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转移目标
    进来的这个人,不光是胳膊上腿上,连脸上都绑满了绷带。

    孟绍原!

    除了孟绍原会闹这出幺蛾子出来还有谁?

    边上还有人搀扶着他。

    那样子,似乎只要一松手,他就会轰然倒地。

    这么重的伤?

    就连林清泉也都怔了一下。

    “长官好。”

    吴静怡立刻搀扶着孟绍原坐了下来。

    孟绍原也没告诉记者们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一坐定,就用非常虚弱的口气说道:“我才从藻浜阵地回来……”

    这一说,记者们顿时纷纷发问:“听说藻浜打得非常惨烈,你能说一下具体的经过吗?”

    石毅峰也不是特别明白,怎么话锋一转,从工作汇报转到藻浜的战斗上去了?

    “战斗进行的非常惨烈……”孟绍原缓缓说道:“川军20军401旅802团坚守了整整三天,全团官兵,以极度劣势之武器,不到千人兵力,面对日军第九师团和禁卫师团轮番进攻,寸土未丢!

    死了好多人,好多好多人,我离开的时候,连排长几乎全部阵亡,三个营长战死两个,全团仅存不到三百人,可他们还是没有撤退,还是在那继续战斗。当我终于找到804团,准备展开反攻的时候,我……我看到了802团林相侯团长的尸体……”

    “我们团长死了啊!”

    搀扶孟绍原进来的,就是小麻子。他“哇”的一声当众哭了出来,用浓重的四川方言一边哭一边说:

    “我们没子弹,没手榴弹了,团长举着大刀,大声告诉我们要上路了,下辈子还是一条好汉,还带着我们杀小鬼子!

    团长他被子弹打中了脑袋,魏营长让我背着团长冲出去。后来,我遇到了804团,可是我们团长没了,没了……

    弟兄伙都没了,全都没了,死光了,死绝了,没802团了,没了。就我还活着,就我还活着啊……”

    他用的四川话说的,说的又颠三倒四,不过吴静怡早有准备,特意安排了一个四川话的翻译。

    记者们快速的记录,无不动容,有的人甚至眼眶都已经红了。

    本来是军统上海区工作汇报,但现在却忽然演变成了歌颂川军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

    林清泉居然还没有发现其中的问题,眼看着人人同情川军,忍不住说道:“川军这个,的确英勇,让人敬仰,不过这位……啊,还是有人活下来了嘛。”

    这摆明了是在那里讥讽孟绍原逃跑了。

    “是啊,我是逃兵,在战斗的最后一天,我跑了,很可耻,是吗?”孟绍原非常坦然地说道:

    “可那是林团长让我走的,他说啊,总要有人知道,川军在战场上做了一些什么,不能够全都死了。

    他还说啊,川军穷,川军连吃的都没有,更加不用说弹药补给了。他希望我好好的活着,他希望我能活着跪在你们这些大老爷的面前,说,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大老爷,行行好吧,给点子弹吧,哪怕给一颗子弹都行,我们还能多杀死一个日本人。求求你们了,可怜可怜我们川军吧,不能让我们总是拿着大刀片子去和东洋人玩命啊!”

    有人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流出。

    “所以我还活着,副秘书长。”孟绍原缓缓地说道:“我不能死啊,我答应了林团长,我要给他们找吃的,给他们找弹药。哪怕我像一条狗一样活着,至少,像我这样的狗特务,总还在为抗战做点什么。”

    林清泉脸色铁青,本来他是在那讥讽孟绍原逃跑了,没想到孟绍原居然反过来对自己用这一套。

    “我活下来了,不光活下来了,我还带来了一点东西。小麻子,把我口袋里的那本本子,拿出来。”

    小麻子从孟绍原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本沾染了鲜血的本子,然后帮他翻开。

    “这是川军802团一位文书记录下来,这三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活着,就想亲口念给你们听听。这位文书也死了,可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孟绍原的目光落到了本子上:

    “丁丑年九月十一,民国二十六年十月十四。802团马田丰,二十七岁,二营一连一排士兵,抽到死签,奉命用炸药包炸毁日军坦克……

    十月十四,日军发起了第十三次冲锋……一营长先纠华身重数弹,依旧带领兄弟们和日本人拼大刀,阵地未丢……

    “十月十四日,日军的十三次冲锋被打退了,我团阵亡营长一名,连长三名,官兵阵亡二百九十四人……”

    十五日,中央军陈家行阵地丢失,二营长奉命反击,陈家行阵地夺回,彭泽生营长阵亡……”

    整个记录,就好像在那记流水账,但却最真实的记录下了,在川军802团防御蕴藻浜阵地的三天时间里,阵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又翻过了一页:

    “兄弟伙都死得差不多了,大家都知道,全要死在这里了,可兄弟伙啊,都说,死就死吧,没什么,老子们得让全国人民都亲看看到我们四川人……”

    孟绍原念到这里,不再往下念了:“没了,记录到这里就没有了,因为那时候日军新的进攻又开始了,那个文书,也参加了战斗。我记得第三天的时候,林团长让我离开,文书还有一口气在,他拜托我,一定要把这本本子带出去……”

    他猛的抬高了自己的声音:“阵地上,只要802团还有一个人活着,寸土未丢!”

    “晶报”的总编辑余大雄忽然停止了记录:“我建议,面向藻浜,大家向英勇的川军兄弟三鞠躬。”

    每个人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转了个身。

    孟绍原让小麻子搀扶着自己站了起来,石毅峰站了起来,林清泉迟疑了一下,也站了起来。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当最后一个鞠躬结束,小麻子忽然再次失声痛哭。

    孟绍原也哭了。

    一滴滴的眼泪流出。

    谁说英雄无泪?

    吴静怡擦着泪水,她忽然就明白,孟主任在这三天里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

    孟绍原擦去了眼泪:“我想请问在座的诸位,川军表现的勇敢吗?”

    “当然。”回答他的是余大雄:“何止是勇敢,简直就是可歌可泣。老实说,川军来到上海的时候,我也在南翔火车站,他们穿得破破烂烂的,就好像……我没别的意思,但真的好想一群叫花子部队,而且就这样的部队,居然还是杨军长的精锐部队……

    说要靠这样的部队去打仗,还是打胜仗,反正我是不相信的。可现实,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啊。三天啊,802团在阵地上整整顶了三天啊。寸土未丢,寸土未丢。我恨我自己那,一介书生,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妄自菲薄这样英勇军队!”

    够了,孟绍原的目的达到了。

    林清泉忽然也发现了不对。

    不对啊,是工作汇报啊,怎么扯到川军抗战上去了?

    这局势有些失控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谁要是阻止,那顷刻间就会成为公敌。

    孟绍原牢牢的控制住了局势走向。

    诡辩、狡辩……总之说什么都好。

    如果认真的回报工作,无论军统付出了多么大的牺牲,也一样会被林清泉这样的人鸡蛋里挑骨头,找出岔子来的。

    那就是自己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以孟绍原的性格,怎么会容许这样事情的发生?

    他要牵着林清泉的鼻子,一步步按照自己设计好的路线去走。

    “川军英勇,川军豪迈。”孟绍原的声音依旧不疾不徐:“可川军在前线奋战的时候,有的人何止是在幸灾乐祸,简直就是在那拆墙脚,在那破坏抗战!”

    这个罪名可大了。

    “哪位是邱宁可?”

    “啊,我是!”观察团的一个人慌里慌张的站了起来:“我是民政部秘书处的……我可没有破坏抗战啊。”

    孟绍原笑了笑:“我没说你,邱宁全是你的?”

    “弟弟,亲弟弟。”

    “是啊,亲弟弟。”孟绍原淡淡地说道:“这位邱宁全呢,是上海战时物资供应处的处长,权利大的很那,谁要是要点什么,都得他邱处长的一支笔。川军出川抗日,委员长特别命令,川军一应补给,由当地就地解决,不得违抗!

    不得违抗啊,可这位邱处长,对于委员长和政府下的命令,那是置若罔闻,要子弹,没有。要手榴弹,没有,要吃的,也没有。川军饿着肚子打仗,和他没有关系,叫花子部队嘛,让他们自己讨饭去好了。可是他邱处长呢?陈厚满!”

    “到!”

    “说!”

    “是,10月14日,藻浜战斗第一天,邱宁全盗卖大米五百斤……15日,盗卖猪头一百八十斤,大米一千斤……”

    猛料,绝对是猛料!

    邱宁可面色惨白:“别说了,别说了,我弟弟是我弟弟,我是我,我是坚决拥护抗战的,邱宁全私自盗卖抗战屋子,罪该万死,该抓抓,该枪毙就枪毙!”

    “好,深明大义,大义灭亲。”孟绍原一竖大拇指:“有邱长官这样的人,何愁抗战不能胜利。”

    他的目光慢慢的落到了林清泉的身上,你不想要看我好戏吗?

    好戏,这才刚刚开始上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