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三生三世步生莲》正文 第23章 写作导航
    近几天不知是惹了什么魔怔,平白无故的脑子里便会涌现出一些记忆来。

    便如我吩咐梨响说:“去,给你家郡主沏壶茶来。”脑中不相宜的仿佛看到一个绝代风华的女子懒洋洋躺在草地里,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抬手道:“连宋,去,给我沏壶茶来。”我隐约觉着自己便是那个女子,却实实在在无法承认。依稀有一种感觉,仿佛很是了解那个女子,她单纯活泼,爱恨分明,不象我这般糊里糊涂地过日子。

    这般的画面多了,我便很心有灵犀的晓得那频频出现的女子便是长依,那位据说是我的前世的红莲仙子。

    我不想承认那些往事,不想自己便是长依,长依欠别人的,别人欠长依的,实在是数不清。我这么一个人最怕麻烦,若是忘却前尘,我便可装傻充愣地假装自己不是长依,不是那个欠连宋颇多的长依。然而往事一幕幕浮现,纵是我始终与记忆中的女子有些隔阂,也无法不承认,我真的是长依。

    她如何如何地对桑籍痴情,桑籍又是如何如何的迟钝。至今我始明白,为何我总是对彼都有着这样那样的情怀,他与桑籍,长得实在是如孪生兄弟。

    庆幸于自己把彼都推给别人,我与桑籍的情孽,便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心中似有余痛,理智觉着,我放下了,如此便好。

    当初我不肯接受长依时,视她的故事如一部虐情戏。作为一个旁观者,也只是为长依惋惜,她为桑籍做了那么多,为什么桑籍就是感受不到呢?实在无法怨恨桑籍,他的心太小,小的只能容得下己之所爱,只能容得下当年那个一见钟情的女子。被那样的男人爱着,是幸福;爱着那样的男人,是痛苦。

    桑籍的专情与绝情,对长依来说是痛得很,却是痛过就好了。我甚至还恶作剧般隐隐想着,还是爱上桑籍好,若是不小心爱上连宋,以他那个多情的程度,长依岂非要终日在吃醋中度过。

    现今我想起了往事,历历幕幕,只得默认自己便是长依,十分不待见桑籍,却也是对桑籍恨不起来。他那样,又何错之有呢?长依对连宋又何尝不是如此。痴情如她,感受不到连宋的痴情;痴情如他,自然也感受不到长依的痴情。

    我只能默默地告诉自己,不要再轻易爱上一个人,悲剧,永远不要再重演。

    连宋对长依的深情,我看得到,却是不敢接受。他所爱的,是当年的红莲仙子长依。成玉何德何能,得到他的青睐。

    尤其是那日朱槿落寞惆怅的形容更让我心烦意乱,连宋,为何要那般伤害我所在意的人。

    朱槿看起来温和,我却是知道他是个骄傲的人。那日那番被连宋折辱,我竟然没能为他讨回公道,实在是愧对他这么些年对我的照拂。

    于这一世的我来说,朱瑾,梨响,是我最在乎的人了。

    我的确感激连宋出手救我,确实有些不能容忍他的霸道。成玉,骨子里也是个骄傲的人。不愿成为别人的代替物,也不愿成为别人的附属。

    是以,当某个清晨连宋再次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十花楼时,我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送客,而是选择了无视。

    连宋在十花楼里晃来晃去,十花楼的上上下下却对他视若无物。

    这算是,替朱瑾报复他了。

    连宋有些奇怪,却是没有说什么,拎了把椅子坐在我身边,看着我用膳。

    我很是佩服自己的耐性,居然能忍着在连宋灼灼的目光中慢条斯理地用完了早膳。梨响那虽是好受些,勉强陪着我,吃完饭便去散步,散完步就躺在树下养膘。

    朱瑾很是不喜我这好吃懒做的行为,今日我确实万分庆幸自己的生活是如此的规律,如此的简单。试想想,若是我一边忙碌碌干着正事,旁边连宋虎视眈眈地瞅着我,那情景该多烦人啊。

    我躺在树下看似悠悠闲闲地闭目养神,心里却是知道连宋审视的目光打量来打量去的。若不是还生着他的气,早就忍不住开口打破这诡异的气氛了。

    连宋倒也是真能沉住气,居然忍到现在还没问我我为什么不理他。

    我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连宋欺侮了朱瑾,我不能容忍他如此嚣张,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面上保持着淡定的神色,紧闭的眸子几番微微地颤抖,终于还是坚持了下去。

    这般坚持了一个上午,用午膳时我隐隐欢喜,又隐隐失望,和梨响唠者话常,一个眼神都没赏给连宋。

    朱瑾不知忙什么去了,一大早便出了门,到现在始回来,看到连宋,很有默契地没有理他,吩咐了一株小凤仙取一双碗筷来,便施施然坐下了。

    朱瑾平常不食人间烟火的,依他的话说,一则是伤害生灵,有失仙鶩,二则气息浑浊,不利修行。今日他这番举动,无非是气气连宋罢了。

    我甚是关怀的问朱瑾:“你今早去哪了?我怎么寻你不到?”朱瑾掸掸袖子,道:“今日察觉王府里有花草灵气,便去寻访了,好在忙了一上午,不算空手而归。”

    “哦?”我露出好奇的神色,“什么花草?”

    朱瑾道:“是一株七色唐菖蒲,很是漂亮。待会儿领你去看。”

    我甚欢喜地应了声好,一心去看那唐菖蒲,运筷如飞,匆匆用完午膳,便缠着朱瑾去看那位新成员,丝毫没注意到身旁连宋自朱瑾回来便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那株唐菖蒲还是个小小的嫩绿的芽,让我很是失望了一番。

    朱槿道:“你若有耐心,等它个一年半载的,也便开花了。”

    我想了想,道:“好在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

    “我今早去提亲,你大哥同意了。”连宋凉凉的开口。

    我一激灵,他可算是耐不住了,可一出口便是这么劲爆的消息,我不禁有些受不了。

    “你应过我的,可不许反悔。”

    我什么时候答应他了?正疑惑间,连宋又很好心的提醒:“几日前我来拜访你,你请我喝了许多茶水那回。”

    仿佛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心里想着,当时我好像没有答应要嫁给他,事关婚姻大事,方要忍不住开口反驳,忽想起跟连宋讲不成道理,还是去找一下成烨,好好跟他说道说道。成烨也是,这么容易便把我卖了,可真是个好大哥。

    心中如此想着,对梨响道:“咱们去瞧瞧我那好大哥。”

    朱瑾面色沉静,看不出什么来,道:“也是,我在这等你。”

    连宋含着玩味的笑,一副胸有成竹的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