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11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
    我们此刻处在一条幽径之上。

    曲径通幽处,这曲曲折折的小径两侧是密密的竹林。月色虽皎洁,小径深处仍是一片黑暗。

    我看到他如玉的面庞上有斑驳的竹影,深深浅浅。

    他紧紧握住我的手。握得很有技巧,我不觉痛,也挣不开。

    "我本来只是想试一试,你真狠心,忘得一干二净。”

    月光下,他的眸子愈发深沉不可见底。我定定地看着,却是不能说一句明白话。

    他的神情很是受伤,平日的恣意潇洒被低沉取而代之。

    “若是你全都忘了,我倒还不意外。”他眸中似有怒意,眸色愈发深沉起来。

    我能看到他一双眸子里我小小的倒影。心间某个地方被触动了。

    “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记得椋茗?”

    我忍不住后退一步,揣摩着所谓的还记得椋茗,大概是第一次和椋茗相见便喊出他的名字。对此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呵呵干笑两声,作沉思状:“大概,我与他投缘吧!”

    这话是应付连宋,也是应付我自己。

    “那彼都呢?你为什么要对他不一般?”

    我听得出来连宋颇有些小受伤。也是,大半夜的拐我去看景致,我还总是拿客套话应付他,真是令一向厚脸皮的我都觉得有点对不住连宋。心念及此,不禁有点脸红。连宋虽不是什么好人(待议),但对我还是不错的,不仅颇善解人意的先我把婚退了,还救了我一命。这三更半夜的虽然是打扰了我休息,总归是他一直在飞来飞去,让我大大长了一番见识,不算亏了。

    假意咳咳了两声,不去看他,便盯着他身后那幽幽的竹林深处,好是酝酿了一番情绪,把心里话说出来:

    “我哪里是帮他,只是心里怎么想,便怎么做罢了。我们之前是半个朋友,后来不小心变成情敌,我对于他有夺妻之恨。于理,倒不算是我的错;于情,他之前屡屡刺杀我亦无可厚非。”

    我未看到连宋满意的神色,只自顾自的叹了一口气收尾,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只想他能好过。”

    “你把他推开了,不是吗?”

    “他对我只有仇恨,我却始终把他当作朋友罢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他怎样对我,与我无干。

    一个不防,竟被他拥入怀里。

    清淡的莲香?我皱了皱眉,这男人怎么这么娘气?还是说是哪个相好儿送的香囊?

    我常受朱瑾训导,晓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无论如何,我与连宋有男女之防,晓得大晚上抱在一起实在是不符合我的身份,若是传出去,本来就受损的名声实在是要再大大的损一番。

    我常看话本子,也晓得花前月下的道理在我和连宋这一对孤男寡女上适合得很。若我是个闲嗑瓜子的看客,时不时的再啜上那么一口茶水,自然会对现下情景拍手叫好。

    然而我始终是个不是个看客。即便此时再无第三人等,平安城的权贵们也永远不会知道连宋这轻薄之举,我也不能淡定地将朱瑾训导抛到九霄云外。

    更何况,这轻薄我的主儿,身带莲香,此乃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心下已确定,连宋不像个柔弱的少年,亦非舞风弄雅的酸文人,他乃是我朝堂堂的大将军,平安成立最富盛名的花心萝卜。那清雅的莲香,就算不是某个红牌身上的,也该是哪位多情小姐的。

    千万思绪都在一瞬间,使劲挣扎,却被他抱得紧紧的。只顾着恼,忘了脸红。

    他低低的声音传来,仿佛是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风拂过花的声音,夹着隐隐的叹息。

    “我后悔没有早点与你相见,只盼当下你心里没有那别人。”

    这样的缠绵悱恻话语,这样的深情怅惘的语气,这样的俊雅无双的人物,这样静谧美好的夜晚。

    若是我再煞风景,可真是不识趣了。

    然而我从不是个识趣之人,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心中冷笑不止,用了平淡的语气,极慢极慢地问道:“连宋,我想听听,我们之前有什么关系?”

    这是一个极长的故事,故事追溯到千年前,瑶池里万千红莲终于集够了天地灵气,幻化成人,名曰长依。

    红装素裹,皆分外妖娆。这是九重天的神仙们对她的评价。

    红莲仙子,步步窈窕。足迹踏处,如红莲生出。

    红莲仙子与当时的二皇子桑籍与三皇子连宋交好。所谓交好,无非是遛狗逗鸟,打架生事,日日上天入地闹腾个遍。因着桑籍正得器重,连宋是个闲散公子,便未免长依与连宋走得近些。

    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黄飞虎为五岳之首,总管天地人间吉凶祸福,执掌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狱,凡一应生死转化人神仙鬼,具从东岳刊对,方许施行。

    天齐仁圣大帝有徒百人,杰者三十三人,精者五人。

    椋茗与成筠,便是这五人之二。

    此二人一日奉了天齐仁圣大帝之命到九重天上公干。此次公干非同小可,一留便是数十天。

    接待此二人的正是九重天上公认的闲散殿下连宋,而公干的对象正是所谓的年轻持重的二殿下桑籍。

    成筠与椋茗皆是冷清的性子,其敬岗爱业,与桑籍有的一拼。

    长依三人组与椋茗二人组本该和和气气,只是长依,总不大喜欢椋茗罢了。椋茗虽是冷情,口才甚好,二人每每见面,总要小动一番干戈。总的来说,五人还算有点交情。

    这点交情,便在桑籍为了一条蛇大闹九重天时用得着了。

    成筠在天齐仁圣大帝的吉凶祸福册上,为那条小巴蛇添了一点福气,使之不致于被天君一整便死掉。为此,天齐仁圣大帝说他公私不分,当历劫修行。这事不大,惩罚不重,以是成筠的好师弟椋茗偷着下凡照料师兄之事,做师父的自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再说陪着桑籍去闯锁妖塔的红莲仙子便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锁妖塔毁,与之俱毁的是她的仙格。

    魂魄不全,连宋借来结魂灯为她聚魂。即使这样,长依也不再是长依。锁妖塔的妖气与怒气剥夺了她的仙气,自此,红莲仙子不再。活着的,唯有一个名为成玉的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