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不是灵宠 > 第522章 磕头拜师
    我不是灵宠最新章节

    ;;;;万事晓本已在客房歇息下,听到院中动静又爬起身。

    ;;;;听到流光与茯苓的话,万事晓摸索到流光身边,安慰性地拍拍他肩膀……

    ;;;;“茯苓呀!记得要救你师叔呀!”流光腆着脸,眼巴巴地看向茯苓。

    ;;;;茯苓心中使命感油然而生,挺了挺瘦小的身板正待答话,却听得院门“砰”地一声被人用力推开。

    ;;;;这一声,直将茯苓吓得一个哆嗦,明智且飞快地跑到万事晓身边去了。

    ;;;;“臭小子!你还敢回来!”

    ;;;;月光下,梦九的身影出现在院门口,一路走得急,此时她正喘着粗气,满脸怒容,犹如从天而降的女修罗。

    ;;;;“三、三姐!”

    ;;;;虽事先早做好最坏的打算,但这一刻,流光见到梦九,仍觉得头皮发麻背脊发凉。

    ;;;;“莫叫我三姐!我没有你这般善恶不分戾气满身的弟弟!”

    ;;;;梦九走进门,边冷声道。

    ;;;;流光随着她往前迈的步子,小心地退至万事晓与茯苓身旁,张头望向梦九身后,嬉笑着脸却哆嗦着舌头问道:

    ;;;;“二哥未、未曾一同、同回来?”

    ;;;;梦九往前逼近着,冷笑道:

    ;;;;“你二哥早被你气得半死,哪还想再见到你?再说了,收拾你这只狼崽子,我一人足够!”

    ;;;;此话一说,梦九只觉得心中更气了,流光此前做的那些糟心事,一下子便堵在她的心头。

    ;;;;再见流光不住往后退着,退到一老一小二人身边,虽不知这二人来历,但梦九只当二人无非是住客或是邻里。

    ;;;;毕竟她与梅山搬去城主府已有几日,期间一直未曾回过客栈,也不知流光是何时偷偷溜回来的。

    ;;;;但见流光倒似要以别人做挡盾,她不由更是怒由心生,喝道:

    ;;;;“你给我站住!别拿旁人做盾……你个死小子,狼崽子,看我不打死你……”

    ;;;;说话间,恰巧看到脚边的一束竹篾,弯腰捡起不由分说,便朝流光身上抽去。

    ;;;;流光果真不再躲闪,倒是“扑通”一声直直跪下,道:

    ;;;;“三姐,小光知错了!小光该死!你今日便将小光打死吧!”

    ;;;;梦九举起竹篾,劈头盖脸对着流光便是一顿狠抽,边抽打着,边狠声道:

    ;;;;“我早该在你幼时,便将你抽死、淹死、毒死……省得你一直祸害百姓,祸害大人!

    ;;;;你当我舍不得打死你?我今儿便为民除害,打死你这个祸害!”

    ;;;;梦九边打边说着,说着说着眼圈红了,手中的竹篾却是分毫没有停下。

    ;;;;月光下,跪着的流光不躲不闪,生生挨着竹篾的抽打,那头脸处很快便被抽出一道道殷红。

    ;;;;待不知抽打了多少下,倏地一道青色身影跑过来,猛地跪于梦九身旁,同时一把抱住她的双腿。

    ;;;;“师父!莫再打师叔了,再打下去,他真的会死!”

    ;;;;不能怪茯苓此时才出面“报恩”,只因梦九走进客栈的那一刻,他便已傻了。

    ;;;;开头他是惊傻的。

    ;;;;他从没想到过,未来的师父竟然与流光一般,活过千年却仍有着年轻的容颜。

    ;;;;他实在不敢相信,那个站于门口怒容满面,却年轻貌美的女子,竟然便是令世代医者所崇拜的毒医梦九!

    ;;;;待见到梦九教训流光的模样,茯苓又给吓傻了……

    ;;;;若非万事晓适时地以胳膊肘戳他一把,他此刻还傻着呢,早将流光事先说好的“报恩”一事给傻忘掉了。

    ;;;;梦九正打在劲头上,心中复杂的情绪,也随着竹篾抽打在流光身上而得到发泄。

    ;;;;冷不丁被窜出的身影抱住双腿,她吓了一跳,手中也停顿下来。

    ;;;;低头定睛看,竟是方才一直旁观的少年郎。

    ;;;;此时,那少年正张着一双如小鹿般纯净懵懂的眼看向她。

    ;;;;她怔住,只听得茯苓又喊道:

    ;;;;“师父,莫再打师叔了……”

    ;;;;梦九回过神来,有些哭笑不得地道:

    ;;;;“你是谁家的徒儿?”

    ;;;;茯苓紧抱梦九双腿不放,怯生生地道:

    ;;;;“您便是茯苓的师父……师父,您莫再打流光师叔了……”

    ;;;;梦九听言,立时意识到什么,瞪眼看向流光。

    ;;;;此时的流光满头满脸布着鞭痕交错,月光下看起来既瘆人又可怜。

    ;;;;见梦九看向自己,流光连忙开口解释:

    ;;;;“三姐,这些年来,你与我一般,孤独无依却又不敢多于人亲近。前些日子,我曾无意听你与二哥说起,羡慕他十几年来有徒弟相伴。

    ;;;;瞧!小光我此次便给你寻了个好徒弟!三姐从此便也有徒弟相伴了,且你绝世医术从此也后继有人!”

    ;;;;流光这番话,虽说有讨好梦九转移其注意力之嫌疑,但却也字字真切,说到了梦九心头上。

    ;;;;是呀!千年来,她多次有过收徒的想法,可皆因不想有朝一日见自己的徒弟先于自己离世,而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这次与梅山重逢,听闻梅山收了徒弟,她确实是羡慕不已的……

    ;;;;流光似洞察了她的心思,又接着道:

    ;;;;“三姐,我等三兄弟既已重逢,从此后定会相依相伴再不分离。你莫再因那些世俗顾虑苦了自己!

    ;;;;你看看这小子,聪颖乖巧,心地好且从小学医,无需你多操心!

    ;;;;这小子名叫茯苓……茯苓,还不快快磕头拜师?”

    ;;;;流光的话,再次将梦九的心说软,一时间泪水涌上,直在眼眶中打起转来。

    ;;;;未曾想到,流光这小子,这般了解她。

    ;;;;若非因为在意她这个三姐,他又如何会花心思来揣摩她的想法、体会她的苦衷呢?

    ;;;;流光说话间,梦九早已再次看向抱着自己双腿的茯苓,那双小鹿般的眼神,早看得梦九心痒痒。

    ;;;;茯苓听得流光的吩咐,立时松开梦九双腿,就地伏下身,“噔噔”磕起响头来。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茯苓三拜!”

    ;;;;虽几眼看下来,梦九对茯苓便心生喜爱,但此时见茯苓拜她,她仍是连退几步不停摇手。

    ;;;;“你莫拜!

    ;;;;今日不提收徒之事,只解决我与这小子之间的家事。无关人等还请靠边站!”

    ;;;;说完,举起竹篾再次走向流光。

    ;;;;茯苓听言,一时间不知所措,怔怔地看向流光。

    ;;;;流光连忙向他使出眼色,茯苓会意,跪跑几步再次抱住梦九双腿:

    ;;;;“师父,若您不收我为徒,茯苓便长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