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海洋魔法师 > 122
    向右侧身翻滚,躲避得极其狼狈。

    三级战士甚至兴不起格挡的念头,在他的心里,能够躲过这距离极近的一箭,就算是真神保佑了。

    险之又险地躲过羽箭,在惯性的作用下,三级战士在锦绣号宽阔的甲板上连续两个翻滚,才免免强强稳住身形。

    呼啸声,如同来自地狱索命的魔音,如影随形而来!

    锦绣号上所有人惊骇的发现,三级战士在桑肯德羽箭的逼迫下,竟然连续向右翻滚,等他停住身形的时候,恰恰停在冲天而降的羽箭之下!

    呼啸声高亢刺耳,如同挟带着九天之上的风雷,直坠而下!

    距离三级战士的头顶,不足十英尺!

    爆发出身体中全部斗气,三级斗气毫无保留的爆发,照亮了锦绣号宽阔的甲板!

    三级战士一声暴喝,手脚并用,尽自己最大努力,向后移动。

    “咚!”

    羽箭射到甲板之上,直没至羽!

    从高空直落,挟带威势煌煌然,竟然发出如同战鼓一般的炸响!

    看着羽箭落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箭尾在巨大的力量下还在快速的颤抖,三级战士已经浑身湿透,绝处逢生的感觉,让他一阵又一阵的后怕。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身为一名三级战士,竟然在近战中被一名弓箭手逼成这样,而这名弓箭手的年龄,竟然还不到十五岁!

    锦绣号上,都是一些什么怪物啊!?

    抬眼望去。

    三级战士,再出一身冷汗!

    左手推弓,右手拉弦,右手三支手指捻住羽箭箭尾,轻轻搭在弓弦之上,箭身搭在持弓的左手之上,形成一个稳定的角度。

    箭簇之上,一点锋芒,一闪即逝!

    桑肯德张弓搭箭,目标赫然是三级战士的心口!

    “轰!”

    斗气勃发!

    集中爆发的斗气,汹涌澎湃!

    锦绣号上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桑肯德的斗气厚度,也就仅仅比三级战士略差一点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桑肯德竟然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三级弓箭手!

    三级弓箭手,激发全身斗气,在不到十英尺的距离上全力一箭,即使用米奇尔大公提供的制式铠甲,任何人都知道,那也是无济于事!

    三级战士汗如雨下。

    细密的汗水,在浓密的头发中汇聚到一起,在重力的作用下,顺着三级战士光滑的额头流下,越过亚麻色的眉毛,沁过乱糟糟的睫毛,沙进三级战士的眼睛之中。

    来自威尼斯,一直跟着萨罗斯作威作福的三级战士,竟然不敢动手去揉一揉眼睛擦一擦汗水,生怕自己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引起对面桑肯德的误会。

    寒光闪闪的箭簇,在三级斗气全部激发之后的全力一击,三级战士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躲避开的可能,而且,这样强力的弓箭,知道射中自己,肯定不死也是重伤。

    在生与死面前,三级战士,完全是出于本能地选择了沉默!

    锦绣号上,一片寂静。

    别说跟随着萨罗斯一起登船的威尼斯人,就是在锦绣号上生活了几天的不列颠公主伊丽莎白,甚至和桑肯德朝夕相处的锦绣号小船员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位沉默寡言的弓箭手,竟然能够仅仅用三支羽箭,就在近距离上,干净利落地赢得这场战斗。

    而学自芬妮的那一手隔空射箭,更是犹如神来之笔,给围观的所有人心中,留下了永远不能抹灭的惊艳!

    伊丽莎白深深地看了桑肯德一眼。

    作为不列颠的公主,伊丽莎白虽然在锦绣号上生活了几天,但是她的身份注定她接触的最多的人,还是锦绣号的高层成员,虽然她也会偶尔对那些十多岁的小船员们露出笑脸,但是那更多是一种来自上位者的礼貌而已,现在的伊丽莎白甚至分不清楚赛文和斯克斯到底谁是舵手。

    对于桑肯德,伊丽莎白公主仅仅有一点非常模糊的印象。

    这个平常时候沉默寡言,只有和自己目光交汇的时候,才会露出一种腼腆的笑容,他更多时候是顶替教导他弓箭技艺的芬妮,爬上锦绣号的主桅杆,在那个不超过六平方英尺的瞭望台上,忠实地完成他的身为一个瞭望员的任何和职责。

    要不是桑肯德每每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都会露出那种很安静的腼腆笑容,恐怕来自不列颠群岛的伊丽莎白公主,都不会注意到,锦绣号上会有这么一个十多岁的弓箭手。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在自己记忆中边缘化的小家伙,在今天,在面对自己非常反感的萨罗斯的时候,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惊艳!

    伊丽莎白公主,自己知道,自己恐怕一辈子也忘记不了那犹如神罚的羽箭,从九天之上呼啸而来的场景!

    目光流转。

    伊丽莎白的目光,掠过锦绣号的其他小船员脸上,他们更多是欣喜和为朋友真诚的高兴,而不没有威尼斯人脸上那种难以置信的震惊,而包括海提斯在内的锦绣号护卫队成员,更是嘻嘻哈哈地一笑了之,仿佛并不在意。

    伊丽莎白心头一动。

    面对桑肯德如此惊艳的战斗,锦绣号的船员们,好像有些过于平静了,难道,他们都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还是他们每一个都拥有和桑肯德一样的战斗力?

    伊丽莎白在疑惑之中,再一次深深看了海提斯一眼,真不知道锦绣号上,还有多少令人意想不到的秘密……

    “好了,收起你的弓箭吧,人家公爵儿子说了,他们也要去君士坦丁堡,他们也要参与十字军的东征……虽然我不喜欢威尼斯人,但是毕竟都是人类,人类之间,切磋一下,可以……杀人……就算了吧……”

    海提斯发话了。

    桑肯德收敛斗气,收起弓箭,走到锦绣号的小船员之后,用腼腆的笑容,去面对老师芬妮的认可和锦绣号小船员们的祝贺。

    三级战士,如释重负,这才敢擦拭自己满头满脸的汗水。

    这个时候,三级战士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桑肯德的弓箭之下差点虚脱,生生第二次用力,才从锦绣号的船板上站了起来。

    海提斯冷冷一笑。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成三级战士的,纯粹依靠药物积累斗气么?从来都不和人交手么?”

    海提斯脸上的神色更冷,还有一种意味难明的味道,仿佛是鄙视,又仿佛是不可思议。

    “在动手之前就激发了身体中的全部斗气,而且还不强攻,在桑肯德长箭出手之前,你最少损失了超过百分之十的斗气……”

    “被桑肯德一箭所指,竟然完全丧失了进击的勇气,气势完全被夺,真不知道你还是不是个战士……”

    “身为战士竟然会畏惧战斗,畏惧受伤,只想着躲避,竟然连格挡动作都做不出来,最扯淡的是,竟然在躲避的过程中随手丢掉了自己的武器……”

    海提斯口中历数了三级战士的种种失误,还不停地摇头叹息,一副失望之极的样子。

    “你这样的家伙,还自称为十字军,还准备参加东征,还想和魔族战斗?别说你仅仅三级的斗气修为,就你这样的,就算拥有五级斗气,上了战场,也是被魔族一刀劈死的命!”

    “我劝你,还有你身后的那些同僚们,还是别去了,老老实实跟在你家少爷身后,帮着他欺男霸女欺负欺负老百姓,在他高兴的时候想办法搞上几颗增加斗气修为的丹药就算了……这样的话,你们起码能够等到自己拿不动长剑的时候,老死病死在自己的病床上,总比把人头送给魔族,让人家积累军功要好吧……”

    “哼!该死的十字军!”

    海提斯言语刻薄,三级战士和他身后的侍卫同僚,被海提斯骂得面红耳赤,偏偏还不能张嘴回骂,三级战士输了战斗是一方面,海提斯开口指出来的那些战斗方面的问题,也每一个都被说到了点子上,就算这些侍卫们想和海提斯对骂,都不知道说什么!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侍卫,在三级战士被桑肯德干净利落地击败了之后,已经再也不敢小瞧锦绣号上的那些十多岁的孩子,更是不敢亲身下场继续战斗。

    “我们走!”

    看清楚自己手下状态的萨罗斯,一声压抑至极的低吼。

    “我绝对不会忘记锦绣号对我的殷勤款待,以威尼斯联盟国米奇尔公爵的名义!”

    海提斯无聊地耸耸肩,对萨罗斯的威胁置若罔闻。

    锦绣号的小船员们,嘻嘻哈哈看着萨罗斯带着手下略显慌乱地退去,尤其看到有的侍卫在紧张中竟然绊倒在锦绣号高大的侧舷上,更是发出一阵阵的哄笑。

    在萨罗斯刚刚下船的时候,伊丽莎白就跑到海提斯身边。

    “为什么不把他们留下,或者……杀了他?”

    不列颠公主的问话让海提斯一愣。

    “为什么?”

    “他刚才对你的威胁,你难道没有听见?”

    海提斯傲然一笑。

    “每一个威尼斯人,都想杀了我,萨罗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我就还真不相信,这样依靠家室作威作福的家伙,能把我的锦绣号怎么样!“

    看到不列颠公主欲言又止,海提斯继续说道:

    “我不喜欢威尼斯人,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站在威尼斯城邦的城头,在那里发动湛蓝天幕,当然,目标是整个威尼斯城邦,听说那里是一座水城,也许在那里,湛蓝天幕的威力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如果能够一次性灭绝了所有的威尼斯人,那才是最好……”

    “我同样不喜欢十字军,来自遥远的不列颠群岛,你不会知道曾经的三次十字军东征,给东神赐帝国,给君士坦丁堡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

    海提斯的眼神有些飘忽,仿佛想到了自己在爱琴海舰队七年之后回到君士坦丁堡的景象,那正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刚刚结束的时候,海提斯的眼神中有挣扎,有彷徨,还有一丝丝令人难以察觉的情绪,那是怨恨!

    “但是,我不能伤害任何十字军的战士!”

    海提斯的眼神重新坚定。

    “即使他是我最讨厌的威尼斯人,即使他仅仅是一名三级战士,即使他毫无战斗经验可言,上了战场,不但伤害不到魔族,还非常有可能因为他的失误,造成友军更大的损失……”

    “即使这样,我也不能伤害他们,因为他们是十字军!因为他们是人族,因为他们不远千里到达君士坦丁堡,就是为了在真神荣光的笼罩之下,对抗凶恶的魔族重新光复圣城耶路撒冷!”

    说到这里,海提斯的情绪有些激动。

    “二百年前,当时的东神赐帝国君主,给乌尔班二世写信,告诉他如果不出人出钱的话,就要放弃君士坦丁堡,敞开魔族西进的大门,那不仅仅是一时气话,也是在描述当时的事实!”

    “而现在的情况,比那个时候,更加艰难!作为一个君士坦丁堡的土著,我看到的,是平民们的生活越来越艰难,作为一名东神赐帝国的贵族,我知道帝国的王室支撑得越来越艰难!甚至,没有了外力援助,东神赐帝国将难以驻守君士坦丁堡!”

    “这些事情,你们不到君士坦丁堡,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谁愿意背井离乡?谁愿意流离失所?还不是因为凶恶的魔族!?”

    “所以,我手中的刀剑,绝对不会砍向十字军!”

    海提斯说的斩钉截铁!

    锦绣号上,一片寂静,只有海提斯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到处回荡。

    锦绣号的船员们都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海提斯船长,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海提斯船长出现这种情绪失控的情况,全被海提斯强烈的情绪吓到了。

    副船长卡尔,就站在海提斯身旁,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海提斯说话时候的激动,甚至在说完之后,腮帮子上的那两嘟噜肥肉,还在不停地颤抖。

    卡尔心中轻轻一声叹息。

    作为一个在达尼斯大陆行走超过二十年的吟游诗人,即使卡尔没有亲身到过君士坦丁堡,但是他也道听途说了很多东神赐帝国首府的情况。

    卡尔知道,海提斯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不但如此,自从在克里特岛遭遇海提斯之后,海提斯的一言一行都在卡尔的眼中,神秘的植物系魔法师,能够充分感受到海提斯心中的急迫,同样也能感觉到,海提斯在离开了克里特岛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尽快回归君士坦丁堡!

    再次轻轻一叹。

    要不是威尼斯人登上锦绣号,要不是他们自以为是的挑战,海提斯恐怕也暂时不会想到君士坦丁堡以及那座城邦之外的魔族,如果这样的话,海提斯的情绪,也许就不会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