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海洋魔法师 > 225
    “你个混蛋,你还有那么多事没干完,你敢死?”凶魂在海提斯的体内咆哮道,那凶狠的声音令海提斯的灵魂都为之一震,想要说些什么,却一下被他打断了。

    “别跟我扯那些有用没用的,我出生在太古凶界,从小就一直狂傲不羁,就算是面临必死的结局,我也从没放弃过。就是因为这幅拼命的精神,最终,我家族的人都死了,而我却还活着!”凶魂狂吼道,那一道道凶狠的喝声,狠狠地击打在海提斯的心田。

    海提斯的周身掀起无数的黑气,那是凶魂在竭力抵抗着周围的剑气,那副拼命的姿态,就算是此刻的海提斯,都对他有了一丝敬佩。

    “难道我连一只凶魂都不如吗?”海提斯低声喃喃道,原本灰暗的眼睛再度绽放出了光彩,看着周围那恐怖的剑气,猛吸了一口气,内心狂吼道:“我海提斯,从来就是活在不可能之中,这刻也依旧如此!”

    “既然不能躲,那么就吸收吧!”海提斯的血色双瞳,骤然闪过了一丝疯狂。想到便做,这一直是海提斯的性格。看到那无边无际的剑气,海提斯突然咬牙,随后在凶魂惊恐的吼声中,将之纳入体内。

    “啊――”

    几乎是在剑气入体的同时,海提斯的口中便传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吼声。海提斯做的太快,就连凶魂也来不及反应。当看到海提斯的做法后,凶魂简直被气得差点肺裂。

    在他看来,海提斯这纯粹是找死啊!他说了这么多,竟然没起到一点作用?但很快他就发现不对了,因为他发现海提斯的气息虽然虚弱,但却始终稳定在一个恒定的地步。

    “这臭小子,下一次再这么吓我,我饶不了他!”凶魂咆哮道,虽然口气凶狠,但仔细听时,却是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可见,海提斯的举动,当真是将他吓得不轻。

    在见到海提斯重新有求生意志之后,凶魂却是径直回到了他的体内,这次出手,他的本源消耗巨大,可是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被锁琵琶骨,我无法运转元力来抵抗,只能凭身体。可身体终究是脆弱的物质,我该怎么做才能抗住这惊人的剑气?”海提斯强忍住剑气侵蚀的痛苦,脑袋飞速的思考着。

    “剑气,不管是什么形态,那终究也是一种能量。我现在无法运转荒诀,但却可以勉强使用无极之术,虽然不知道将这剑气炼化后会发生什么,但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海提斯咬牙,心中一狠,开始全力催动无极之术。

    “嗤嗤――”

    海提斯的无极之术一经运转,那无数剑气便像是遇到天敌般四处乱窜了起来。见到这一幕,海提斯大喜,更是加快了无极之术。可这样一来,他的体内却变成了剑气与无极之术的战场。一阵阵撕裂般的痛苦从体内传来,令他简直生不如死。

    不知过了多久,海提斯在与剑气的拉锯战中,逐渐地麻木。神剑锁的剑气,宛若无穷无尽般,无论海提斯怎么炼化都没个尽头。就这样,日复一日之下,海提斯的意识都已经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直到某一天,一名少女的到来。

    这天,海提斯神智正模模糊糊的,却仿佛听到了一道银铃般的声音,而他的脸颊,似乎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轻轻地抚着。他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但却发现,就连睁眼似乎都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

    脸颊上的温热,不过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当海提斯想继续享受这种感觉时,那温热却消失无踪。看周围的动静,来人似乎还有点慌张。隐约间,海提斯仿佛还听到了一道责问声。但他实在太累,太虚弱,这道责问声,于他来说是什么,也无所谓了……

    就这样又过了几日,海提斯发现他体内的伤势似乎好上了许多。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在不断炼化剑气的过程中,身体强度竟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而随着身体强度的加强,他炼化那些剑气也变得愈加轻松了起来。原本他是需要竭尽全力来炼化的,但现在却只需要偶尔分一下心来炼化一下就行,前后对比简直天差地别。

    除了这件可喜的事之外,海提斯还有一件事一直埋在心里。他想要看看,前几日来的那名少女究竟是谁?他实在是想不到,在这虚元宗,还有人会来看望他?

    海提斯耷拉着头,瞥了一眼缠绕在自己脖子,腰部,四肢的巨大锁链,无奈的叹息了口气,轻喃道:“这恐怖的锁链,想要挣脱,成功的几率真的可以说没有啊!”

    就在海提斯低头轻喃的时候,一道脚步声轻轻地传了过来,海提斯脸色一怔,双眼不由自主地移了过去。一看之下,他的目光便猛然一凝,海提斯猜测了很多人会来,但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来?

    马小玲!

    没错,来的人竟然是马小玲,海提斯的仇人马毅之女,她怎么会来?是过来嘲笑,奚落他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见到马小玲越走越近,海提斯连忙闭上了眼睛,他想要看看,马小玲到这里来究竟是想干嘛?

    离得近了,海提斯可以嗅到来自马小玲身上的一股清香,不过这时候的他,显然没心思去管这些。他现在最想弄明白的,是马小玲为什么会到这来,以及她想要干什么?

    马小玲走到海提斯的面前,见海提斯还是紧紧地闭着双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旋即伸出手摸了摸海提斯的脸颊,低吟道:“大胡子,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你进虚元宗的目的是什么了。本来我应该恨你的,毕竟你是我爹爹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恨不起来。”

    “或许我还是心太软了吧!我一直都想你,做回那个口花花的大胡子,那样令我感到很亲切。现在你被锁在这,我的心口――很疼!”马小玲自语道,看她脸上的表情,无疑是心绪纷飞。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帮你出去,但很可惜,就算是我,也做不到!”马小玲轻轻地摇了摇头,倏地转过了身,刚想要就此离开,一道声音却叫住了她。

    “马小玲,谢谢!”

    当这道声音响起的那刻,马小玲娇躯猛然一震,随后带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又转过了身。看到海提斯睁着眼睛和她说话,他竟然眼圈一红,差点哭出声来。

    “你没死,你竟然没死,太好了!不,你为什么没死,你怎么可以没死,你怎么还不去死?”马小玲语无伦次的说道,听的海提斯一愣一愣的,这算怎么回事,一会儿说太好了,一会儿又好像巴不得自己死去一样,这究竟什么人啊?

    “呵呵,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海提斯扯了扯嘴角,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不,不是的!”马小玲慌忙摇头,好像生怕海提斯误会,但过后却又点了点头。此刻,在海提斯的眼里,马小玲的表现简直奇怪极了。一会儿这样,另一会儿又这样。

    其实,海提斯不知道的是,马小玲内心已经陷入了无限的纠结中。他的父亲,是海提斯的大仇人,而她,似乎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海提斯。虽然那时候的海提斯,是伪装成了大胡子,但这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爱慕。有时候,爱似乎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本来,我是应该恨你的,可我恨不起来!反而觉得,你做的并没有什么不对,是我的爹爹,他做错了!”马小玲的声音越来越小,小道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出来。

    “那你现在来是因为――”海提斯皱了皱眉,轻声道。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呃……”海提斯一时无语,竟接不上马小玲的话,从刚刚开始,马小玲就是这样的表现,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了,马小玲似乎对自己有点意思,但自己能答应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海提斯可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就连一直喊自己相公的晨莘,他也只是把她当做伙伴。在他的心里,从始至终就只有莫媛一人。

    “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保重!”马小玲轻声道。

    “等等――”就在马小玲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海提斯却再一次叫住了他。这时的海提斯,脸上带有一丝不自然,讪讪地说道:“马小玲,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嗯?你说吧,帮什么?”

    “能不能告诉我,最近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海提斯问完,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了一丝担忧。

    照常理来说,鬼谷将自己关在狱门洞内,不可能一次都不来,凭鬼谷对自己的愤恨程度,应该是恨不得将自己折磨致死才对。可事实上,鬼谷也就在他刚被镇压的第二天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要说鬼谷忘了,那也太说不过去了,毕竟,一代强者的记性,可不会那么弱。所以,他就猜测,一定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鬼谷无法脱身,令他没闲暇顾及这里。

    “外面吗?”马小玲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良久之后,方才悠悠地说道:“在你被关押的日子,外面发生的最大事件,就是你的那群伙伴,大闹虚元宗的事情了!”

    “什么!我的伙伴们来了?”

    海提斯大吃一惊,身子猛然前倾,但因为锁链的存在,却直接牵动了伤势,令他忍不住吐了一口血。见到海提斯吐血,马小玲慌张地跑了过来,急声道:“你先别激动,他们都没事。”

    “求求你,把这件事详细点说!”

    “恩,在你被关押后的第一个月后,你的老师便带领着一干人来到虚元宗大门前大骂,其中你的师祖独孤败空,竟然直接攻击护宗大阵,令虚元宗地动山摇,整整震动了三天三夜。”

    “不过护宗大阵的强悍,却是令你的师祖无功而返。”说到这里,马小玲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着语句。

    “不过他们虽然没有取得成功,但却很好的骚扰了鬼谷宗主,令他没时间来虐待你。总之,还是有点效果的。”

    “另外,这段时间,鬼谷宗主闲下来后,却是被虚元大会的事宜忙的焦头烂额,所以我才有机会进来看你!”马小玲一口气说完,海提斯听后骤然沉默了下来,只觉得眼眶微微湿润。为了他一个人,竟然劳烦师祖亲自动手,这真是……

    “嘶!”

    海提斯猛吸了一口气,眼中的目光骤然变得坚定了许多。就冲他们的所作所为,自己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实现价值的机会,才能够报答老师,以及伙伴们的深厚情谊。

    “谢谢!”

    海提斯真心道谢,那双血色双瞳,再度涌上无边无尽的自信和坚定。当马小玲再一次看到这种目光,只感觉心弦被狠狠地拨动了一下,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对了,你刚刚说的虚元大会,还有多久才开?”海提斯眉毛一挑,轻声问道。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吗?那么,我想我应该加快速度了!”海提斯低声喃喃道。这句话一出,马小玲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她不明白,要加快什么速度。不过聪明的她,选择了沉默。

    “马小玲,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希望你看在往日同是虚元宗弟子的情况下,帮帮我观察外面的情况。”

    “虚元大会时,护宗大阵将会彻底打开,而我的老师和伙伴们,到那时肯定会进入虚元宗。届时,一场大战将在所难免。我不求能与他们并肩作战,但希望,还能再见他们一次!”海提斯眼圈微微泛红,那等目光,令马小玲的心都微微颤抖。

    “大胡子,你放心吧!这一个月,我帮你观察,若是有莫谷宗主的情报,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马小玲轻轻扯了一下嘴角,对着海提斯展颜一笑。望着眼前的少女,海提斯的心中没来由的掀起一丝苦涩,他何德何能,竟能得到如此女孩的倾心相对?

    “小玲,你是个好女孩!”

    “啊?”

    马小玲被海提斯这声小玲给吓了一跳,心脏骤然砰砰地跳了起来。心中突然胡思乱想了起来:“小玲,他叫得这么亲密,是不是――哎呀,我在乱想什么啊!”

    “你没事吧?”海提斯见马小玲有些不对劲,当即问道。他并未察觉,正是因为他那一声小玲,才令她如此慌乱的。

    “啊,我没事!你好好保重吧,我――我先走了!”马小玲快速地说完这句话,便朝外边跑去。马小玲一边跑着,一边摸了摸脸颊,只感觉脸比任何时候都要烫。

    望着逐渐跑远的马小玲,海提斯的眉宇间却是涌现一抹挥之不去的忧愁。或许接下来的事情,将会变得很复杂,甚至可能整个虚元宗,都要重新被清洗一遍也说不定。不过最令他闹心的是,他现在被锁在这,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得想个办法,挣脱这可恶的锁链,我要逃出这鬼地方!”海提斯的眸子间涌现一丝坚定。他一直坚信,这个世界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秉承这个信念的他,脑袋转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