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三生三世步生莲》正文 第36章 意见建议簿
    我愣愣地瞧着两个人打起来,御马监里一时鸡飞狗跳。不多会儿,听得小猴子大叫道:“这御马监是老孙的地盘,咱们到跑马场里去,如何?”

    长生大帝施施然结个印打了过去,道:“也好。”

    我担忧地瞧着小猴子狼狈地躲了过去,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向里面去了,颇为感慨道:“小猴子是个直心肠的。换做一般人,要么是放言说这里狭窄使不开手脚,要么一言不发引长生大帝到跑马场去,哪里像他这样直接把目的说出来。”

    连宋道:“你很维护那只猴子?”

    我说:“你方才没听见么?我已认他作猴弟,自然要维护他了。”

    连宋蹙眉道:“他以后是要惹大麻烦的,恐怕要牵连到你。”

    我说:“成玉上辈子无姊妹兄弟,这辈子在九重天也孤孤单单的,有个弟弟作伴,便是只猴子也好。”

    连宋拉着我的手,低声问道:“有我在你身边,还觉着孤孤单单?”

    我怔了一会儿,想着连宋虽不着调,对我倒算好的。那为何我会觉着孤孤单单的?苦想了一会儿,只能胡乱回答:“或许,你长得太好看,给不了话本子里所说的所说的——安全感罢!”

    连宋眉蹙得更深了,道:“怎么,那只丑猴子,就能给你安全感么?”

    这话听着有些怪异,好像说我不要连宋而选择小猴子一般,又不知从哪里纠正,摸摸鼻子,半开玩笑道:“长得丑,就把担心别人把他抢走啊。”

    连宋搂过我,一张好看得人神共愤的脸凑近些,没什么表情。

    我一时有些紧张,讪讪道:“你想做什么?”

    连宋忽然展颜一笑。道:“成玉,我好看么?”

    我一时搞不懂他在做什么,心跳有些乱,讷讷答道:”好看。“

    “我对你好么?”

    当然好了,我想起连宋出现在地府的情景,心里有些暖意,便道:“你对我很好很好。”

    “那么——”他忽而低头在我唇畔啄了一下,“我对别人,有对你好么?”

    这个问题,我倒是未想过,毕竟我也未能有幸目睹连宋跟别的什么人有多少交往,便很实诚地回答:“我怎么晓得你对别人怎样?”他的温热呼吸铺洒在面上,我心里有些痒痒的,想推开他,却被他抱得更紧。

    “据你所知,我对别人,有对你好么?”

    “你对东华,对长生大帝他们都很好啊。”

    连宋有些漫不经心地笑着,道:“傻瓜,你怎么不明白我的意思呢?”

    我瞪大了眼睛:“你又说我傻,我一点也不傻。咦?我明白了,你是问我你有没有风流债罢!”

    连宋轻轻点头。

    我想了想,道:“似是没有。不过——”一句话未完,却见衣襟不知何时被拨开,连宋那只精致好看的手正向里探去。

    用力推开他,义正辞严地怒道:“下流!”

    连宋丝毫不见被捉赃的窘状,闲闲地靠在墙壁上,道:“怎么?你要讨回来?”

    梨响昔日耳语和那朵妖妖娆娆的花浮在心头,我一时冷静下来,道:“三殿下,请自重。”

    连宋道:“你又唤我三殿下,这个称呼倒是好久不曾耳闻了。”

    前尘往事历历在目,上世死前,我还拽着他袖子唤他三殿下,心心念念要许他长相依,不想他竟然在凡间惹下无数风流债,我和他,谈不上谁负谁的问题了。

    “三殿下可还记得惜梦姑娘?成玉生平最恨薄情之人。于你而言,多几个红颜知己没什么不好,于成玉而言,实是消受不了。”

    连宋笑意慢慢敛去,轻声问道:“你,不信我?”

    我道:“三殿下如何值得成玉相信?”

    “那都不是真的?”连宋殷切地望着我,潋潋的桃花眼,盈盈波光。

    我反驳道:“若是如此,三殿下请证明给成玉看。”

    实不是我狠心,当我还未接受自己便是长依时,对她与连宋,与桑籍之间的感情纠扯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还觉着长依真是有些缺心眼,放着连宋不要,偏偏去追求自己注定得不到的。到我慢慢恢复记忆,渐渐接受自己便是长依,才晓得,感情的世界是那么纯粹而敏感,纯粹到容不下一份尘埃,敏感到经不起一丝风吹草动。

    我身为看客时,觉着连宋一个风流浪子迟迟恋上长依,实是长依三生有幸。

    我身在局中时。方晓得连宋的感情过于隐晦,隐晦到无法辨认那是什么成分。

    于当时一心挂着桑籍的长依而言,连宋是一个朋友,一位兄长,尤其是连宋瞧起来松松垮垮一副纨绔的形容,便是察觉到什么,长依也无法相信连宋爱她便如她爱桑籍。

    于我,也是一般无二的。

    连宋着实是爱长依,这爱,又有多深呢?

    我恍恍惚惚沉浸在思绪里,浑然不觉面前连宋脸色苍白。他咬了牙,恨声问道:“你果真,不信我。”

    我抬眼望他:“三殿下若是清白,便请允长依所求。”

    心里苦涩,若是他真的证明给我看,我们之间,又算是什么呢?信任似一颗易碎的水晶球,禁不起磕磕碰碰。

    而我又能怎么办呢?既然无法相信他,又不能逼着他让我信任,这还真是,令人无所适从。

    “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你好歹,该信我些。是我想多了。”

    轻轻的声音,似是叹息,又如杜鹃泣血。

    我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何尝不想不顾一切的说我相信你,过去一切都不再追究。朱瑾常说我是个糊涂的人,我倒是希望自己能糊里糊涂的跟连宋过下去。

    眼下这情形,无非是他为着我的不信任而伤透了心,而我为着莫名的原因不肯相信他。我先前胡乱说他给不了我安全感,这才多大一会儿,我便觉着自己一语成谶。

    连宋他,让我很不安心。

    纵然我知道他是如何在乎我,我也不能放下心里的不安。

    你说我不信你,你又何尝能让我信你?成玉从来不是个心胸开阔的人,尤其是对你,怎么也大度不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镇定着慢慢道:“我知道你很高傲,不愿意为着我的不信任而解释什么。我也知道感情需要两个人一起努力经营,自己也该让些步。可是连宋,我也有我的骄傲,你若是无话可说,我亦无话可说。”

    连宋浮起一丝苦笑,道:“我向来晓得你有时活得比谁都明白,却不料你的明白用到我身上,便成了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