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 71 章
    虽说昨日我曾到珍味宫赴宴,对它的房间建构微微了解,岂料远远不及木离轻车熟路。我们两个化作小飞虫,木离在前七绕八绕,我在后面使了命地追赶,只恨翅膀太小飞不快,正气喘吁吁间,不提防木离忽然停在一盏吊着的七彩佛莲琉璃灯上,我一个刹不住,结结实实跌进花瓣里,灰头土脸地险些被积尘呛死。

    待我好不容易站定,木离却又不见了。我张头胀脑探望,只见底下正坐着先前见过的旃檀功德佛。神仙们大都好穿白衣,儒雅者、散漫者、飘逸者各有之,可是依我看来,唯独底下那人端的是圣洁无双。他周身佛光浅浅柔和,如同笼罩着一层月光。

    席间下首还坐着一人,我未细看,急急察看周围形势。原来此处乃是一座处于水间的小亭里,亭上绘了上古神兽图,各形各异。钦原凶恶,山臊险诈,独独饕餮端祥独立,面目可亲,目光安然,与昔日英招□□甚为相似。我正待收目,却恍然察觉饕餮的左眼似是对我眨了眨,一时冷汗涔涔。再细看时,又见它单眼对我眨了眨,颇有调皮之意。

    嗯,原来是木离作的怪。我心中暗赞木离聪明。他这样隐匿,定是难以被人察觉。目光落在身下的七彩佛莲琉璃灯上,见它花瓣流光溢彩,花蕊更是晶莹夺目,便有了主意。飞到了灯心之中,摇身一变,化作琉璃莲蕊,自觉与周边莲蕊相得益彰。

    再向下望,见下首那人青黑晦气脸,红发口角角丫叉,偏偏周围佛光凛然,不知是哪里来的怪胎。我心下惊异不已,未曾想佛界竟这般深不可测,当真“空即是色,□□。慌忙多瞅旃檀功德佛几眼,权作压惊。听到上首的旃檀佛祖朗声道:“悟净,快把法相收起,吓到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下首的悟净晃了晃头颅,果然甚是听话地收起凶恶之态,口中嚷道:“我们几万年未见啦,那只臭猴子居然迟到?”

    我心中一动,左首却不知何时冒出一个和蔼可亲的胖子,一身肥肉如怀胎八月,“嘿嘿”笑了两声。

    悟净怒道:“是不是你搞的鬼?”

    旃檀佛祖道:“悟净,出家人修身养性,你的性子该收收了。”

    左首的胖墩儿微微一笑,道:“沙师弟做了金身罗汉,脾气在西天中可谓独树一帜,哪里能随便收呢?”

    旃檀佛祖摇了摇头,嘿然不语。

    胖墩儿道:“给猴子的帖子乃是我昨儿半夜令人送去的。他的筋斗云再快,万里迢迢,也得累个半死不活。”

    金身罗汉阴森森道:“如此,还要谢谢你算好我赶路的时间送帖子。你敢对师父这样儿吗?”

    旃檀佛祖宣了声佛号,道:“八戒,你何必这般作弄悟空?”

    我颤了颤,果然小猴子今日会来。那个胖墩儿实是可恶,这次聚会他定不是临时起意。他算计了悟空和师弟,哼。

    胖墩儿八戒忽地跳起来向后一歪身子,“哗啦”一声响,他仍是笑道;“师弟勿动怒。念在我三寸不烂之舌把师父说动赴宴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罢!”

    金身罗汉气哼哼地嘟囔了两句,只见嘴动,不闻其声。我调动了半辈子的修为凝神细听,方才听到他隐约是在说:“都在西天混,谁还见不到谁了。除了那只臭猴子,谁想见师父?”

    我呆呆看着旃檀佛祖,只见他目光澄澈,丝毫不为弟子的言语所动。

    胖墩儿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过了不知多久,听得旃檀佛祖道:“悟空他始终不肯成佛,唉,个人有个人的缘法。”

    金身罗汉忽然大吼一声:“穆迪上神,菜呢!”

    胖墩儿八戒责备道:“怎么这般没礼貌?穆迪上神是我朋友,不可冲撞。”

    一言刚落,系着围裙的穆迪上神翩翩出场,凑到八戒身边,道:“金身罗汉,我关照过厨房,你小心点。”拍拍八戒的肩,道:“好小子,没枉费我们这么多年吃遍天下的交情。”

    胖墩儿苦着眉(其实已然辨不出眉毛在哪里)道:“我原本如花似玉的容颜毁成这样,师父说戒贪我总是戒不掉。怎么你便还玉树临风?”

    我心想这话问得好。胖墩儿虽胖,勉强看出骨架不错,想来以前确曾美貌过。然而穆迪上神虽是带着围裙,仍然豪气干云,气概雄壮,想是平日里锻炼得多。八戒八戒胖墩儿定是好吃懒做!转念想到团子都胖成球了,是否该给他父君提个醒?

    我微一跑神,却不知八戒为何忽然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忙向下瞧去,只见穆迪上神扭着八戒手臂打了个蝴蝶结,八戒脸上肥肉抽动,显然痛处难当。

    我一阵冷汗,再看穆迪上神变化已成另一个人。眉间赤红如火焰形状,剑眉英挺浓重,双目漆黑幽深,鼻子嘴巴倒生的略显秀气。长手长脚,粗犷又细腻,说不出的器宇轩昂。

    胖墩儿八戒哀求道:“大师兄,我知道错了。我可不是石头身子,很容易骨折的。”

    旃檀佛祖跟着道:“悟空,你轻点收拾,随便打他个半身不遂就好了。”

    我只关注到“悟空”两字,激动得热泪盈眶,心潮涌动,满满的“吾家有女初长成”之感。

    悟空弹了弹八戒的脑门,漫不在意道:“哪有那么容易就骨折的。你有本事叫得大声点啊?虚张声势。”随手一抛,把八戒丢进湖里。

    这师徒四人的相处模式煞是有趣,不管怎样,我的小猴子没被欺负,那便好了。至于那个胖墩儿八戒,想来是净坛使者,随便打几下,没事的没事的,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