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 >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卷5险境环生、情归于零 第399章 彼此的隔绝(下)-794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卷5险境环生、情归于零 第399章 彼此的隔绝(下)-794

    命运的轨迹之守护者最新章节

    ;;;;794第二站stop-2:新炼狱城之“生的希望”

    ;;;;-月光之所-

    ;;;;某年某月某日

    ;;;;06:21am

    ;;;;“恨你?”秀香道,“为什么?”

    ;;;;“我弃你而去,只顾自己,自私自利。”敏硕道。

    ;;;;“我没有什么资格去评判你,只不过你自己选择了,自己负责而已。”秀香道,“我请求过你,已经超出我应该做的,要是再过分,就是道德绑架了。”

    ;;;;“我只是在那个时间点,做出了我的选择,也不代表就是对的。”敏硕道,“但是,那毕竟是我的选择。”

    ;;;;“哈,如果说我也理解,会不会你觉得太过伪善。我突然遭遇这种事,来不及悲伤、来不及感慨、来不及适应、来不及打算,也来不及责备,更来不及迁怒于人,我想大概我们之间关系没有那么亲近,就算是很亲近,逃生的本能或许也大于那些吧。不是有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

    ;;;;秀香坐在车里,说完刚才的话,浑身突然一激灵。

    ;;;;这一种新奇的体验,让秀香几乎震颤。

    ;;;;“好了!”秀香在心里明明白白的意识到了。

    ;;;;这一激灵可好,双腿似乎被激活了。

    ;;;;双腿犹如通电的设备,从off到on。

    ;;;;说来奇怪,秀香的心里猛然出现的那一缕感动,透彻心扉。

    ;;;;从臀部外侧的某一处,鲜活的传来热流和感动,那股能量就是暖洋洋的热浪一般向秀香的下肢游走而去,好像还带着电流似的,她瞬间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双腿,确切的说。

    ;;;;这变化是突如其来的,或许是长久积累而成,或许是突然的变化,是冷冰冰的、木木的一块石头突然被打通,是一副画像突然活灵活现起来;就是这样的突变,让一切都......

    ;;;;随着热流涌过,那石头忽的敏感起来,从胯部到脚趾,从表皮得到骨髓,阵阵新生的力量不断注入......就好像本是堵塞的管道,一下子被疏通;本是冰冷的水,一下子沸腾。

    ;;;;她内心也好像温暖了一样。

    ;;;;她知道,腿真的回来了。

    ;;;;就在秀香感受着腿的“温度”时,敏硕也没有闲着,他一直在说话,本来是非常真心的表达,却也夹杂着推卸责任的气味,大概一个长久处于高位的人,忽然的谦卑是极难的一样。

    ;;;;他在拐弯抹角的表达歉意,他先是表明自己的日程如何紧凑,确实不能浪费时间,接下来又表明自己也有自己的脾气和打算,自然多年来身份所限,不免任性一些、由着自己的意思惯了,不免自大的嫌疑,后来又说到彼此的关系上,明星和粉丝就是很难成为真心诚意的朋友,因为毕竟关系不对等......等等内容。

    ;;;;就在敏硕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手,放在秀香的肩膀上时,秀香才回过神儿来,之前敏硕的话一句也没有进到秀香的耳中,秀香反应过来时,敏硕正在进行总结性发言。

    ;;;;“谢谢你的理解。哎,算了,我也不说别的了,如果真的可以走出去,或许我真的不会返回来救你。大概,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吧。”敏硕道。

    ;;;;秀香点点头,表示认同,人非圣贤,哪能大公无私,或许换车自己也不能“不离不弃”吧,大概利己主义从来都是天性。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她觉得敏硕这句话,才说出了真谛,也就是说前面那些可以统统归结为“借口”,这一句才能归结为现实。

    ;;;;不过,过去的事情,毕竟是发生了,再说也无益,说再多的话也不能改变什么,秀香就不想再谈这件事了。

    ;;;;“我好像,腿有知觉了。”秀香的欣喜溢于言表,连眉梢都俏丽许多。

    ;;;;“啊?”敏硕很惊讶,“这不可能吧?这种技术,迄今还没有发明吧。”

    ;;;;“真的,就在刚才。”秀香也非常激动。

    ;;;;“会不会是你最开始就感觉错了呀?”敏硕道,“有可能最初就是没事儿呢。”

    ;;;;“好像......不是,好像......就是下肢失踪了。”

    ;;;;“哈哈哈,你看,你也说是‘好像’,你也不确定不是么,好了,不追究那些了。......哎,太好了,看来我还是你的救星啊,我要不是回来了,你这两条腿没准儿还是失踪的状态呢。哈哈哈。”

    ;;;;“是啊,失而复得的救星。”

    ;;;;“你试着移动。”敏硕激动的说道。

    ;;;;“嗯,好吧。”秀香吞吞吐吐的,有点惧怕。

    ;;;;“太好了,如果真是这样......第一个障碍就解决了。”

    ;;;;秀香没过多考虑敏硕的话。

    ;;;;秀香照着敏硕的话,试着移动双腿,虽然不那么容易,但是最终还是挪动了,秀香又试着动了动,马上就比刚才更加灵活,这种恢复这就表示秀香并不是不能走路,也表示“生的希望”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

    ;;;;秀香的内心就好像射进了白色的光,那光的后面是一派可想的生机。

    ;;;;她淡定的、安详的接受这束光。

    ;;;;她看到了色彩,真实存在的色彩。

    ;;;;那不是秀香臆想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