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海洋魔法师 > 86.天赋
    如果说,这群来自达尼斯大陆各个国度孩子,在长达几千英里的路途中慢慢汇聚到一起,主要是因为加尔文的个人魅力和对真神虔诚的信仰,那么,真正组织这群孩子长途跋涉来到亚平宁半岛的,恰恰就是这个福斯特。

    可以说在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儿童十字军中,加尔文是一面鲜明的旗帜,主要负责对外的事务,而福斯特就是这群孩子的保姆,是他们的管家,负责内部的管理工作。

    事实上,福斯特在乔托造船厂中,也表现出不俗的管理能力。

    刚开始的时候,三百多个年龄不一的孩子,面对着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造船工作,可谓两眼一抹黑,别说帮忙了,能够不捣乱就不错了

    正是福斯特亲自对所有工序观察和了解之后,根据每个孩子的能力和特点,为他们安排工作内容,才让这群孩子尽早地融入到工作之中。

    第二个孩子,叫做桑肯德,来自法兰克帝国和神圣帝国接壤的大山之中,和很多生长在阿尔卑斯山脉余脉的孩子们一样,桑肯德也是猎户的儿子。

    不过比较不幸的是,他的猎户老爹在一次围猎野猪的活动中,被野猪巨大而锋利的獠牙挑中的肚子,而母亲又在残酷的生活压力面前改嫁到大山的另一边,让小桑肯德在七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一名被真神所抛弃的孤儿。

    不过,桑肯德性格坚韧,在同村诸多好心人的接济下,艰难地度过了三个年头,并且练就了一手优秀的剑术和箭术,在小小年纪就成为了一个不错的小猎人。

    在加尔文所领导的这支儿童十字军中,桑肯德所起到的作用,一点也不比福斯特小。

    正是由于桑肯德和另外几个勇敢孩子的保护,才让儿童十字军拥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再加上桑肯德天生的敏感,让他们躲避了很多不可预知的危险。

    说实话,要不是这样,海提斯都难以想象,这些孩子竟然能够跋涉了几千英里来到亚平宁半岛,而减员不超过百分之十。

    桑肯德让海提斯注意到,并不是因为在工作时间,他和别的孩子一样,沉默寡言辛勤劳动,而是因为他在工作时间之外,还在辛勤地联系着箭术。

    那是一个星光灿烂的晚上,在一天的劳作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进入了梦想,而海提斯也是因为查看古特列夫的情况而回来晚了。

    在空无一人的造船厂中,桑肯德正在向着漫天的星斗,一次又一次射出自己手中的长箭。

    虽然桑肯德也比较累了,虽然长箭一次比一次射出的高度要低矮不少,但是,年仅十二岁的少年还在坚持。

    在那漫天星光之下,小桑肯德脸上忽明忽暗的坚毅,给海提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海提斯没有去打扰这个勤奋而又坚毅的孩子,只不过在连续观察了他七天之后,让芬妮接近桑肯德,并且将那一天震撼加尔文的一箭传授给了他。

    第三个孩子叫做斯瑞。

    这个孩子比较有意思。

    他和加尔文以及福斯特一样,也都来自法兰克帝国的,不过是来自那个生产葡萄酒的波尔多地区。

    不过,他可没有加尔文那样虔诚而耀眼,也没有福斯特那样沉稳而不失大度,说斯瑞有意思,是因为――他在参加儿童十字军之前,是一名小偷。

    从记事的时候起,斯瑞就不知道自己的爹妈是谁,守在自己身边已经风助残年的老贼头,曾经说过,他们应该是都死了,要不然的话,谁舍得将一个大胖小子扔在垃圾堆里。

    小斯瑞觉得死了也好,省得自己这个注定要被老贼头调教成小贼头的家伙,在长大之后,去打扰他们或者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的平淡生活。刚生下来的时候就不想要自己,没道理自己长成一个小贼头之后,他们会哭着喊着来找自己。

    所以,斯瑞就安心做自己的小贼,在老贼头死了之后,就安心做自己的独行贼。

    斯瑞虽然是个小偷,但是在儿童十字军中,没有人因为这个而瞧不起这个曾经挣扎在波尔图地下世界中的斯瑞,因为,包括加尔文在内的所有人,都在饥饿不堪的时候,接到过斯瑞递过来的黑面包或者铜板,当然,东西的种类,取决于斯瑞刚刚碰到过谁,而他身上又有什么东西。

    事实上,这些孩子在路途之中的减员,都是因为行走在人迹罕至的荒原才出现的。

    要不然,以斯瑞的手艺和桑肯德在山林中的生存能力,再加上隐修派重点培养的神术师加尔文,这些孩子也不会哭泣着埋葬了曾经和自己一起同行的小伙伴。

    让海提斯注意到这个孩子,当然不是因为他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而练就的生活技能,而是因为他的生性谨慎又积善察言观色。

    不管海提斯走到哪里,只要斯瑞在身边,肯定会在海提斯口渴的时候递过来一杯水,或者在海提斯累了的时候搬过来一把凳子,这让海提斯对默默做着这一切的斯瑞,尤其有好感。

    如果身边能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对天性奸懒馋滑的海提斯来说,绝对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三个孩子各有特点,但是海提斯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凑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和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阁下,我们想和你一起去君士坦丁堡……”

    性格沉稳的福斯特当先开口,不过海提斯植根于这个孩子心目中凶猛暴虐的形象,影响了福斯特的发挥,还是天性聪慧的斯瑞,在旁边补充了一句,才让海提斯听明白他们的意思。

    “不仅仅是君士坦丁堡,我们还想和您一起去达尼斯大陆的每一个地方……我们想追随您……”

    “我们想追随你……”

    “哦?”

    海提斯一愣,这几个孩子不想继续他们的东征旅程,海提斯倒是有心里准备,但是海提斯没有想到,他们想追随自己。

    至于能不能照顾自己的家,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反倒是最不需要考虑的事情――包括这三个孩子在内的大部分孩子,都是孤儿,要不就是在家里毫无存在感的家伙,要不然的话,谁会让加尔文忽悠着走上几千英里去打仗。

    以海提斯了解到的情况,这些孩子不但大部分是孤儿,而且都挣扎在生存和死亡的边缘上,他们参与加尔文的儿童十字军,可不是为了什么真神的荣光,而是因为最简单的俩个字――挣命!

    既然马上就要饿死了,为什么不跟着加尔文走一趟君士坦丁堡,面对凶恶的魔族,虽然有可能战死,但是在战死之前,起码能够吃上饭,况且一旦战死,按照加尔文的说法,马上就会上升到真神所在的天国之中,那里没有饥饿,同样也没有伤病。

    这些参加儿童十字军的孩子们,都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在前行!

    不过,在遇到了海提斯之后,这些孩子就多了个选择,能不去天国,还是不去的好,哪怕晚上十几年,也好。

    不过他们不想按照海提斯的安排去做工匠学徒,反而想追随者自己,面对着三个少年的选择,海提斯却迟疑了。

    虽然锦绣号现在极度缺乏人手,但是让海提斯使用这些平均年龄刚刚十一岁的孩子们做水手,海提斯还是也有点拿不定主意,能不能干是一回事,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才是关键。

    “追随我?为什么呢?留在这里不好么?你们可以留在造船厂里面继续干活,也可以去佛罗伦萨,在那里也会有很多工匠愿意收留你们当学徒,学上一门手艺,过上平静的生活,难道这样的日子你们还不满意么?”

    “不是……不是不满意……是……”

    三个孩子在海提斯的追问下,急得满脸通红,即使福斯特能够把几百个孩子带到亚平宁半岛的沉稳性格,也急切之间有点辞不达意,还是斯瑞不断在后面补充,才让海提斯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帮孩子还是有些害怕,害怕抓不住这个改变自己一生的机会!

    “我们在比萨城也好,在佛罗伦萨也好,谁都不认识,即使被您好心地安排去做学徒,但是我们谁都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回事怎么样,师傅怎么样,师娘会不会欺负我们,最关键的是,学徒期满之后,即使我们有手艺,在没有积蓄的情况下,只能继续给师傅干活……”

    “如果这样,我们宁可继续追随您,我们愿意成为一个水手,我们愿意和您一起踏遍达尼斯大陆海域的每一个角落……”

    三个孩子的话,让海提斯很无语。

    说实话,将他们所有人安排到比萨城邦或者佛罗伦萨,让他们去做工匠学徒,已经是海提斯能够做到的极限了,毕竟海提斯的家不在这里,毕竟海提斯也是在凭借自己的两只手在亚平宁半岛上艰苦奋斗。

    这些孩子也知道,已经不能让素昧平生的海提斯阁下,再为他们多做什么了。

    但是,这并不能解除他们对未来生活的恐惧。

    像海提斯这样的善心人,谁有能保证在以后的日子中,自己一定还能碰到!?

    与其将来接受未知的命运,不如现在就追随海提斯阁下!

    “作水手很危险,你们知道吗?”

    “当然,我们当然知道。”

    水手这样的职业,在达尼斯大陆上,根本不是什么新兴的职业,甚至在上千年前,地中海上就飘荡着达尼斯大陆的商船,这些孩子当然知道水手是干什么的。

    正如海提斯所说,水手很危险,不但要和大海上恶劣的天气做斗争,还要随时准备着防御海盗们的袭击,更要和长时间航行的疾病和孤寂做斗争,而且一上船就是大半年的时间,让所有的水手都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家。

    但是,相对于危险,水手也会获得高昂的报酬。

    事实上,在刚刚完成了航行任务的一段时间里,水手有可能是相当富有的,他们不但能够拿到自己的固定薪酬,还有可能获得慷慨船长的特殊奖励。

    在几个孩子的认知中,去当一个不知道喜欢还是不喜欢的工匠学徒,还不如成为一个水手,至少自己能够获得更多的金币,当然,前提是自己能够活着走下锦绣号。

    海提斯很快就明白了他们三个人选择的原因,情理之中,而且既然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海提斯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好吧……在锦绣号的时候,会给你们三个人留下响应的位置……”

    “这……”

    让海提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答应了他们三个的要求之后,这三个小家伙竟然没有什么开心的表示,反而犹犹豫豫地杵在那里。

    “怎么了?”

    海提斯问道,却没有想到三个孩子的回答,令他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不仅仅是我们三个人,还有很多人也同样想追随您……”

    “有多少?”

    “我们来的时候错了一个统计,一共是二百零七个人……”

    福斯特在报出这个数据之后,眼看着海提斯脸上的黑线在迅速增加。

    “都出去!”

    海提斯把三个家伙轰了出来,在开门的一瞬间,海提斯果然看着一大帮孩子聚在一起,黑压压地一片,正翘首以待地盯着这边,看到三个孩子出去,发出一阵压抑之后的欢呼声,不过看到三个孩子脸上的表情,又齐齐发出一阵失望的叹息。

    也许是这一声失望的叹息,打动了海提斯。

    海提斯并没有让他们失望太久,只不过短短时间之后,海提斯就出现在门口,宣布了一系列的规则,并且承诺只要他们打倒考核的条件,海提斯就可以让他们在锦绣号上成为一个水手。

    虽然诸如“必须会游泳”,“年龄必须超过十岁”这样的规则,控制了这些孩子的数量,但是海提斯依旧获得了一百一十二个“小水手”。

    这些孩子之中,不但包括海提斯组建“造船知识学习班”之中的二十个孩子,同样也包括了福斯特等三人。

    面对着一双双明亮的眼睛,海提斯突然觉得,带上他们一行于达尼斯大陆的海域之中,也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既然是自己手下的水手了,海提斯自然要对他们了解得更为全面,以确定他们在锦绣号上的具体位置。

    在了解的过程中,海提斯突发奇想,同时给他们进行了斗气和魔法天赋的测试,结果却让海提斯大喜过望!

    在这一百多个孩子之中,竟然有二十三个孩子拥有不同系别魔法修炼天赋!

    不但如此,包括福斯特,桑肯德,斯瑞三人之内,还有四十六个孩子拥有斗气修炼天赋!

    对于这样的结果,海提斯在惊喜之后又是一阵无语。

    相对于达尼斯大陆上百里挑一的斗气天赋和万里挑一的魔法天赋比例,这个比例也太大了吧!?

    海提斯相信,只要自己把现在的结果放出去,绝对会震惊所有达尼斯大陆上的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