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大佬上线中 > 《快穿之大佬上线中》正文 947 前任总是嫉妒我18
    快穿之大佬上线中最新章节

    ;;;;夜神的神情渐渐添进一些困惑。

    ;;;;心如擂鼓。

    ;;;;她看着这个虚幻的人。

    ;;;;有种诡异的熟悉。

    ;;;;仿佛曾经被类似的影子侵扰过梦境。

    ;;;;是谁呢?谁有资格入她的梦?

    ;;;;就在气氛滑向紧张的时候,昼神开口提醒她道:

    ;;;;“你的手下,打起来了。”

    ;;;;言下之意,是因为缺了你坐镇,没人约束,他们才会打架。

    ;;;;所以……你还不快回去?

    ;;;;“哦,”女人对这个情报显得心不在焉,“死了多少?”

    ;;;;她是不在意这些的。

    ;;;;哪怕她这趟回来,发现新挑的那个预备将领被南明杀了,她第一想法只是:嗯,可惜了。

    ;;;;而不是怒发冲冠,紧跟着去为郁朵儿报仇。

    ;;;;怎么说呢,她的反应这样平淡,真是有点辜负了事情背后一群人的殷勤算计。

    ;;;;“……”

    ;;;;昼神被她噎了几秒,脸色突然难看,厉声道:“冥府西面又下来一批!”

    ;;;;夜神收回了目光,情绪微有波动,但还是懒得挪步。

    ;;;;继而听见他说:“……杀了五个,还抢走一具、遗体。”

    ;;;;损失五个手下不是什么要紧事,她名下一座城,随手一抓就是大把。

    ;;;;可是最后两个字真的刺激到她了——

    ;;;;“什么?!”夜神愤怒起来,“该死的野狗!!”

    ;;;;话音未落,身影已经消失。

    ;;;;她一走,昼神松了口气:“铁帚,你过来。”

    ;;;;被点名的铁帚婆婆蹭到他身边,主动输给他一股神力,协助他破掉夜神遗留的禁锢。

    ;;;;她担忧道:“夜神大人一定会去找她。”

    ;;;;“比起一个还没确定的转世之身,夜更恨新神,所以,还能拖延一阵子……”昼神的表情意味不明。

    ;;;;铁帚犹豫,又说:“他们不可能总这样,这种消耗没意义的……现在这些是来探路的,很快就停了。”在那之后,以残缺的昼神和不中用的她,能挡多久?

    ;;;;可以想象到,在斥候全灭之后,地下将恢复平静。

    ;;;;而在新神的大军压境之前,这里还会平静很久。

    ;;;;夜神多的是时间去观察、去试探。

    ;;;;只要她确定那个小姑娘并不是沉羲大人……

    ;;;;“赝品都会死的……”铁帚嗓音沙哑,她见识过夜神的收藏室,心有余悸。

    ;;;;昼神嗤笑:“你以为正品就不会吗?”

    ;;;;问题关键根本不在于赝品或者正品。

    ;;;;而是,她已经失控了——从一个法则点化的古神,变成满心都是仇恨与破坏欲的魔鬼。

    ;;;;即便沉羲大人回归也镇不住她,除非……

    ;;;;“这段时间我们要尽全力扰乱她的搜查,不能让她们俩相见。”昼神沉声道。

    ;;;;“这段时间?”

    ;;;;“对,不需要太久,”他微微弯起嘴角,“我看见……”

    ;;;;话只说一半最讨厌了,当然,铁帚不敢多问。

    ;;;;她有自知之明。

    ;;;;闷头做事少说话,是她能活到现在的关键呢。

    ;;;;……

    ;;;;“你搞什么啊,这么倔?!宋先生是来拍戏的,他要工作,工作要专心,明白?你要真是他粉丝,就别在这时候非要上去打扰他!”

    ;;;;穿着花哨的年轻人,对着易江南唾沫横飞。

    ;;;;看似很有道理的样子,然而眼角眉梢都挂着轻蔑。

    ;;;;兰疏影在不远处看。

    ;;;;她知道易江南是来刷存在感的。

    ;;;;索要签名?

    ;;;;别逗了,这借口就是骗傻子玩的。

    ;;;;她真怕这位大兄弟控制不住,捏着签字笔都能当尖刀子使,一口气捅穿宋青安的心窝!

    ;;;;易江南抹掉脸上的唾沫,眼中闪过寒光。

    ;;;;愤怒一转而逝,那种煞气十足的眼神,把男助理唬得跌了两步,张大嘴没说出话。

    ;;;;他深吸一口气,进去求助了。

    ;;;;黄石走过来,给易江南递了一张精美卡片,上面是手写的艺术字签名。他揽住易江南的肩膀往外走,几句好话把火气安抚下去,一场冲突,还没惊动正主就被消弭了。

    ;;;;“刚才怎么回事?”宋青安问。

    ;;;;黄石刚回来,简单说了经过,顺带给男助理上了一记眼药。

    ;;;;宋青安点点头,表示男助理确实说话不好听,但也没说解雇,黄石没能挤走同行,有点失望。

    ;;;;这边准备好了。

    ;;;;第一场,是他跟后期反派的对手戏。

    ;;;;听说原定演员挂了,这新的是谁,他还没打听过。

    ;;;;宋青安演技一般,但他不怂。

    ;;;;因为这部剧就是为了捧他,好几个大牌在这都是给他做配,换个人还是得配合他演。简单说,有一群技艺精湛的人当搭档,他怎么演都舒服,至于别人舒不舒服,关他屁事。

    ;;;;就算被人挑剔演技……可他本来是唱歌的啊。

    ;;;;歌唱得好的,没他会拍戏;

    ;;;;会拍戏的没他唱得好。

    ;;;;这么一比,宋青安每次一进片场就像打过鸡血似的,满满的自豪感。

    ;;;;只是,他余光瞥见胖嘟嘟的栗子之后,笑脸僵了一瞬。

    ;;;;今天的宋青安就是保护级动物,大家有意把他和栗子隔离开。

    ;;;;按照剧本内容,主角大侠在经历过一桩屠村案之后,恍恍惚惚,因为疲累过度睡着了,他在梦中来到湖边,遇到了一个吹笛人……

    ;;;;宋青安整个人是从容的,自信的。

    ;;;;他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在曲折的竹桥上,渐渐靠近那抹白色背影。

    ;;;;方导紧盯着他的表现,帽檐底下,情不自禁就做出了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嫌弃!

    ;;;;“你怎么跟他讲戏的?”他忍不住低声跟侄女说,“人家是梦中相见,他这特么,是喝多了打飘哇?”

    ;;;;方芳也很无语。

    ;;;;她机智地给叔叔倒满一碗:“喝茶,喝茶。”

    ;;;;再有职业道德的导演,面对资本也要适当低头,要是学不会装瞎和装傻,那么,在家待业或者气到住院,这俩总得有一样适合他。

    ;;;;笛声止住。

    ;;;;宋青安念台词:“你是谁?”

    ;;;;吹笛人默默放下手,侧身,露出半张鬼脸面具,回了一句台词。

    ;;;;这声音很耳熟。

    ;;;;宋青安在回忆这是谁,恍神了。

    ;;;;兰疏影等不到下一句词,于是卡着秒把面具缓缓揭开——这个角色的身份不会立马揭示,只会剪她揭面具的动作,宋青安那句词由配音演员补上,问题不大。

    ;;;;然而……

    ;;;;方导的一声咔,跟宋青安受惊过度的惨叫,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