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15章 日长一炉香
    凝视成烨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我甚有点小人得志的形容。

    长兄如父,我若不就着这个话题死缠烂打,今日就要栽倒成烨手里了。

    嘿嘿嘿,嘿嘿嘿,还好本郡主机灵。

    然而成烨并不如我所料般吹胡子瞪眼。相反,在我甚是小人地迎视他的眼神时,本郡主反而感觉,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竟有几分无奈与宠溺。

    莫非是本郡主眼花?我欲揉揉眼再仔仔细细的观察,成烨说话了:“成玉,我的袖子可不是你说说就断的。”

    这句话端的是心平气和,好好讲道理的态度。

    我惊讶不已,心思陡转。

    莫非,莫非,他今日唤我前来,仅仅是问明我对那晋二公子的态度?

    莫非,莫非,是我杯弓蛇影,反应过激了不成?

    心下惴惴,抬眼望着成烨,只见他眸色清明,一副君子坦荡荡的形容。

    “你小小年纪,心里都想的是什么?”这句话有了几份责怪的意味。

    我气势登时矮了几分。

    “大哥对男色没兴趣,你可不要辱没了大哥的名声。”这句话义正辞严,听得我心虚不已。

    嗫嚅道:“成玉怎敢……”

    成烨叹口气,颇为痛心地道:“你自幼体弱多病,命途多舛。大哥与你不亲,是大哥疏忽了。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怎么能怀疑大哥呢?”

    这话说的甚是亲切,比我之前所打的亲情牌实在是有诚意多了。

    一颗叛逆心顿时丢到了爪哇国,我羞愧万分,想着这个大哥倒真是比我有兄妹之情多了。

    我之前对他咄咄逼人,连性取向都不容他辩别,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成筠训导我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他时常对我耳提面命,道是犯了错误并不可怕,怕的是你一错再错。我一直将朱瑾的话当作圣旨听着,矢志不渝地身体力行。

    当下低头认错:“是成玉误会大哥了。”

    成筠甚是满意的点头:“这便好,这便好。”

    又对小童道:“快把那件东西拿出来。”

    我心下好奇,看着琴丝从成烨案前奉了一香炉过来。

    成烨便指着那香炉解释:“此乃豆青釉双耳三足炉,瓷质精细,釉色肥厚,里外满釉,光润匀净,如脂似玉,双耳自然连结,高雅之中不失秀逸。”

    见我似乎没有兴趣,便故作神秘地一笑:“这炉倒还不算什么,最妙的是里面的香。”

    他掀开炉盖,示意我看。

    我便向前望炉里瞄去,入目之间满满的一炉全是碧绿色的透明圆球,如上好的糯种帝王绿,色泽纯正,光彩流动,漂亮得紧。

    成烨道:“此乃莫略国的贡品,名唤比罗香。采自山之阴涧奇花异草,集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气,经九九八十一道工序,历时三年方制成的,甚是稀贵。”

    见我若有所思,更加卖力地解说:“其味清香淡雅,闻之心旷神怡。对体弱之人,则有补气之效。一日只需燃一颗,长期用之,则可祛百病、辟万邪、清心欲、耳聪目明。”

    又命琴丝道:“将我那珍存的玉香炉鼎拿出来。”

    琴丝将那一炉漂亮的翡翠珠子安置在小几上,又去取了成烨所言的玉香炉鼎,奉上前来。

    成烨又是一番解说:“此香炉以和田籽料为材镂雕而成,带有大片洒金皮,皮色艳丽。画面中仙鹤与梅花鹿嬉戏于花丛中,身旁花繁叶茂,郁郁葱葱,展现出春意盎然的画面。再加上仙鹤有长寿之意,鹿又通“禄”,寓意高官厚禄,体现了“福禄寿”的吉祥之意。”

    言毕偷瞄我神色,又道:“比罗香须藏于瓷器,用之于玉器,方可不损气味,不减其效。”

    又是一顿,“这是大哥一点心意,望妹妹笑纳。”

    这一番话下来,充分向我展示了成烨是多么的博闻强识,而他的心意又是多么的珍贵。

    我若再推辞,岂不辜负了他这一番苦心,辜负了他口干舌燥为我解说的心意,又显得我忒见外了,忒假惺惺了。就冲那漂亮的翡翠珠子,我也该收下不是。

    我咳了一声,受了成烨这么重的礼,让我真真是不好意思。

    “如此,成玉谢过大哥。”俯身一拜,不拜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

    成烨语带笑意:“妹妹见外了。大哥只盼着你好便是。”

    我自是十分的感动,收了人家这么重的礼,自然不能立马走人,要好好陪着成烨唠嗑。

    朱瑾常说我没出息,受人家一点小恩小惠便把人家当做好人。

    他这话可说的不对,我受恩惠也是分人的。倘是太后赐给我这么些东西,我定是小心翼翼地谢恩,那会像现在这么狗腿。

    成烨倒没有留我长谈的意思,云淡风轻地逐客:“妹妹来我这好半日,想必累了。也罢,那大哥就不烦着妹妹了。”

    我自然是顺着他的话说:“成玉先回去,得空再来。”

    成烨命琴丝送我回去,毕竟梨响抱不住两个香炉,我欣欣然应了,悠哉悠哉地在梨响和琴丝的陪同下回了十花楼。

    一路花花草草行礼无数,梨响捧着成烨所说的高雅秀逸的豆青釉双耳三足炉,生怕有个闪失,还要替我免了花花草草的礼,喔,真是一个能干的小丫鬟。

    方到正厅,便见朱瑾优雅地坐在陪座上,用他一贯优雅姿势静静品着我的云雾茶。而正座上,连宋以比朱瑾更优雅的姿态亦静静地品着我的云雾茶。

    这是什么情况?朱瑾,朱瑾竟在接客?

    一时脱口而出:“朱瑾你在接客!”

    呃,这话可能有歧义,但我想表达的的确确是字面意思。

    霎那间,原本静寂无声的正厅更是静寂无声。

    琴丝小童识相地,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朱瑾冷哼一声:“真是没礼貌,乱说什么!”

    连宋抬起眼来,目光玩味。

    我默默地拣了个座坐下,对梨响道:“给我来一杯云雾茶。”

    三人相对无言。

    茶来了,我默默地学着另两人的样子静静品茶,梨响这丫头便很会察言观色地意识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坚定地站在我身侧。

    我偷眼瞟向朱瑾,只见他神色一贯清冷,不似在生我气。如此便好,我安抚着自己的小心肝,自欺欺人地想着:我是一时失言,朱瑾不会责罚我的,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