,生孩子了,只要她还肯回头,肯继续跟他在一起,他真的一切都不介意。

    爱一个人,与时间无关,只要看到这个女人,他就冷静不下来不能理智。

    恨不得天天来找她。

    刚刚在办公室内无意中看到她,他想也不想就冲出办公室。

    看到她在打电话,他顿下脚步,点燃一根烟,冷静下,控制自己一颗想要上前紧紧拥住她的心。

    魏南珏郁郁地吐出一口气,“走吧,我送你回家。”

    “你没有开车来,”洛蔷薇起身说:“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我送你,走!”

    “……”

    一如既往的霸道。

    taxi到达公交站,洛蔷薇说:“我下车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她下车,不料男人也下车了。

    “你……”

    “昨天在咖啡厅,我看到你在相亲。”

    “……”

    她要怎么说?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可又不知道与什么角色去问她。

    就是要问,也是她的老公夏景年问。

    不过她为什么要去相亲呢?难道她跟夏景年过的并不幸福?

    这个想法,让魏南珏莫名的高兴,

    然而……

    “其实昨天相亲是陪思思去的,她要我去当参谋,所以我就去了。”

    这个回答,让男人失落了。

    “嗯!你进去吧!再见。”

    “再见!”

    蔷薇走了两步回头,他还站在公交车站那里,路边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他不回去吗?

    男人的眼睛越过她盯着远处,欲言又止,半晌才说:“进去吧!”

    “嗯!”洛蔷薇颇不自在地说,“已经很晚了,快回家吧!”你家的妻子孩子还在等你。

    她转身上楼梯,突然一个高大的黑影掠过来,男人的俊脸闯入她的视线里,蔷薇一惊。

    人被拉进一个坚硬的怀抱里,毫无防备的唇被压住。

    蔷薇还来不及反应,就陷入这措手不及的意乱情迷中,暧昧的空气中浮动着丝丝酒气。

    洛蔷薇顿时清醒了一点,气息不稳地叫道:“你喝醉了?”

    闻言,男人的动作一滞,停住了,头还埋在她的颈窝里,急促地低喘着。

    良久,才听到他暗哑的声音,“嗯,醉了,不清醒,发酒疯。”

    “……”

    为什么他的语气听起来好悲哀?

    “你……你先松开我好吗?”

    他是有夫之妇,他们已经不能跟以前那样了。

    以前他可以毫无忌惮的抱她吻他,可是现在不能了。

    蔷薇,我败了,败的一败涂地。

    可我却还甘之如饴的想等你回头。

    可你……

    沉默,然后他猛地推开她,一双蓝眸在黑夜里闪着狼狈和恼怒,冷冷地清醒地说:“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声音又怒又冷,冷的好似结了成冰。

    洛蔷薇不知道他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发怒?

    他现在结婚了,她还能说什么?

    难不成做第三者与他‘暗度陈仓’吗?

    “洛蔷薇,你……以前,有没有爱过我?”

    她没有开口。

    这个问题现在回答,对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沉默的态度让他心灰意冷。

    蓦地,他低下头,冰冷的唇碰上她的,一触就走,深沉难解的目光纠缠住她,低低地说:“洛蔷薇,你好狠。”

    声音里带着无比的讽刺。

    他转身,洛蔷薇立即抬眸,男人的身影却一下子消失了。

    如同他突然的吻她,若不是唇上有着微微的刺痛,她会觉得这是一场荒谬的梦。

    他说她好狠。

    可是你结婚了,这又何尝不是狠呢?!

    …………………………

    …………………………

    自从那天与魏南珏见过面后,洛蔷薇与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过面。

    她的生活仿若回到五年前与季绮瑶在房产公司上班的时候。

    只不过身边的朋友变成了童思思。

    童思思虽然与她不是一起上班,但她下班总来找她。

    她也乐意,反正下班她一个人也无处可去。

    当然了,大部分下班时间是陪着爸妈的。

    她现在能多陪在爸妈身边就多陪着。

    童思思还问蔷薇季绮瑶去哪了?

    她不知道季绮瑶的事,所以好奇问。

    洛蔷薇笑答:“她与四海为家,与天为被,与地为席。”

    童思思:“……”

    人家不说真话,童思思也无法。

    她也不会蠢的刨根问底。

    她自己还有事情忙,别人的事情,她也无心多关心,她还忙着约会谈恋爱呢!

    某天蔷薇下班回家,爸妈拉着她坐在沙发上问:“蔷薇,你回来了,南珏有找过你吗?”

    洛蔷薇点点头:“他找我要回他家的那个玉镯。”

    闻言,二老有些不理解。

    难道南珏不喜欢我家女儿了?

    也是,人家大总裁本就不缺女人。

    而且本就是女儿的错。

    然而二老也没再问,直接开饭。

    蔷薇觉得有古怪,但她也没多想,连自己的心情都无心思整理,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再一周后,蔷薇吃晚饭,洛妈笑眯眯的,手里拿着一个红色本本慢慢的递给洛蔷薇。

    洛蔷薇眼皮一跳。

    一把拿过老妈手里的红本本,惊的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妈,我想问下,这个结婚证您是怎么非法拿到的?”

    “……”

    二老对看了一眼:“民政局局长跟妈我是同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