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7章 今朝与酒今朝醉
    我只是想守护他而已。——椋茗

    椋茗颇为悠闲地向我走来,仙风道骨,气质清冽。

    大脑飞速做着判断,扬起一抹疑惑的神色,“不知你所言何意?”

    椋茗抚了抚被轻风吹乱的鬓发,淡淡道:“我们可是旧友。你果真,不记得我了?”

    青石阶旁菩提参天,菩提叶雨后新洗,石阶下白云如絮缭绕丛生。这些景致刻在心里,那个请我度他的青年却是异样陌生。

    “你对我说过,是自己罪孽深重,才惹怒了上苍。万事自有因果得失,我日夜苦参,才终于明白,上苍给予你的,给予我的,已经够多了。”

    他侃侃而谈,我却是一分也听不懂。

    “如今,这是你我最后的机会,我不容错过。成玉,你也不能。”

    我冷冷道:“对不起,我是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现在自然听不懂,然而将来你会懂的。成玉,无论是什么,莫要逃避,我,言尽于此。”

    若不是他面容坚定,我倒要把他当做失心疯了。

    而椋茗却是整个人慢慢变淡,最终化作透明,消失在原地。

    我镇定地望向梨响:“方才,梨响,他是个人还是个植物?”成了精的花花草草我不是没见过,然而这么有玄虚的不知是谁种的。

    梨响颇有些惊慌:“郡主,你认识他吗?他不是什么植物,奴婢看得千真万确。奴婢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是妖怪吗?”

    我将手中折扇“搭”一声敲了敲他的脑袋:“笨丫头,我看他是个仙。”

    又“扑”一声展开折扇,慢慢扇着:“这个仙我不认识,也许他认识我。”

    我虽仍一副气定神闲的摸样,心里早就乱了。我生平最怕麻烦,麻烦来了也只是能挡则挡,不挡则跑,不跑便受。今日椋茗话中有话,实在令人在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又头疼欲裂。说到头疼,我来;我那小脑袋真是有些晕晕乎乎的,可千万别中暑了。

    中暑可了不得,不是什么小病,却也得在朱瑾的威逼下灌下黑乎乎的汤药。故而自从两年前大病后,我一直十分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让它出一点毛病,想起那无与伦比的味道便觉毛骨悚然。

    我不自觉抖了两抖,顿时觉得头晕之症好些了。平安城果然不是什么养人之地,我一定要坚持住,不让朱瑾看出来。

    暗自下定了决心,我便对梨响道:“天有些热,咱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梨响点头,便令人向主人家告了辞,乘马车返程。

    掀开窗帘,只见公主府一如来程般喜气洋洋,一派夺眼的大红仿佛把那辉煌的府邸吞没。车轮扬起片片飞尘,灰色漫天,渐渐遮沒我的视线。

    我心里仿佛有什么永远消失了一般,空空的失落,却说不上来是为哪般。又有一种释然,仿佛终于摆脱了什么,自此我便无牵无挂。

    心中一阵恶寒,我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敏感,或者说是多愁善感。这绝对不是我的风格。

    朱瑾曾一本正经地讽刺我没心没肺,对麻烦一点的事情就选择无视,赖不掉了就能拖则拖,结果本来能很好解决的事情我却总能使其恶化到最坏的结果。

    诚然,如果当年彼都那旧情对我表白时我能正气凌然地摆出一副朋友妻不可欺兄弟妻不可戏的君子模样,她也就不会对我痴缠许久直到我忍无可忍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而这件事我居然没就告诉彼都,当时我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是两个女人之间的事。女人的事,男人能参与吗?而我迷迷糊糊的,现在也没觉得自己该告诉他,尽管他对我误会重重。逝者已逝,我何必说死人的坏话呢?毕竟我也是个大度的人。

    所以说,很多事情不是我不想面对,不是我不想解决,而是我总能找到理由阻止自己。

    然而朱瑾显然不这么认为,当我们在辩论关于我的拖延症问题时,他一脸严肃地举例:“一只好吃懒做的猪,即使明知主人养它是为了长肥杀掉吃肉,它也总能找到理由为自己吃吃睡睡不反抗找借口。”而我亦很严肃地反驳他:“猪有反抗的权力吗?你每天做猪肉馅的锅盔不觉得良心不安吗?”我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因为朱瑾无言以对。

    无言以对,自然是我大获全胜。唯有朱瑾叹息着摇头:“你这诡辩的鸵鸟,早晚要吃大苦头的。”

    如果彼都不间断的刺杀就是大苦头,反正他也没有伤到我过,不知是他武功太菜还是我运气太好。然而我没有想过若是万一躲不过该怎么办,毕竟彼都真的想杀了我而且绝对不会手软。我一向相信自己无往而不利的好运气,总觉得吉人自有天相,像我这样多灾多难的,老天爷为了弥补我而给我点好运气,那是情理之中的事。

    彼都自与湮岚的婚事定下来,便再没有叨扰过我。果然是要当夫君的男人了,不再莽莽撞撞,知到安安稳稳过日子也很幸福。

    心念及此,不禁有些欣慰,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老母鸡看到自己孵出来的小鸡翅膀硬了……大概,再也不会为他操心了。

    太后反常,彼都转变,连宋抽风,椋茗莫名其妙,这些我都不管了,只希望早点回到十花楼,吃一碗凉丝丝的冰镇酸梅汤。唉,这样简简单单的,我也觉得很幸福啊。

    俗话说物极必反月盈则亏福祸相依,我正欢欢喜喜地幻想着美好生活,居然有人不识相地打断我的思绪。看来天注定我今天要面对诸多烦事。

    前方道路上有人大喝一声:“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财。”

    这可是官道,还能遇到强盗?我疑惑地向外看去,马车被迫停,一名衣衫褴褛虬髯大汉神气洋洋地背着大刀,。这里路面开阔,僻静无人,确实适合抢劫。

    “但就这么几个穿着邋邋遢遢的人,”我扫了一眼四周,心道:“莫非是走投无路,才敢在天子脚下撒野"平安城虽然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城市,好歹是京都,对强盗山贼之流防范甚重,惩罚甚重。京畿令可是每日都要亲自巡查的。

    皱眉,我不是个有钱人呐。

    护卫们已和拦路者缠在一起,欲斗愈烈。静安王府的侍卫不吃素,这几个小贼看来也非善类。

    我冷冷看着,他们一个个出手皆是杀招,半点情不留。

    是蓄意,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