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综合穿越 > 诸天大圣人 > 第992章 威压灵族(求订阅)
    诸天大圣人最新章节

    ;;;;中州。

    ;;;;一处神秘的地方,有充裕的天地灵气,也有那郁郁葱葱十足的植被。

    ;;;;这里是灵族的地盘。

    ;;;;反正药尘是这样说的,以至于江缺和风闲都一脸诧异,暗道:“这地方会是灵族吗?”

    ;;;;他们看着有点不像。

    ;;;;也没瞧见禁制和结界,更没看见半个灵族的人。

    ;;;;仿佛压根就不存在一样。

    ;;;;“你确定是这里吗?”

    ;;;;江缺不禁有些疑惑不解起来,他并不知道灵族的灵界应该是怎样的,只是心头有些莫名好奇起来。

    ;;;;万般迷茫。

    ;;;;那与世无争一般灵族,远古八族之一的绝世存在,当真在这里?

    ;;;;他有点不信。

    ;;;;药尘闻言则解释道:“据说灵族一向都不喜争斗,所以他们的驻地也比较特别,是一处谁都意想不到的地方。”

    ;;;;江缺:“……”

    ;;;;他微微一愣,“药老,既然你确信灵族就在这里,那咱们便进去吧。”

    ;;;;“额!”

    ;;;;药尘诧异问道:“江道友,你难道找到灵族的灵界了?”

    ;;;;只有找到灵界才有机会进去。

    ;;;;否则是进不去的。

    ;;;;毕竟灵族都住在灵界里,如同雷界一样的小千世界,或者说只是一个小空间。

    ;;;;里面同样灵气充裕,扎根于斗气大陆上,宛如寄生虫一样的存在。

    ;;;;不过因为没有人说他们什么,加上灵族本来就比远古八族其他几族都要低调,基本上是隐世不出,所以也就鲜少有人知道。

    ;;;;“没有。”

    ;;;;江缺淡淡地摇头说道:“但是我可以用一个法子找到灵界的存在。”

    ;;;;“哦?”药尘顿时来了好奇心,便问之,“不知是何等法子?”

    ;;;;天地下还有这种法子存在么。

    ;;;;他药尘怎么不知道。

    ;;;;灵族的存在,也只是他当年游历中州时偶然所得,若非如此,他只怕也是不知灵界在何方。

    ;;;;此刻,江缺突然神秘一笑,“其实灵界就在眼前,不过因为灵族的人施展了障眼法,所以我们才没有发现。

    ;;;;但是这种障眼法的存在,却可以被破坏掉。

    ;;;;所以……”

    ;;;;后续的话江缺没说完,可药尘已经明白了,“所以你打算以无上强横的力量横推过去,直接把灵界的障眼法碾压成粉碎,是这样吗?”

    ;;;;“然也。”

    ;;;;江缺道:“本来本座就有强横的实力,为什么不可以直接碾压过去呢。

    ;;;;直接横推就好了。”

    ;;;;不管灵族的那些人会怎么想,他们灵族的功法和斗技,甚至是千百年来收藏的那些资源,也肯定要拿出来才行。

    ;;;;江缺目光灼灼,神色淡定自若,他又道:“一切有为法,本座此来不是游山玩水的。

    ;;;;虽然他灵族与世无争已久,但是他们与我毫不相干。

    ;;;;所以本座打算横推,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跟他们扯皮了啊。”

    ;;;;他深深地苦笑着。

    ;;;;“这个世界的排斥力越来越大,我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跟他们扯。”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已经变得很不一样起来。

    ;;;;“也行。”

    ;;;;药尘点点头道:“这样一来的话,也未必就是件坏事,说不定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伤亡,对灵族而言也是好的。”

    ;;;;他心里便觉得少造一份杀戮,这样真好。

    ;;;;不然江缺一直杀戮的话,他便觉得有深深的负罪感,仿佛亲手带了一个大魔头过去,然后把自家玩死了。

    ;;;;心情不免有点不好。

    ;;;;“但是,如果他江缺真的把自己的实力展现出来横推过去,那么以灵族那些人的实力绝对会妥协。

    ;;;;毕竟那不是一个好战的家族,更不是一个喜欢争斗的大族,所以他们一定会答应江缺的条件,以保全自身。”

    ;;;;药尘已经猜测到之后要发生的事情,他不由得暗暗一喜,“这样真好,如此一来我就可以放心许多了。”

    ;;;;要不然他心生愧疚,还一直觉得亏欠这远古八族。

    ;;;;——毕竟江缺是他带来的,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他药尘带来了一个大魔头,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此前在雷族的时候,他便有这种想法。

    ;;;;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一下了,心情不免好了起来,神色平静。

    ;;;;于是在听完江缺的话后,他便不由自主地点点头起来,“这样也不错,就是不知灵族那边是否愿意答应你的条件?”

    ;;;;他觉得是有可能答应的,毕竟灵族不是魂族、古族那种家族。

    ;;;;他们只想偏安一隅。

    ;;;;修自己的斗气,让别人去争斗吧。

    ;;;;大有这种意思。

    ;;;;这种也好,也有不好,稍有不慎就会出事。

    ;;;;这不,江缺江大魔头就已经携带无穷尽的威势溃压而来了。

    ;;;;他不再隐匿自身气息,也不再刻意压制修为,一身合道境大圆满的威压顷刻间便散发出来。

    ;;;;威势顿时一般无二。

    ;;;;“好生恐怖的力量啊。”

    ;;;;药尘和风闲两人暗暗对视一眼,“虽然这威压不是针对我们的,但这种威压是真的恐怖。”

    ;;;;哪怕只是感受一丝。

    ;;;;他们都觉得如天崩地裂一般溃压下来,这种种可怕的手段也足够吓人。

    ;;;;他们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起来,心绪如麻。

    ;;;;很快,江缺随手一阵挥动后,顿时一股磅礴的气势便碾压出来。

    ;;;;凶狠得紧。

    ;;;;如果药尘和风闲他们仔细一看,便会发现江缺手中的真元法力鼓动,宛如那炮弹一般朝灵界轰去。

    ;;;;在江缺威压散开的瞬间,他们便已经感受到那恐怖的威压碾压来。

    ;;;;同时那灵界也显露出原形,如同雷界一样,都是一个小空间小世界。

    ;;;;“破!”

    ;;;;江缺直接就以蛮横的强力破坏掉了,那霸道力量如同一把钢刀,直接划开一道口子。

    ;;;;然后一道门便出现在众人面前,“走吧,咱们进灵族去看看,这一次本座威压灵界,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药尘和风闲连忙跟着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进去看看吧。”

    ;;;;也算是沾了江缺的光,如果不是江缺的话,他们想来灵界还来不了呢。

    ;;;;如今算是大有好处。

    ;;;;灵界并不大,里面花草树木繁多,宛如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

    ;;;;看起来很不错。

    ;;;;比起雷族的雷界来,灵界更适合养老。

    ;;;;或者养身也不错。

    ;;;;江缺倒是突然满意地点点头起来,“好一个灵界,要是哪一天什么也不想做了,或许来此养老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毕竟养老真的不错啊。

    ;;;;环境好,空气清新,很适合宜居。

    ;;;;这样的地方他觉得很美好,可药尘道:“咳咳,江道友,灵族大概是不会欢迎你的吧。”

    ;;;;你要看人家的功法和斗技,还要谋夺人家多年以来的收藏,人家欢迎就怪了。

    ;;;;江缺摆摆手,无所谓地道:“无妨,只要有强大的实力,即使灵族不欢迎我也没办法。

    ;;;;就如同现在一样,他们同样是不欢迎你我,但我还不是照样威压灵界吗!”

    ;;;;这倒是事实。

    ;;;;而且这种话说得药尘、风闲他们毫无还口之力,这个世界上终究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啊。

    ;;;;徒之奈何。

    ;;;;“说的也是,不过我总觉得这样不好。”药尘哭笑不得地道:“虽然江道友你能威压灵族,叫他们暂时臣服,却不能叫他们心里也臣服。”

    ;;;;“身体臣服就好了。”江缺不介意地说道:“要什么心里臣服,对于我来说这不重要。”

    ;;;;“……”

    ;;;;好吧。

    ;;;;药尘和风闲觉得他们白说了,和江缺这样的存在就不能用正常的逻辑去理解。

    ;;;;这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同时还是一个让人很郁闷的人。

    ;;;;突然间沉默地走进灵界,看着那四季如春一般的花花草草,心绪不免有点繁杂起来。

    ;;;;如此一个美丽的世界,今日过后只怕就要没了。

    ;;;;当然,如果灵族那边认怂,或许也能很和平地解决问题。

    ;;;;突然间,很平静的灵界传来恐怖的威压,原本那些在灵界里安详地生活起来的灵族们,立马被溃压在地。

    ;;;;修为低的直接趴在地上起不来。

    ;;;;修为高的也感觉体内斗气被压制住,如果不想办法的话根本调动不了斗气。

    ;;;;哪怕是灵族里那些斗尊和斗圣,此刻在江缺一身气势全开的情况下也是毫无作用。

    ;;;;他们根本没反抗的力量,哪怕是面对江缺的气势威压,也是一脸的无奈得紧。

    ;;;;颇有些尴尬起来。

    ;;;;他们或许是做梦都没想到过,灵界有朝一日竟会迎来这种恐怖的事来。

    ;;;;着实叫人惊悚不已。

    ;;;;神色难休难止,难定难平息内心的种种事。

    ;;;;灵界。

    ;;;;“怎么回事,我们灵界啥时候出现这么一股可怕威压了?”

    ;;;;“难道有外敌入侵吗,可是我们都没有听到警钟响起,也没有听到任何厮杀的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许多人都面色难看起来,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一般。

    ;;;;着实叫人面色发苦,特别是许多正在闭关修炼的灵族,他们面色疾苦。

    ;;;;心里不禁在想,看来灵族即将面临大劫。

    ;;;;眼下的情况,绝对是临走大劫来临的状况。

    ;;;;——虽然他们灵族并没有得罪什么人,也并没有经常在外走动,但是真的出事了。

    ;;;;一场祸乱将来。

    ;;;;可是,他们灵族的斗尊、斗圣如今都不是这股可怕气势威压的对手,又何况是其他人呢。

    ;;;;怕是依旧要糟吧。

    ;;;;一脸郁闷之色,江缺突然道:“灵族主事之人出来一叙吧,本座有些话要与你商议。”

    ;;;;灵族:“……”

    ;;;;江缺的话让灵族的人都莫名地有些害怕起来,正所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这其中的因果必然有着莫名关系,之所以还没动手,可能是为了更大的目的。

    ;;;;这一点灵族那些强者都想到了,不由得面色一凛起来。

    ;;;;惊恐害怕,甚至是无尽的担忧起来,他们甚至害怕最后出现什么。

    ;;;;但又不得不出去。

    ;;;;最后,一个五星斗圣级别的强者出来了,他战战兢兢地道:“不知前辈是?”

    ;;;;“本座是谁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本座过来的目的就行了。”江缺淡淡地说道。

    ;;;;那灵族斗圣强者愣了愣,“那不知前辈此来我灵族是为了什么?”

    ;;;;他摸门不着,也是万般好奇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