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海洋魔法师 > 72.做决定啊
    在造船这个领域上,比萨城邦的首席造船师,已经被海提斯征服了!

    看到大厅中神色各异的众人,卡尔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轻轻转动,任凭琥珀色的美酒,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杯中微微打转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尊敬的公爵大人,亲爱的洛伦佐,还有日后注定会名扬大陆的乔托,亲轻举你们手中的酒杯,为了你们刚才签订的合同而庆祝吧,我相信,在不久的以后,比萨城邦一定会成为整个亚平宁半岛最大的贸易港口,而往来这里的船只,必然都是由海提斯设计,由乔托造船厂营造的新式海船……”

    将近四十的吟游诗人,脸上的笑容自信而又富有感染力,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自己的时候,卡尔看了看正在为阿约姆讲解的海提斯,压低声音对宴会大厅中的三个人说道:

    “说实话,我有些嫉妒你们,因为你们将会永远铭记今天,正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中,你们和海提斯签订了这样的一个合同,这个合同,必然会让你们全部站在达尼斯大陆海运生意的最前端……”

    卡尔略带调侃的语气,让他的话语深深印刻在众人的脑海之中。

    不过无论是刚刚还在心头滴血的比萨大公,还是有点懵懂的洛伦佐,谁都没有想到卡尔能够一语成谶,而刚刚放松下来的乔托,更是没有想到,自己在临终的时候,竟然会要求将今天的事迹最为自己一生最得意的事件,铭刻在自己的墓碑之上!

    海提斯根本不管这些什么大贵族大商人,全部心思投入到对锦绣号的讲解上,因为他知道,在自己日后要做的事情中,锦绣号绝对是最重要的,容不得半点闪失,不把自己全部的想法全部和盘托出,海提斯真怕阿约姆这样的顶级造船师,在一知半解之中将锦绣号弄个乱七八糟。

    另外,海提斯也很喜欢阿约姆,更确切地说,是喜欢给阿约姆讲解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阿约姆的满头灰白头发的时候,海提斯这种感觉就尤其明显。

    在智慧馆中求学两年,每天都是老学者们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教导自己,现在换了自己来教导别人,海提斯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要是阿约姆的头发全白就好了……”

    这样头发的颜色,让海提斯在幻想教导智慧馆的老学者们的时候,总是缺了点什么。

    海提斯的龌龊心思,别人当然不知道,宴会大厅中的所有人,看到的是,海提斯正在认真的教导阿约姆,不疾不徐,从容不迫,那种从智慧馆学来的学者风度,尽显无疑。

    比萨大公惊奇地发现,这一刻教导阿约姆的海提斯,几乎在一瞬间,就从刚刚给自己下套的小狐狸,变成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学者。

    比萨大公还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海提斯,在散去了魔法师的光环和奸诈的商人外表之后,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者!

    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比萨大公胸中的愤懑被消散去不少。

    超过三年的食物淡水给养,比萨城邦名誉城主的身份,三十万金币的酬劳,另外先支付一艘新型海船,再加上三艘相同样式的海船,以及永远向海提斯以成本价提供新型海船。

    这样让比萨大公也肉疼无比的条件,如果真的换来能够在日后引领达尼斯大陆海船风流的新型海船,其实仔细算下来,也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买卖。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比萨城邦绝对会收获海提斯的友谊和支持。

    如果海提斯能够在有生之年再设计出新型的海船,并且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乔托造船厂的阿约姆,那么今天的合同,简直是一个赚翻了的买卖!

    “这么看来……虽然初期的投入太高了,但是……也不错么……”

    比萨大公喃喃自语。

    不过,就在第二天,心情变得越来越好的比萨大公,就差点把肠子悔青了。

    那是因为乔托一大早跑到城主府,几乎是哭着告诉比萨大公。

    海提斯挥舞着合同,强行占领了乔托的造船厂。

    海提斯带人抢占了乔托的造船厂!?

    到底怎么回事!?

    在比萨大公面前,比萨城邦最著名的海船商人乔托,完全是带着哭音断断续续说了好半天,才勉强把事情说明白。

    原来,海提斯在教导阿约姆的时候,一老一小两个技术狂人,完全迷失在锦绣号的设计之中,从两个人见面伊始谈论到华灯初上,都谈到万籁俱静,就连比萨等人离开宴会大厅,海提斯和阿约姆两个人都不知道。

    在超过了十五个小时的教导和谈论之后,阿约姆固然是大开眼界,就连海提斯也是受益良多。

    这倒不是阿约姆这位比萨城邦最顶级的造船师,天赋已经逆天到了直接在理解了锦绣号的设计之后,就能马上给海提斯提供什么灵光一闪的建议,而是因为海提斯自己。

    海提斯自从离开君士坦丁堡的智慧馆之后,还是第一次如此系统地向别人讲述锦绣号的设计,在讲述的过程中,从最基础的东西一点点向高端攀升,让海提斯又在脑海之中再一次完整而细致地展现了一遍锦绣号。

    在这个过程之中,海提斯又产生了很多新的想法,在加上最初营造锦绣号的时候,由于克里特岛的材料和人力的匮乏,让海提斯在很大程度上对锦绣号进行了精简,而不是完整地将心中的构想展现出来。

    现在,在比萨城邦的议会大厅中,看着手边越来越完整的锦绣号再次设计图样,再看看手边比萨大公和洛伦佐的合同,海提斯脑海中的想法,就像是一个个俏皮而淘气的小精灵一样,不断冲击着海提斯的脑海和灵魂,让海提斯甚至不能集中自己所有的精力。

    事实上,在和阿约姆在一起的后半段时间中,两个本来需要不停交流的造船师,竟然诡异地一言不发。

    阿约姆正在努力地消化海提斯带给他的新奇世界,就像是一个刚刚吃饱饭的穷鬼,再也不能接受哪怕一片面包的馈赠。

    而海提斯,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而身边又是何人,抄着鹅毛笔在比萨大公派人送过来的白纸上,忘乎所以地构画新的锦绣号!

    海提斯也没有想到,竟然因为教导阿约姆这个契机,让海提斯开始了对锦绣号的设计优化过程。

    宴会大厅中一片安宁,所有的侍从全部被海提斯轰出了门外,整个大厅之中,除了灯芯偶尔发出了噼啪声,就是海提斯和阿约姆在白纸上快速演算的沙沙声响。

    “我有几个数据需要试验一下……”

    海提斯突然开口,吓了阿约姆一跳。

    海提斯和阿约姆,两个人相视一笑,都被对方满眼通红的如疯如魔的样子吓了一跳,尤其是阿约姆乱糟糟的鸡窝一般的发型,让海提斯脸上的笑容更多一点。

    海提斯笑过之后,继续说道:“……另外,我也需要看看比萨大公为了我的锦绣号准备的材料,同样需要实验才能精确地确定一些参数,然后才能对图纸进行最终的优化和调整。”

    “去造船厂吧……”阿约姆回答得理所当然。

    通过和海提斯十多个小时的接触,这位比萨城邦甚至亚平宁半岛西海岸最顶级的造船师,早就对海提斯佩服的五体投地,在现在的阿约姆的眼里,什么自己的老板乔托,什么比萨城邦的统治者比萨公爵,根本比不上海提斯右手那个胖乎乎圆滚滚的小手指头。

    所以,阿约姆建议海提斯直接前往乔托的造船厂,而作为一个纯粹的技术狂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建议本身有什么问题。

    而海提斯,被脑海之中那些灵感折磨得欲仙欲死,在不吐不快的兴奋颤栗之下,也忽略了这个建议有什么不合常规的地方。

    在听到阿约姆介绍乔托造船厂中的实验设备之后,海提斯抄起手边的图纸和合同,带着阿约姆,踏着晨曦,直接前往了比萨城邦城西的乔托造船厂。

    作为造船厂的首席造船师,阿约姆想要进入造船厂当然毫无问题。

    但是,一个衣着华贵的而又满眼通红的海提斯,在造船厂门口的卫兵看来,更像是一个走投无路的骗子,通过不为人知的手段欺骗了不通世故的首席造船师,准备在阿约姆的无意识的掩护之下,进入造船厂进行盗窃或者破坏。

    就在卫兵恪尽职守准备拦下海提斯的时候,一道突如其来的水箭,直接把他们打出去一溜跟头,同时也让他们知道海提斯作为一个学者,依旧能够暴怒伤人。

    在暴力攻取了造船厂的大门之后,海提斯一路挥舞着刚刚和比萨大公签订的合同,一边高声叫骂着前往造船厂的核心实验室,并且威胁到,如果谁再敢阻拦,就让面目凶恶的古特列夫直接剁碎了喂鱼。

    这个场景,被刚刚赶来的造船厂的保卫力量和准备上工的工人们看到,海提斯在他们心中,也从一个骗子直接升到一个疯子的高度。

    比萨大公会和这样的疯子签订合同?

    扯!

    不过,还有不少人注意到,在整个过程中,造船厂的首席造船师阿约姆大人竟然一言不发,恭恭敬敬而又不是快捷地带着那个胖胖的疯子,直接奔行先前,还不断提醒海提斯转向,看起来竟然比海提斯还要着急。

    阿约姆当然着急。

    在包括他和海提斯在内的所有真正技术狂的眼里,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和理由,只要阻拦了自己进行试验,哪怕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也应该直接挂在宗教裁判所的火刑柱上,用温度最高的火焰直接烧死他们!

    难道首席造船师已经背叛和出卖了乔托老板!?

    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只能快马加鞭地通知乔托。

    就在乔托到来之后,他被海提斯忠诚无比而又粗线条的维京追随者,拦在了自己的造船厂的大门之外。

    “海提斯大哥说了,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能打扰到他最重要的研究……”

    维京人轻轻摩挲着通体火红的战斧,黑红两色维京人特有的油彩,在清晨柔和的阳光中,带来一种来自深渊或者地狱的杀戮之气。

    “昨天我在宴会大厅见过你,不过,我的战斧可不认识你!”

    乔托当时就哭了,掩面转身,一路小跑地奔向城主府告状去了。

    “这个混蛋!”

    比萨大公在听完了乔托的叙述,直接砸碎了他最心爱的茶杯!

    即使这个来自神秘东方大陆的昂贵而又精美的茶杯,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上粉身碎骨,也不能平息比萨大公一丝一毫的怒气!

    虽然昨天在宴会大厅之中,看着海提斯轻而易举地用自己的知识征服了比萨城邦最好的造船师,并且表现出一个学者应有的风度和博学,让比萨大公尽可能地用未来美好的前景来麻醉自己。

    但是,在合同上约定的各种条款,还是让这位出身渔民家庭的公爵大人,肉疼得一晚上没有睡好觉,一想到自己在合同前期需要付出的东西,比萨大公就有一种刮骨割肉一般的疼痛,那叫一个锥心!

    现在,在自己刚刚起床的时刻,又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怎么能够不让比萨大公愤怒异常!?

    那可是乔托的造船厂啊!

    每年比萨城邦超过五分之一的赋税提供者!

    就这么被海提斯占了!?

    比萨大公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海提斯,什么魔法师的光环,什么学者的身份,完全是扯淡,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臭流氓!

    比萨城邦的主人,有心不顾一切,带领着只忠于自己城卫队包围乔托造船厂,好好暴打海提斯一顿,然后把海提斯那种大胖脸拎到自己的面前,告诉他一切都完了!让那些狗屁的“美好前景”去见鬼吧!

    不过,比萨大公又有些犹疑,因为美蒂奇。

    在美蒂奇家族刚刚经历过这场大难之后,老狐狸柯西莫竟然能够让从来不踏出美蒂奇宫的洛伦佐,亲自陪同海提斯来到比萨城邦,可见美蒂奇家族对这个海提斯的重视。

    再加上风言风语之中,海提斯和美蒂奇家族小公主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让比萨大公在怀疑,如果自己真的暴揍了海提斯一顿,是不是在一瞬间就彻底得罪了美蒂奇家族的下一辈的全部继承人?

    另外,说到暴揍海提斯,比萨大公心里也有点没底。

    通过各种途径,比萨大公早就知道了海提斯的那些战绩,不说别的,就是海提斯在佛罗伦萨城头一个湛蓝天幕,就让比萨大公投鼠忌器,这位渔民的儿子,可不想在激烈的冲突中,只能收回一个被砸成废墟的乔托造船厂。

    看着比萨大公在暴怒之后突然间变得游移不定,乔托真的哭了。

    大人,您倒是快点做决定啊!

    刚刚得到最新的消息,海提斯霸占了乔托造船厂的核心实验室之后,就开始了他的试验,短短的一个半祷时的时间里,竟然发生了足足二十七次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