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综合穿越 >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 第1749章 上面真的有人
    “什么不可能”静晴公主勃然大怒,然后忍着怒火,“先生不要开这种大逆不道的玩笑,我就当你是戏言了。”

    山崎长叹,“这是真的,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我如今所谋,也许就是在把大周推向深渊。”

    “不,我不相信”静晴公主急得跑了。

    山崎传音叮嘱,“记得跟你爹说明白啊。”

    中天府,便是静晴公主的家,如今是她爹当家,为姬氏宗家家主。

    她的男子衣服也没换,就冲了过去,结果自然被骂。

    “混帐,成何体统,你给我跪下,来人,去请家法。”

    “爹爹莫急着罚我,我是探听大事,特来回报,事关大周事关姬氏,还请爹爹屏退左右。”

    “不管有何大事,先受罚。”

    “爹爹”

    “跪下”

    夫人看不下去了,出来疼女儿,“行了行了,老爷,你就等她说完再罚不迟。”

    姬家主恼道:“没有将功折罪一说。”

    夫人挥退左右,“总有事从权急吧再说了,这是家事,不是宗族事,更不是国事。”

    静晴公主连忙趁机说出对王上的猜测,把两人吓了一跳。

    只是惊吓过后,琢磨着王上还真有可能对族人下手,顿时一身冷汗。

    姬家主擦着冷汗,“此事算你一功。”

    “爹爹,还有一天大的事,但我不敢说。”

    夫人疑惑,“还有什么比这个事情还大”

    姬家主挥手,“什么事此地为私话,当说无妨。”

    “有个人说,他说”

    “不要吞吞吐吐的,说什么了是何人说的”

    “天数上我大周,我大周”

    “停停不必说了”

    姬家主脸色难看的喝止住女儿,双目圆瞪似乎要把她内心都看个清楚。

    静晴公主却惊呆了,因为她明白了,“难道,难道,爹爹早知道了难道这是真的”

    姬家主苦笑,“我乃姬氏宗家家主,这事情自然知道,几十年前帝君走时还是递下话来的。”

    夫人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此事夫人你不能知道,就不要问了。”

    “好。”

    “静晴呐,谁跟你说的”

    “能不说吗”

    “你也知道事关重大,不要隐瞒。”

    “那只能对爹爹一人说。”静晴公主上前附耳私语。

    姬家主听得皱眉,“是他他居然还活着。”

    “嗯,此老乃是奇人,不求名利富贵,诚信不阿谀,所以女儿才相信他。”

    “好好,你以后就跟他联系,准你穿男装。”

    “这次就不罚我了吧”

    “自然还是要罚。”

    静晴公主傻了,“啊”

    “否则会被质疑,不过事从权急,装装样子便可。”

    “哈,爹爹你也蛮狡猾的。”

    姬家主冷眉相对,“你是真想讨打啊。”

    静晴公主连忙摆手,“不不,爹爹智慧无双,谋略无敌。”

    夫人失笑,“多大个人了,还小孩子气。”

    “孩儿在爹娘面前,永远都是个小孩子嘛。”静晴公主扑上去撒娇。

    “你啊。”夫人宠溺的摸头。

    姬家主摇头,一个二个都是家里的魔王。

    静晴公主想起来了,“对了,爹爹,你们既然知道了,不担心吗那个天数”

    姬家主叹道:“担心是担心,但既然是天数,担心也没用。”

    静晴公主愁眉苦脸,“可是,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姬家主失笑,“傻孩子,你担心什么”

    “嗯”

    “你是我的女儿,我们是紫微帝君直系,便是去了地府,也没人敢怠慢咱们,积累的功德够了,以后自然能上天庭,当个清净的小仙,一家人继续过日子。”

    “啊、啊”静晴公主傻眼了。

    姬家主笑道:“我的傻女儿,投胎是有大讲究的,因果功德一样都少不得,你能来我们家,自然是来渡劫享福的。”

    静晴公主挠头讪笑,“我从来没有想过。”

    姬家主感慨道:“我们这一脉的前世,少数是姬氏先人,然后大多是帝君护卫,为帝君而死,还有护卫的家人之类,总之都是有足够因果的,然后按功德排队。”

    “原来如此。”

    “无论前世如何,今生你是我女儿,只要你功德足够,不入轮回,便一直是我女儿,否则就是父女缘分尽了。”

    “明白了,爹爹。”

    “明白就好,走,去祠堂领罚。”

    “呃,爹爹你不会是想说,我得永远被你管着吧”

    “你说呢”

    “呵呵”

    收到消息来看罚的很多,不过没人敢劝阻,只是事后关心。

    静晴公主的丈夫过来接她,发现妻子行动自如,也没多问,只当用什么鬼点子骗过了岳父大人。

    回院子的路上数落妻子,没说又皮什么啊,多少年了,怎么又想起女扮男装了。

    静晴公主笑而不答,等着以后给丈夫一个惊喜。

    而等家法过后,姬家主也没有动,没有连夜去拜访那些炼成元神,躲过大限的祖辈。

    等过几天,逮到一人生日,才提着礼物顺理成章的去拜见,把消息偷偷传过去。

    请他们互相传递,他们这些人互相拜访,不引入怀疑。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么小心,提防周王下毒的消息很快就被周王眼线,带到来到周王大耳朵里。

    周王惊得脸都变色了,四十多年来在王座上,练就的一张不动声色的面容都扭曲了。

    本以为他一个人秘密谋划的事情,多年准备集齐了药物,这才发难。

    这事情太大,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可以说天地都不知道,却不想宗家居然看出来了。

    前思后想,大约不是知道了,只是他操之过急,让人怀疑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逼宫,自然也就出来了。

    而想逼宫,下药也就顺理成章了。

    宗家那边无凭无据,拿他没办法,但等他动手,再当众揭穿他下毒,到时候他不仅仅王位不保,恐怕会被囚禁一生。

    周王心中挂碍,辗转难眠,夜不能安寝。

    夜里登高,眺望全城景象,只觉得满城灯火通明,繁华无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