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6章 闲花落地听无声
    成玉其人也,我上辈子一定欠了她。——连宋

    我向来以为,彼都这辈子无缘子嗣。冲他对旧情那份上心,我也是对他佩服得很。兼之这个人一向冷冰冰的,我常常私下觉得,他定是很没有女人缘的。

    我也向来觉得,湮岚这样的大家闺秀,定是要嫁一个文韬武略貌品权财样样上等的俊杰,在我看来,将我退婚的连宋将军自然是百里挑一的人物,只是他一条命是卖给朝廷的,为人又十分风流,我估摸着为此连宋才匹配不上湮岚。然而除了连宋以外,我朝权贵虽多,却是庸才济济,上不去台面的遍地都是,便如被梨响叱走仍一脸色迷迷的某王公贵子。

    我更一直觉得的是,彼都纵使在婚宴上给皇家点面子,也该绷着脸才是。我见惯了他冷冰冰的模样,一时间对穿梭在坐席之间游走敬酒与被敬酒的,一身喜袍鲜艳明媚越发衬得面容俊朗风神如玉的那个新郎官有些陌生。梨响更是向我对宴席里的鲜花们的窃窃私语进行同声传译:

    娇声惊呼:“驸马也好个人物呀!”

    羡慕得很:“累累大方,气度不凡,十四公主真是有福气呢!”

    小女儿羞态:“驸马风姿无人能及."

    ………………

    诸如此类。我不相信那就是彼都,本来与我还算有交情但为了一个女人反目的彼都。

    然而他偶尔落到我身上的冷漠视线,却让我不得不相信,明显是官场好手的男人,就是他自认与我不共戴天的彼都。

    一时间,呼吸都凌乱了。

    “郡主小心——”

    郁闷的看着衣裙上湿了一片,幽怨地看着梨响:“我不胜酒力,咱们离席休息一下吧。”

    公主府的小婢女利落地领着我和梨响去换衣服,此时心情有些低落的我却注意到有一道视线紧跟着我。看就看。我也不怕被别人看。今日之宴我本无心参加,奈何成筠说我与湮岚不对盘已久,若连她的婚宴都不参加,未免太不给皇家面子。

    皇家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故而我冒着和连宋尴尬相遇的风险来参加这宴,真是给了皇家的面子,我个人的小小颜面又算得了什么?

    正当我暗自庆幸到现在也没有听说连宋赴宴的消息换完衣物时,刚推开雅间的门,便看到前些日子里见过的美少年斜倚在墙上,姿态要多风流有多风流。

    流苏?

    不,流苏怎么会来这里?看来当日我是认错人了。想到当时醉呼呼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无视美少年,我很镇定地拉着梨响近乎落荒而逃,不料梨响小声道:“郡主,是连宋将军。”

    连宋,是这么个人呀。

    我顿时不走了,站稳,定定地望着那个人。

    梨响小声打气:“郡主加油,咱可不能让你他欺凌。”连宋不过是慵懒地站在那里,实是没有欺凌我和要欺凌我的意思,我不禁微微汗颜了。这连宋看着倒没有要与我为难的意思,我当然不能跟他计较什么。

    “成玉见过连送大将军,。”

    我很佩服自己居然还能如此有礼,真是没丢了我静安王府的面子。

    连宋含笑道:"郡主多礼。”又是一问:“郡主方才见了在下为何急急走开,莫非因为在下退了郡主的婚事,郡主不高兴么?”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晓得梨响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倒像被退婚的是她了。果不其然,梨响小声地而气愤地说道;“郡主看他多无理,咱们可不能纵着他。”

    有这样忠心的丫鬟,我还能说什么呢。

    无奈笑道:“大将军想多了。大将军凯旋本是盛事,皇上赐婚也是为大将军着想。然而成玉觉得,将军夫人还是要合将军意才行,成玉与大将军素未谋面,怎敢让大将军娶成玉?成玉私下揣摩着,大将军大概早有意中人。想来,不久便能听到将军喜讯了,成玉在此还是要先恭喜大将军。不过为意中人抗旨,成玉虽不敢与大将军相比,却是十分佩服大将军的。然而成玉真是从未见过大将军,更从未想过大将军会站在公主府里供小姐们休憩的雅间来,故而失礼了。”

    一席话说下来,虽然有点累,却自认并无失礼之处。正琢磨着他是否被我的话说晕了以及我要不要告辞离开时,那家伙居然笑了起来。我不得不承认,这人风流倜傥,相好无数,确实有迷倒女子的资本。

    “郡主此言,可实在是伤了在下的心。在下还以为,能够在郡主心中占一席之地呢。"他一脸惆怅,容颜是说不出的撩人心。

    这家伙的脸皮未免太厚了。我心里咬牙切齿起来,却不得不赔着笑:“大将军说哪里话呢!成玉怎么敢当。”

    他一脸受伤:“在下心里一直挂着郡主,郡主怎么能这么说呢?”

    真是欺人太甚了,这还有没有天理!偷偷对梨响道:“我从未想过原来连宋是个厚脸皮的男人,看来世人都被他蒙蔽了。”梨响被连宋的厚脸皮惊得目瞪口呆一阵,闻了我的耳语,亦咬舌道:“奴婢也没想到他这么无耻,奴婢还没见过真么无耻的人呢?”

    我们虽是耳语,但估摸着连宋还是能听到的,他居然未显尴尬,表情加剧,居然是黯然神伤:“郡主果真不肯原谅在下吗?在下当时退婚,不过是为郡主着想。事后在下便后悔了,唯恐在下之举伤了郡主颜面。郡主莫要因此生气。”

    “为我着想?成玉倒想听听,将军所谓为我着想,究竟是何着想?”

    连宋一脸诚恳:“皇上赐婚后,在下听闻郡主星夜赶往京城请皇上收回成命。此乃抗旨,在下不忍郡主惹下大祸,故为郡主揽下。郡主还请看在在下一片赤诚之心,恕了再下不告之罪。"

    他怎么知道我回京时要退婚的毕竟满京都的人都以为我是回京兴师问罪的。

    兴许是见我疑惑,连宋便自以为好心的解释道:“在下对郡主倾慕已久,郡主回京,在下欣喜万分。欲派人相迎,却是偶知郡主回京师竟然是要抗旨,在下真是伤痛欲绝。”他这么说着,倒真露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我听得疑惑:“成玉与大将军素未谋面,大将军何来倾慕已久?”心里寻思着,却忽然忆起一事来,连宋的话又将我炸得外焦里嫩。

    “郡主忘了,佛寺赠帕之事?”

    “你居然看上一个小女孩儿"我不禁咬牙切齿起来,当时我才十一岁,这个该死的恋童癖!

    连宋恍然不觉我的恼意,只顾着沉浸在记忆里:“你说你是湮岚,我还傻傻地与她交好了一阵子。后来我才知道她不是你……湮岚公主一意相缠,后来我便远赴边关……郡主,在下对你一片真心——”

    原来太后给我和连宋赐婚,竟有断了湮岚念头之意。

    连宋给的信息量太大,我一时难以消化,匆匆道:“大将军一片心意,成玉感激不尽。成玉与大将军既无关联,便不打扰大将军。成玉先行告退。”

    拉了梨响匆匆离开,避到另一处僻静所在。

    梨响道:“郡主,连宋大将军所言——”

    她话未完,我冷冷道:“连宋的情谊,我可是不信。他今日表现如此谦卑,哪像个大将军的样子?”

    “那郡主以为如何?”

    我定了定神,道:“他如此居心叵测,我要小心才是。”

    此处是一方湖泊,一派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好风光。塘中碧波荡漾,红鲤跃纹,湖边边垂柳依依,清风微拂。我与梨响站在树荫下,颇有把酒临风、宠辱偕忘、心旷神怡之感。我虽视人为花,实花为人,这红莲,却是从来未看错过。

    于是自然而然地忘却了方才与连宋的不愉快,难得心情大好,指着那万片红莲道:“你看看,有钱就是好,这里莲花是多么美妙!”

    “不及成玉你当年风采。”椋茗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冷冷接过话茬,“你还记得我,难道把自己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