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校园言情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三生三世步生莲》正文 第35章 欲义情法相难容1
    我近几日只余下一点点倦怠懒走的后遗症,体温可算是恢复正常,花果山却有麻烦交与我管了。

    麻烦起源于两只猴子相爱,一个唤作娇鸾,一个都唤作廷章。订婚后,公猴子去外界历练,却爱上了一位人间的美貌女子。此番回来,是特地要同那位前情人讲个清楚,自个儿要与现任双宿双栖。

    可见即便悟空令他们变作出家人的模样,那也抵不住最原始的欲望,大家还是要繁衍生息的。我倒不懂了,悟空缘何以做那般无聊至极自欺欺人的事情。

    据说原配挽回情人的最大依仗,便是悟空在他们的婚书上证婚人一栏白纸黑字签的大名。自然,那纸婚约由希化一手操办,正式无比,不容反悔。

    希化向我说起此事,还振振有词地批判那位变心的猴子,说他见异思迁,又说“君子不苟求,求必有义”,那位变心者见色忘义,不配为人。并大略向我转述了全花果山的吃瓜猴子对原配猴子的同情。

    我好心提醒希化道:“他原本便不是人。”

    希化扼腕叹息道:“未受教化,本性难移。”

    我听他的啰嗦早便听够了,漫不经心地摇着罗扇,道:“言重了。感情这等事,你若无心我便休,好聚好散。这不还没成亲么?又非失恋了便活不成。女人么,都要学着坚强。”

    希化脸色一凝,道:“仙子,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道:“我有不听的余地么?”

    希化便道:“仙子见谅。倘若这种事情降临到仙子头上,仙子将如何自处?”

    我一个愣神,还未转过脑筋,希化便很是具体地补充说:“我的意思是,三殿下移情别恋。然也,三殿下固然不失为一位好姐夫,然而这并不能排除他移情别恋的几率。据说,还挺高的。”

    这个书呆子,还真是“所欲有甚于生者”。措辞如此无理,实是令人生气。

    我接不下口,只能问:“你怎么知晓我与连宋——”

    希化诚恳地道:“大圣向来与我们无话不说。”

    然也,然也。如此说来,全花果山的猴子都等着我狠狠教训那位移情别恋的负心者喽?

    我叹了一口气,道:“好罢!正经解决这件事情。我且问你,娇鸾与廷章先前可是互相看对眼的?”

    希化道:“然也。”

    我再问:“廷章可曾对娇鸾承诺非卿不娶?”

    希化道:“然也。”

    我心里一惊,这下果真是那个负心猴的过错了。又问:“那婚书可是他自愿写的?”

    希化道:“然也。”

    我将罗扇搁在石桌上,捧了盏茶小口啜着。寻思一阵,只能又叹口气,道:“天要下雨,猴要变心。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希化急道:“这怎是无可奈何?由仙子出面教训他一通,再不许他出山,不就了结了?”

    我道:“此事有那般容易便好了。爱情就像一张洁白无瑕的纸,染了色后就再也便不会原先的模样。廷章爱上了一位人类姑娘,他会甘心如此么?还会接受娇鸾么?娇鸾经历此等变故,她还能全心全意与廷章相处么?倘若他们成亲,信任的裂痕总有一日会毁掉两个人的生活。”

    希化瞪着眼睛道:“我没说一定要他娶娇鸾啊?强扭的瓜不甜。可是负心者总该受惩罚罢!”

    我一怔,原来这呆书生并不是个读书读僵了脑袋的老顽固。嗯,是我想差了。

    可是,无论怎么处置,总会有人要伤心。强行拘禁了廷章,就像原本要理一段乱麻来纺线,却斩断了乱麻一般。不仅于事无补,反而更加糟糕。若是廷章主动忏悔,那他未免也忒不是人——哦,不是猴子了,那位被他勾搭上的人类姑娘又情何以堪?被伤了心而无法避免的,只有娇鸾一个了。

    我十分之痛恨这种乱糟糟的三角恋关系,更加痛恨自个儿抽了风便力求十全十美的脾气。现下这脾气犯了,瞻前顾后却是跋前疐后,只得首鼠两端。抚着额头问希化:“可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主意?”

    希化高深莫测地道:“孔夫子曾说过一句话,很能替我回答仙子的问题。”

    先贤的智慧博大精深,自非寻常人可匹敌。我便问:“是哪句话?”

    希化期待地看着我道:“仙子博览群书,想必早便猜着了。这句话便在四书之中。”

    我于四书之中,惟有《论语》算是读得熟。没想到九重天神仙结业会考以后,会有这一次考试,几百年小考大考训练成一套虚虚实实、模棱两可的回答本领,现在全荒疏了,一厢疑心自个儿的脑子因为前几日那场伤寒烧坏了,一厢绞尽脑汁,不得已承认道:“我是真想不出。孔子到底出了什么主意,你倒是快些说。”

    希化很是失望地移开了目光,道:“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咦,他确定这最后一句不是讽刺我的么?还说什么人莫不饮食业,鲜能知味也。我看呐,这是个死局,根本没什么“中庸之道”。

    希化果然道:“仙子,这中庸之道鲜少人懂得,咱们还是商议一个较为合理的法子罢!您觉着,我方才的提议怎么样?”

    说来说去,又绕回来了。我将茶杯重重往石桌上一搁,道:“那不行,暴力解决不了甚么。咱们花果山有这类先例可循么?”

    希化道:“有倒是有,只是与现下情况有些不同。原先出那几档子事,并无婚约之数。现下这事既有婚书,那是有法律约束的。廷章想退婚,那是不能的,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看他还敢不敢藐视礼法了。”

    我被他的话所折服,不住点头道:“你说得对,此事非同小可。于法律上讲——嗳,花果山有法律么?”

    希化道:“前几年大圣说要批准我起草的《婚姻法》来着,后来便没有下文了。”

    我赞道:“很好,有魄力。此法可行,至少要解决猴子滥交的问题。”便接着道:“于法律上讲,廷章于此事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绝不能轻饶。此事当慎重,从长计议。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希化,你快去探探娇鸾的口风,咱们要尊重受害者的意见。我么,就去找找廷章,好好跟他谈谈法律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