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元始之章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勉力支撑
    元始之章最新章节

    ;;;;“难道是玄天风云榜上排名第九的那位,东华城最近好像也在急剧的扩建,应该不会吧?否则他们直接过来就行了,也不必再另行扩建了。”

    ;;;;“会不会是西秀城的那位?近些年来,听说他又招收了不少的徒子徒孙,很是扩张了一番势力。”

    ;;;;“这位排名第十的朋友,虽然有时候行事有些乖张,为人却还算光明磊落,之前我与其也打过数次交道,以其高傲的品性,绝不会打这天韵圣城的主意。”

    ;;;;“那就只能是天龙山的人了!我们三兄弟好歹也名列玄天风云榜前二十强之列,虽然不乏其他比我们兄弟更强大的人物,但想独对我们兄弟三人却是不太可能。”

    ;;;;“不可能,天龙山虽然在玄天风云榜上前百之列占据了几席位置,但之前曾有秘密传言,那位玄天风云榜名列第十一的族长,与他那位名列第十八的女儿一齐追随着那位第一强者,已在开辟神界天国时陨落了。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无尽岁月以来,关于他们父女二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消息流传出来。”

    ;;;;听到此处,带弃不禁眉头微微一蹙。

    ;;;;“玄天风云榜?”

    ;;;;喃喃低语了一声,带弃又将目光移向了巍峨雄城内、中央地带的那片原始山脉。

    ;;;;整片草木繁茂的山脉形似一个巨大的葫芦,却又恰似一片生命禁地。除了疯狂生长着的各类草木植被,四下里却没有一星半点生灵活动的蛛丝马迹。不但渺无人迹,居然连原本应该异常活跃的各种飞禽走兽也统统没有发现踪迹。

    ;;;;葫芦的半腰处,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深坑。巨坑内一片漆黑,不知深达几亿万里,如无尽深渊般深不见底。此际,正有无穷无尽的黑白二气从其中喷涌而出。只不过,其中的黑气似乎要更浓郁几分。

    ;;;;黑白二气互相纠缠着,盘旋于巨坑上方的半空之中,进而凝聚成了一个浑圆的巨型圆球。圆球色呈黑白二色,二色泾渭分明却又互相交织。相应的,或许是因为黑气大盛的缘故,那片黑色更为醒目、深邃。

    ;;;;仿若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牢牢的禁锢在此片狭小的范围内,轻轻的悬浮于半空之中,巨型圆球一阵滴溜溜的旋转不停。下方,那处漆黑深坑恰似一个巨大的漏斗。上方无比开阔,下方却是越深远越狭小。

    ;;;;目光沿着那巨大的漏斗下到了某瓶颈之处,陡然之间,口子变得堪堪只有桌面般大小。越过那处瓶颈,其下却又是一阵豁然开朗。

    ;;;;到了最下方的底部尽头,那片地下世界竟变得一片开阔。且,不同于上方的漆黑如墨,底下竟是一片光华灿灿。

    ;;;;遥遥可见,在地面的中心处,矗立着一座千丈高台。

    ;;;;整座高台以一块块巨型青晶石垒起,每一块都切割得平平整整。

    ;;;;青晶石能够醒神清心,随随便便的一小块都价值不菲,实属修炼之士的必备之物。

    ;;;;不知何人所建,如此的大手笔,真可谓举世罕见。

    ;;;;高台四面皆可拾级而上,状似方形巨鼎,从上到下总共设为九千九百九十九阶。越是往上越是狭促,到了顶部上方,只有区区的十丈方圆。

    ;;;;但就在这方圆十丈的局促之地,却又设了三座貌似普通的丈许供台。

    ;;;;三座供台皆由某种不知名的神奇晶石简简单单的堆砌而成,古朴粗犷之中又隐隐透露着一丝丝神秘。

    ;;;;左侧的那座供台,其上方端端正正的陈列着一个异金炼制的精致环架。环架内,安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白玉圆球。只不过,仿若缺失了什么核心事物,此时此刻,那白玉圆球明显的少了几分灵动与神韵。

    ;;;;右侧那座供台上方,则耸立着一块与人齐高的漆黑石碑。只是,石碑下方的底座竟不翼而飞。其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似乎是一串串的人名。观其材质,却与炼制虚空大殿的神秘奇石一般无二,通体黝黑又隐隐散发着点点金芒。

    ;;;;正中处的那座供台上方,简简单单的摆设着一盏略显破旧的青铜台灯。青铜灯盏只有尺许方圆,形似圆桶,静静的杵在那里,恰如一个特大号的笔筒。其外壁处,篆刻着无数繁复的神秘符纹,中心处,正燃着一点豆丁的小小光焰。

    ;;;;光焰虽显渺小,却散发出了亿万道夺目耀眼的璀璨光芒。恰如一轮光华灼灼的圆日,将整片地下世界映照得一阵亮如白昼。

    ;;;;定定的观望了片刻,突然之间,在片光明之中,一团浓郁得有如实质的黑雾从供台的上方喷涌而出。一时间,竟完全的遮蔽住了青铜灯盏所散发出来的灿灿光华。

    ;;;;于是,转眼之间,整片地下世界又陷入到了一阵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不知不觉又过了片刻,随着黑雾一阵剧烈的翻涌,竟又神奇的幻化作了一团浓浓的白雾。直至此时,光明方才得以重现在此片地下世界。

    ;;;;而就在那阵光暗交替之间,正中处的那座供台旁突兀的闪现出了一道苍老的身影。

    ;;;;苍老的身影碧眼方瞳、鹤发童颜,身上披着一件黑白二色的广袖长袍,那灿若星辰的双目开合之间,竟隐隐有湛湛神光绽放。只不过,从头顶发际处沿着眉心印堂,正有一条若隐若现的黑线直直的漫延而下。

    ;;;;静静的伫立了半晌,随着面上一阵黑气翻涌,但见那道苍老的身影喃喃自语的道:“毕竟是法力大损,苦苦支撑了无尽岁月,到了此时竟越来越压制不住了!”

    ;;;;微微抖了抖那双雪白的长眉,苍老的身影随手掐了道法诀。与此同时,口中又一阵念念有词。良久之后,便有丝丝缕缕的白气从起九窍之中疾疾的喷涌了出来。

    ;;;;随着那丝丝缕缕的白气喷涌而出,其面上的那团黑气方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最终,消失得无形无迹。

    ;;;;似乎察觉到面上黑气已然消退,直至此时,苍老的身影方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口长气。

    ;;;;“哎!”

    ;;;;看到此处,带弃不禁发出了一声喟然长叹。当即长身而起,一个闪身之间,便径直出现在了高台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