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农女有田超给力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我们联手吧
    “哭吧哭吧”白瑾梨迟疑了下,最终还是伸手抱了抱罗凝敏,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感应到白瑾梨的反馈后,罗凝敏索性将自己垫在白瑾梨肩膀上的左手拿开,直接扑到白瑾梨怀中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她的怀里更加放肆的痛哭起来。

    “”白瑾梨。

    这时候要怎么安慰人啊她不会啊

    在线等,挺急的。

    想了半晌,白瑾梨也没有想出适合安慰此刻罗凝敏的话,索性没有开口,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继续拍他的后背安抚着。

    外面的丫鬟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哭声后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刚进来就担心的开口说道。

    “二小姐,您怎么能殴打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卡在了嗓子眼。

    原来,不是她家二小姐发脾气将上门来的林夫人揍哭了啊。

    原来,哭的是她家二小姐啊

    可是。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

    先不说她家小姐多要强,多少年以来没有流过眼泪了。

    就光是这些日子以来,她虽然不知道小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感受的出来,她家小姐很郁闷,很难受,很痛苦,甚至有些绝望。

    前几天还被最疼爱她的夫人打过巴掌,关了两天禁闭。

    就这样,她家小姐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今天这是怎么了,她家小姐怎么哭的跟个傻子似的这到底发生了啥

    该不会是她家小姐想要对林夫人动手,结果没想到林夫人比她家小姐厉害,反而将她家小姐打了一顿吧

    毕竟前几天有人上门来看她家小姐的热闹,最后就是被她家小姐给打了后哭着出去的。

    然后她姐小姐被关了两天禁闭也是因为这事的。

    可是,若她家小姐真的是受欺负的一方,按照她那个脾气,怕是早都爆炸了吧

    完全不可能扑在林夫人的怀中哭啊

    那样子看起来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要多难过有多难过。

    甚至,她还能隐约从她家小姐的身上感觉到一丝对林夫人的亲近

    震惊搞不懂

    “我没事,你先出去。”

    看到丫鬟进来,罗凝敏将埋在白瑾梨怀中的脑袋拔出,语气中带着啜泣声,整个人也少了些往日里的骄纵,多了份我见犹怜。

    “好的小姐。”丫鬟听到她的吩咐后又出去了。

    有了丫鬟的打扰,罗凝敏也不好意思在重新扑到白瑾梨的怀中去哭了。

    她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干巴巴的开口:“白瑾梨,谢谢你。”

    “你谢我的理由是什么如果是因为我没有推开你,允许你在我怀中哭了的话,不用谢,你需要赔我一件衣服的,看看我的衣服,成啥样了”

    “你若是不想让我将你今天哭的这么惨的情况说给别人听,那还得送我礼物封口,光说谢谢可不行。”

    “”听白瑾梨这么说,罗凝敏瞬间被噎了一下。

    这白瑾梨,可真是会破坏气氛。

    方才她还有了种白瑾梨的怀抱真温暖,看在白瑾梨对她这么好的份儿上,她以后再也不怼白瑾梨了的想法。

    此刻听到白瑾梨这么说话后,瞬间又被气到了。

    怎么着,她重要还是衣服重要啊

    不知道她罗凝敏现在想要多少钱就可以拿出来多少钱吗

    能买多少衣服她算不出来吗

    “赔你就赔你,白瑾梨,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掉进钱眼里去了”

    眼睛红红的罗凝敏此刻正瞪着白瑾梨,语气中带着份愠怒,还没有擦干泪痕的脸颊上带着份被人察觉了她狼狈后的不自在。

    “看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靠自己本事在赚钱,有错吗”

    白瑾梨说话的同时从怀中掏出一个帕子,语气中带着一丝嫌弃的丢到她左手中继续开口。

    “擦擦,看看你,好歹千金大小姐一个,一点儿都不注意形象。”

    罗凝敏接过帕子后擦了擦脸,想要还回去的,但是又转念一想。

    凭什么

    白瑾梨这家伙一次又一次的坑她,她也要坑白瑾梨一次才好。

    于是,就看到罗凝敏将那条用过的帕子攥在手心开口:“这帕子我稍后让人洗洗,完了之后再还给你。”

    才怪

    她是不会还了的,哼

    就当这是白瑾梨送给她的礼物了,哼

    “哦,行吧。”白瑾梨也没有在意这东西。

    “我跟你说,你的胳膊最近仍然要好好休养,一会儿我走的时候会给你留下一些黑玉断续膏,你按照我说的方法及时更换敷药,该注意的注意,该忌口的忌口”

    听白瑾梨说的很认真,罗凝敏也就很用心的将她说的全部记在了心上。

    不管有没有用,这可都是她花了大价钱才得来的,不按照白瑾梨说得来,总感觉自己吃亏了一样。

    “知道了。白瑾梨,那件事情,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不会是故意这么说,想套我话吧”提到这事,罗凝敏始终觉得心中有结。

    听说苏青失忆了,那个断了腿的妹妹死了,剩下的知道此事的人只有她跟顾青樱。

    顾青樱可是做了坏事的人,她不可能将此事宣扬出去告诉别人。

    她也没跟白瑾梨讲这件事情。

    她娘只知道大概,而且为了她们家,绝对绝对不会将此事透露给她人。

    所以,白瑾梨到底是什么神仙,怎么可能得知此事的

    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白瑾梨其实是故意这么说,只是为了诈她开口的。

    “顾青樱的马发了疯,将她摔下来时她差点儿被马踩死,是你帮她斩杀了马,她没有感谢你,反而抢了你的马。”

    “而后不听你们的再三劝阻,非要继续往里面走,导致你们四人置身狼群。”

    “你出手帮忙杀狼,胳膊是那时候受的伤,苏青之所以重伤,是因为被顾青樱推出去挡灾了,我说的对吗”白瑾梨平静的陈述着那些事情。

    “你你竟然全部都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罗凝敏瞪大了眼睛。

    难不成,这白瑾梨真的是神仙不成

    “这些都不重要,我自然有我的办法。罗凝敏,这件事情,你打算就这么算了吗”

    “嗯,不算了又能怎么样我总得顾及我的家人吧”罗凝敏苦笑一声。

    她早就想手撕顾青樱了,恨不得将那恶心的女人用剑刺成筛子。

    可是,她不能。

    顾青樱有皇后护着,有皇家的身份在,她一个区区将军府二小姐而已,在人家看来,捏死她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就算她可以不顾一切,不顾整个将军府的性命去刺杀顾青樱。

    她仔细想过了,按照她现在的实力,想要刺杀成功并的几率并不大。

    她也想过找到顾青樱,然后跟她同归于尽。

    可是,她死了,烂摊子还不是得留给将军府,到时候倒霉的依然是将军府的人。

    所以,她气,她恨,她怒,她也很无奈,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废物一样。

    “你知道顾青樱现在的情况吗”白瑾梨问她。

    “听说了,她遭人刺杀,受伤了在府里养伤。等等白瑾梨,那刺杀她的人绝对不是我派的,虽然我想,但是我没有”罗凝敏开口解释着。

    “我没有怀疑你,就你,没有这个实力跟胆量。”白瑾梨。

    真不知道罗凝敏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

    “不是白瑾梨,你什么意思,这是在鄙视我吗”罗凝敏顿时不开心了。

    “不是,乖,别闹,说正事。”

    “喔,那你继续说。”听到白瑾梨这么跟她说话,罗凝敏仿佛被顺了毛一般,立刻安静下来了。

    “实际情况就是,顾青樱没有被人刺杀,这只是一个幌子,她之所以被困在郡主府,是因为他肖想我相公,想要设计害我,所以准备了野男人,结果自食自果,又被很多人看到了。”

    “噗她脑子坏了你相公那么可怕,冷的跟冰块似的,吓都吓死人了,她还敢肖想”罗凝敏。

    “”白瑾梨。

    这罗凝敏的关注点为何一直这么清奇

    再说了,她家相公哪里可怕,哪里像冰块,哪里吓人了

    “咳,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她长了什么狗胆,竟然敢肖想你的男人,找死”罗凝敏看到白瑾梨的视线后,立刻改了口风。

    说是这么说,但是此刻的罗凝敏内心却是震惊的。

    她在想,白瑾梨这女人到底是什么神仙啊做什么都比她强也就不说了,连顾青樱这么恶毒的都败在了她手下,简直了。

    看来,以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白瑾梨啊。

    鬼知道这个女人背地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通天本事。

    “对,所以,罗凝敏,我们联手吧,搞死她,搞的她毫无翻身之地”白瑾梨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么道德败坏,人品低下的坏女人却受不到应有的惩罚,她心里膈应的很。

    虽然那女人想不起宴会上的事情了,但是不代表她就放弃了继续肖想她男人啊

    这种毒蛇一般的女人,要的就是提前将她拍死,省的以后让她再给自己找不自在。

    “额,怎怎么搞你确定要跟我联手”罗凝敏被白瑾梨的话语震惊到了。

    光是这份勇气,这份魄力都值得她崇拜

    放在她身上,她就不敢。

    哎,这么想来,人跟人之间差距真的很大的。

    尽管她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是她输了,她的确比不过白瑾梨,不管哪一方面,都比不过。

    868629035955295ht

    。中文笔趣阁手机版阅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