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爱慕不虚荣 > 《爱慕不虚荣》正文 073章收到谢意
    这时,门突然被谁给撞开了,张渐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梁启博,你怎么搞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对不起,渐渐,这件事我也没想到,是意外!”梁启博低声下气,他也是打田倩倩的手机没打通,才会给张渐打电话的。

    “你怎么来了?”田倩倩知道张渐的脾气,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我怎么能不来?倩倩,我绝对不会让那个敢这么欺负你的人日子好过的!”张渐说完,又对梁启博嚷了起来:“调监控!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妖孽!”

    “监控刚好在那个时段出现了问题,所以看不到。”梁启博也很无奈。

    “这么巧?”张渐皱眉,“我看是有内鬼吧?”

    “田倩倩,你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梁启博也这样认为,和龚姐的想法一样。

    可是田倩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真的有得罪过谁吗?难道是王明毅的老婆?可是不至于啊?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啊?除了她还会有谁呢?

    “我们家倩倩很善良的,怎么可能得罪人?我看就是有人故意找茬,不行,我现在就去外面问问,有什么意见当面说出来,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算什么本事?”张渐越说越气愤。

    田倩倩连忙将她拉住,“渐渐,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急,可是我们还没有将事情弄清楚,不要冲动!”

    梁启博也过来劝张渐,她这个火爆脾气也是没谁了,两个人好不容易才将她给安抚住。

    “我不管,反正这件事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张渐下了死命令。

    梁启博连连点头,田倩倩将张渐送走,才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活的好累,根本无心上班。

    龚姐过来劝她,人生就是如此,你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来找你,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

    好在田倩倩这一辈子也算经历过不少的风风雨雨了,倒也想得开,只是那个诋毁自己的人到底是谁呢?

    她上班的时候也会看向自己的同事,除了姚承,自己和其他人几乎就是见面打个招呼的关系,根本谈不上得罪,即便是姚承,他也不至于因为自己一次拒绝,就这样对待自己吧?

    越想越是头疼,田倩倩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周宇浩,因为她知道周宇浩这几天也在为什么事烦恼,还是不要为他平添忧愁的好。

    晚上下班回到家,田倩倩一进门就看见张渐准备出门,今天她只是化了淡雅的妆,并且穿的也很朴素,反倒清新了不少。

    “你去哪?”田倩倩还是不太希望她经常外出,毕竟流产才做了没多久。

    “放心,我去见梁启博,他约我吃饭。”张渐对田倩倩眨眼。

    “约你吃饭?你们两个?”田倩倩有些激动,张渐终于开窍了。

    “亲爱的,我一定会让他把在背后骂你的那个人给逮出来的,敢欺负你,活腻了!”张渐恶狠狠的握紧了拳头。

    “渐渐!”田倩倩蒙了,她这是为了自己去利用梁启博吗?

    “走了!”张渐也不等田倩倩说太多,便下了楼。

    田倩倩张了张嘴,没有喊出声音,或许借助这个契机,可以让他们两个人逐渐的了解对方,让张渐慢慢的爱上那个男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田倩倩倒觉得自己受点委屈不重要了,如此一想,田倩倩的心里压力也减轻了不少。

    每个人的存在,和每件事的发生,都有着必然的关联和意义,只是我们未必知道,或者后知后觉,甚至那个人或者那件事在回忆里落满了尘埃,我们仍旧还是被蒙在鼓里。

    田倩倩揉了揉有些疼的头,看了一眼时间,可以小睡一会儿,然后去音乐餐厅。

    她还没睡着,手机响了,看到号码,田倩倩有些迟疑,不过还是接听了,“你好,大妈的脚好些了吧?”

    “你知道我是谁?”白海荣有些疑惑。

    “那天,我打了这个号码几十遍,当然记得了!”田倩倩摇摇头,想到那张冷漠的脸就感觉可怕。

    白海荣嘴角一抹笑意,继续说:“那天谢谢你救了我母亲,我还没有感谢你呢,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饭!”

    “不必了,有时间你还是多陪陪你妈妈吧,不过我的确等你说这声谢谢等很久了!”田倩倩故意这么说,这是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吧?

    她那天救了那位老太太,虽然并没有想过得到什么报酬,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老太太的儿子竟然那么冷漠,连句谢谢也没有,挺让人伤心的。

    白海荣有些瞠目结舌,甚至不好意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好了,你的谢意我收到了,再见!”田倩倩说完将手机挂断,放在一边,闭起了眼睛。

    白海荣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屏幕发呆,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她是周宇浩的女朋友,通过母亲接近自己难道真的没有任何目的?他无法相信。

    “白先生,老夫人还是不肯吃饭!”佣人走过来小心的对白海荣。

    白海荣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进母亲的卧房,这几天,她吃的很少,总是念叨着“萱萱”的名字,然后嚷着吃面条。

    可是厨房里的大师傅已经做过很多种口味的面条,都不合老太太的胃口,白海荣也去以前小时候吃过的面摊买过几次,也全都不是,到底是什么面,让老太太如此念念不忘呢?

    “妈,我是海荣,我喂你吃饭好不好?”白海荣耐心的哄着母亲。

    “萱萱,我想吃面条,萱萱做的面条。”老太太抚摸着白海荣的头发,慈祥的笑着。

    白海荣叹息,萱萱是妹妹白萱的小名,她什么时候做过面条啊?母亲果然是老糊涂了!

    又试了几次,老太太还是不肯吃,白海荣无奈,毕竟是老年痴呆的患者,耍起小孩子的脾气来,谁也没办法。

    突然,白海荣想起了田倩倩,记得出门的时候,母亲也是嘴里念叨着“萱萱”的名字,回来以后便一直念叨着吃面条,难道那天田倩倩给母亲做过面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