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爱慕不虚荣 > 《爱慕不虚荣》正文 623章自我推销
    不知道为什么,张渐就感觉自己应该暂时离开一会儿,因为白海荣绝对有什么话想对田倩倩说,而她在这里不方便。

    张渐离开以后,白海荣就更加放松的看着田倩倩,他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才可能再这样遇见她。

    “白总,阿姨还好吗?”田倩倩主动找了话题。

    “她还是老样子。”白海荣回答。

    “那minin呢?”田倩倩其实前几天给minin打过电话,知道她现在过得也还不错,并且有了追求者,只是她一直没有确定。

    “她也很好。”白海荣说。

    田倩倩点点头,又沉默了下来,白海荣看着她,低声的说:“你怎么不问问我好不好?”

    田倩倩一愣,反应过来以后才问:“那白总您好吗?”

    “我不是很好。”白海荣回答。

    可是田倩倩却没有再问下去了,直觉告诉她,她和白海荣之间应该保持最基本的安全距离。

    “我知道你和周宇浩现在过得还不错,所以我不会去打扰,不过有一天他若是辜负了你,田倩倩,希望你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成为你最温暖的港湾。”白海荣突然深情的告白。

    “白总,我知道您一直将我当做妹妹一样疼爱,我很感激您,不过我和周宇浩真的很好,应该不会出现谁辜负谁的事情,希望你也可以尽快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很期待收到你结婚的请柬。”田倩倩笑着说。

    白海荣有些心酸,他的表白在田倩倩的心里永远都是一个笑话。

    这时,张渐过来了,田倩倩也接到了司机的电话,“我先走了,白总,渐渐就交给你了,再见!”

    “再见!”白海荣目送田倩倩离开,然后看向张渐,“我送你吧。”

    “那就谢谢白总了。”张渐当然是来者不拒,况且这样的机会也并不多。

    白海荣转身的时候,并没有将他带来的玫瑰花拿走,可是也没有说送给张渐,可是张渐还是顺手将几朵玫瑰花都收走了。

    可能是因为心里的作用,张渐倒是希望可以和白海荣之间擦出点什么火花来,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

    上了白海荣的车,他的手机突然响了,白海荣看了一眼才接听,“人我已经见到了,不适合你,我看你还是继续相亲吧。”

    张渐一愣,什么意思?难道刚才白海荣是替别人相亲的吗?能够请的动他代替的,应该也是不简单的人物吧?张渐感觉自己似乎亏了。

    白海荣放下手机,启动车子,回头看见张渐一脸的诧异,才解释说:“今天相亲的人的确不是我,不过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你们两个人不是同一路人,错过了并不可惜。”

    “白总,您怎么知道我们不合适?”张渐心里不舒服。

    “张渐,我对你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我想你缺的也不是爱情,而是一个可以给你物质生活的男人,你觉得我不合适吗?”白海荣突然说。

    “什么?”张渐一愣,白海荣这是自我推销了?

    “我们不谈感情,只谈彼此的利益。”白海荣继续说。

    “白总,我没明白你什么意思?”张渐的确有些糊涂。

    “你做我的女朋友吧,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满足你,而你对我的回馈也很简单,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随时出现就好。”白海荣说。

    张渐瞪大眼睛,随即冷笑出声,“白总,你这是包养我做你一个人的发泄工具吗?”

    “你误会了,我发誓我不会碰你的,我们之间是君子协议。”白海荣说的一本正经。

    张渐却更加糊涂了,不要她的身体?那要什么,她的时间吗?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像白海荣这样的男人身边一直没有女人,难免会被人说三道四,而且出席一些场合的确需要女伴,而张渐自认为自己也不差,至少带出去也不算丢人吧?

    而且两个人多了接触的机会,怎么知道就一定查不出爱的火花呢?

    “白总,你不是开玩笑的吧?”张渐动心了。

    “当然不是,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们可以好好的聊聊这件事。”白海荣很认真的说。

    张渐当然有兴趣,随即说了一个酒吧的名字,“白总,为了庆祝我们两个人脱单,一起去喝两杯吧?”

    白海荣也没有拒绝,两个人一起去了酒吧,一边喝酒,一边将这件事落实了下来,张渐也是特别贪心的人,所以她干脆直接明码标价,没有什么特别状况的话,一个月二万,这应该算是友情价了。

    毕竟成为白海荣的女朋友之后,对于她来说很多事情都会受到限制,因为她必须顾及到白海荣的社会地位和影响。

    白海荣觉得二万这个数字不吉利,所以直接给她翻了三番,变成了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一个月,张渐听到这个数字,吉利是吉利了,就是莫名的觉得有些发慌,不知道白海荣到底想要让她干什么。

    不过想想一年就是七八十万的额外收入,她就激动的不得了,于是又敬了白海荣几杯酒。

    最后,白海荣依旧清醒,张渐倒是将自己给喝醉了,白海荣将她送回家,扶上楼,然后从她的包里找到钥匙开门。

    “白总,你放心,我一定会做一个合格的女朋友的!”张渐已经向他保证了一路了。

    “以后最好别喝酒。”白海荣不太喜欢醉酒的女生,将她扶进房间倒在床上,感觉特别累。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张渐眯着朦胧的眼睛看着白海荣,开始解开衣服的扣子。

    白海荣却没有多看她一眼,转身出去了,紧接着外面一声门响,他似乎离开了。

    张渐从床上坐了起来,悄悄的开门看了一眼房间门外,真的没人了,不禁有些惊讶,白海荣真的不要她的身体?那他到底要什么啊?真的只是一个身份吗?

    这也太奇怪了,张渐跑到卫生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不漂亮了?还是没有魅力了?白海荣为什么对她没有丝毫兴趣,还要包养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