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8章 我欲与君相知
    当那个人忽然降临时,我才开始觉得,不要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成玉

    当护卫们与谋杀者们拼死拼活时,我不得我不承认,我真是太弱了,小命随时可能丢掉。而我此时是该静候结果,或者逃出一条生路?

    一阵”笃笃笃“的声音近在耳际,乱箭齐发,甚至一两只险些穿透车壁。我很清楚,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威胁车内人不要试图出来。

    这一波人是不是为了缠住我的护卫?前面有没有埋伏?我贸然行动是不是入瓮?这些我无法不思考,要是王府护卫打赢了还好说,若是敌人太强大——

    我不得不赌一把,车夫已被暗算坠下,而我对驾马车实在没有多少心得。心里惴惴不安,鸵鸟性格再次发作。我向来不大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还不如相信我身边的人。

    梨响强作镇定,一双手却是颤抖不已。

    “梨响,别那么没出息。“我只能这样给她打气,拔下绾发的玉钗,任三千青丝倾泻而下。此时此刻,我只能捶胸顿足,当初一心觉得玉钗比金钗好看,现在大难临头,金钗还是结实点不是?

    隔着门帘,我将马鞭紧紧握在手里,透过缝隙盯着外面的战局,蓄势待发。

    身为一个闺阁千金,本郡主很有自知之明。本郡主更佩服自己的是,面对如此险境,本郡主居然很冷静,不知是相信自家侍卫的实力还是本来就没心没肺的……

    马车外王府侍卫明显处于下风,就连我这个武功门外汉都看出来了,如此,他们是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

    对方好厉害。难道我今天要交代在这了。真是不甘心呢。

    冷声喝道:“坐好。”手中马鞭一扬,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的一声,何其响亮。两匹雪白的骏马顿时扬起四蹄,发疯了般冲向前方。车厢剧烈晃动,险些要栽下去。我没有选择,手中马鞭不停。

    马儿马儿,今日对你不住,若成玉侥幸不死,大恩定当相报。

    此时我已暴露在马车外,实在是要提防着暗箭之流。马鞭的惯性勒得手生疼,一转眼手心便红了一片。

    车轮滚滚而去,发丝恣意地扬着若是朱瑾在此,定要笑我失礼了。然而生死关头,一头乱发算得了什么呢?

    我不屑地笑笑,生死关头还有心情自娱自乐,成玉也算是一枚人才。

    正在我仓皇逃命之时,一条白色身影飞天而至,轻轻巧巧地落到两匹骏马之上。额前一枚白玉光泽流转,眼眸深不见底,薄唇却微微弯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白衣清洁如雪,衣袖被风带得鼓起,一双手骨节分明,宛如上好的美玉。

    真真是令人赞不绝口,叹为观止!

    我这条小命保得住了,然而此时实在是没心情与他周旋。立在奔驰的骏马上耍帅,鄙视他。

    “连宋大将军,你出现在这里总不是要让我被人砍死吧。”

    即使他在耍帅,我也不能不向他求助。大丈夫能屈能伸,容他张扬一回。

    梨响从马车里连滚带爬地到我身边,我不再抽鞭,马车便不急不缓地前进。

    连宋跃到我身前,一把将梨响退回车内,坐下,抢过鞭子。

    “笨丫头,前面还有埋伏。”

    “我怎么笨了,跑不跑都是死,这又不是我惹的祸。”

    我下意识地反驳,却看到他清冷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对,这次总算不是你主动招惹人家。”

    他的话道这是令人费解,什么叫总算不是我主动招惹人家?正要反问回去,连宋神情肃穆:“来了。"

    他不住从哪里摸出一把剑来,为我挡住忽而出现的无数流矢。还未来得及反应,人就被推进马车。

    “好好呆着。”

    冷冽的声音让我明白事态严重。而此时马车又是晃动不安,铮铮之音不断。我知道外面必定是一阵腥风血雨,心里却不觉不安,或者说,连宋的到来让我觉得所有的危险都与我无关。这样的信赖……

    我摇了摇头,挣扎着将发束好。若是真被人看见,还当我受了多大的欺负呢。

    梨响还有一丝慌乱,颤声问道:“连宋大将军能应付得了吗?郡主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我无力的撇嘴:“我怎么知道我不害怕?连宋那家伙不会太弱吧。“

    话音刚落,便觉马车停住,连宋便掀开帘子,淡淡道:“没事了。”

    一身白衣依旧纤尘不染,握剑的手一如一件上好的艺术品,而剑尖在滴血。

    浓重的血腥味传来,我未看那所谓的埋伏者如今的惨状,那场面实在是不适合我一个弱女子亲眼目睹。

    “你束了发?”他挑眉问,语气仿佛是我不该束发似的。

    “难道我要披头散发地跟你说话?"

    "不——”

    一只漂亮的手向我伸来,脑后一松,他手里多了支玉钗。

    “这是谢仪。”

    他说得十分自然,又递给我一条发带:“给你压惊。”

    默默地受着他的气,我系好头发,幽幽地开口:“大将军送佛送到西,如能将我与梨响送回十花楼,成玉感激不尽。”

    “这是自然。”他心情大好,侧身出了车厢。

    马车再次前进。

    我无视梨响奇异的目光,偷偷地画圈诅咒连宋:“连弱女子的东西都抢,诅咒你从马车上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