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偶像崇拜
    和陈华约定见面的地点,是在公共租界一家非常高档的意大利餐厅里。

    谁请客?

    孟绍原特别关心这一点。

    我这是来协助你工作的,当你的兼职保镖,还不收报酬,总部至于这样了,依旧还让我请客吧?

    餐厅的门推开了。

    一个年轻靓丽,穿着素色连衫裙,蹬着一双长筒皮靴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可是现在最时髦的打扮,尤其全身上下都是外国货,价格不菲。

    女人看到了孟绍原手边放的一张洋文报纸,走了过来:

    “先生,可以坐在这里吗?”

    “别对暗号了,陈华小姐。”孟绍原直截了当:“我就是孟绍原,你是陈华。成了,请坐。”

    陈华一怔。

    对暗号,可是接头的第一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啊。

    看到陈华迟疑在那,孟绍原紧接着说道:“我都帮你说了得了。你问你可以坐这吗?我回答坐这的人刚走。你坐下来问这份报纸是今天的吗?我回答不是,是前天的。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我拿一份前天的报纸看什么?有病吗这不是?”

    陈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又有一些发懵。

    这就是那个王牌特工孟绍原?

    自己这次单独执行任务,而且是重大任务,戴笠为了确保自己万无一失,特意调出了他的王牌来协助自己。

    “你虽然指挥一个小队,但只要孟绍原一个人,就可以抵得上千军万马了。”

    这是那天戴笠特意对陈华交代的。

    但问题是,亲眼看到的孟绍原,哪里有一点王牌特工的样子?

    “点餐吧,陈小姐。”

    叫了服务生,陈华点了几个菜。

    孟绍原在那听着,好像都特别的昂贵。

    早听说陈华喜欢过精致有品质的生活,花销不菲。问题是,戴笠极少给女人钱,对待陈华一样如此,这女人哪来的钱?

    过去杨虎给她的?

    她点的几个菜价格可不便宜,等到服务生一走,孟绍原赶紧低声说道:“陈小姐,你能报销吧?这次任务,上面一分钱的经费都没给我。”

    这可是关键啊。

    要是不能报销,到时候结账,难道让一个女人结账吗?

    陈华瞠目结舌,看了孟绍原好半天,这才说道:“孟先生,你果然和戴……和你的老板一模一样,什么样的老板带什么样的人啊。”

    “什么意思?”孟绍原不是特别明白。

    “有一次,我为你老板招募到了一个重要人物,你老板说要大摆庆功宴为我庆功。”陈华缓缓地说道:

    “我到了,才大开眼界,什么叫大摆庆功宴。一个麻婆豆腐,一个炒青菜,一个素什锦,一个蘑菇肉片总算见到一点荤的了,汤呢?是一碗鸡蛋汤。”

    孟绍原开眼界了。

    戴先生这是会过日子的人啊。

    可陈华的话却还没有说完:“就这四菜一汤,你老板还是一脸肉疼的样子,我就说他,你这个小气鬼,铁公鸡,还是我来付钱吧,省得你到了家里肉疼。”

    偶像啊,绝对的偶像啊!

    从这一刻开始孟绍原决定了,一定要把戴先生当成自己的偶像来崇拜。

    这把省钱做到了登峰造极,为别人摆庆功宴,结果被庆功的那个人买单,这不是偶像是什么?

    当然,敢当着戴先生的面说他是“小气鬼、铁公鸡”的,军统上下恐怕也只有陈华一个人了吧?

    “我现在知道你们老板为什么派你来了。”陈华笑着说道:“你和他一样的吝啬,你省钱,就等于是帮着他省钱啊。”

    “是,是。”孟绍原一迭声地说道。

    反正只要自己不花钱,什么都好。

    “对了,你们老板过去的名字叫戴春风,知道后来为什么改名了吗?”陈华看起来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请赐教。”

    陈华娓娓道来:“民国十五年,那时候你们老板穷困潦倒,报考黄埔军校时,身无分文。正好天下大雨,有位路人随手送他一个斗笠,并帮他结清旅馆欠费……”

    说到这里,陈华把声音放得很低很低:“这个人就是现在的高层徐亮,徐亮。为感谢徐亮,他改名为戴笠……”

    说这些话的时候,陈华丝毫不加掩饰对于戴笠的理解:“他过去是穷怕了,所以现在这么节俭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过我听说孟先生很有钱,怎么也是如此吝啬?”

    “风言风语,不足为信。”孟绍原义愤填膺:“我孟某人,不过是国家一介公仆,那是真正的清正廉明,两袖清风,何来有钱一说。”

    “成了,你们两个人就在我面前可了劲的哭穷吧。”陈华那样子都懒得理他。

    等到上了菜,陈华才把目前自己掌握的情况说了出来。

    周凤岐去南京谋取官职未果,回到老家长兴,上海方面,就交给了他的亲信堂弟周凤山负责。

    周凤山积极和日本方面联系,推动兄弟俩个投敌。

    他随身总是带着一把手枪,而且枪法颇准。

    周凤岐之前又从二十六军警卫团中,挑选出了几个心腹充当自己的保镖,在去南京之前,特意给周凤山留下了两个人保护他的安全。

    “我想方设法结识了周凤山,这人好色,贪恋我的美色。”陈华继续说道:“我和他一起吃了几次饭,想要套他的话,但他非常谨慎,每次都是巧妙避开。这次,他又邀我明天一起共进晚餐。”

    孟绍原追问道:“他家里的情况呢?”

    “他住的公馆里,一个花匠,一个看门兼打杂的,和一个老妈子。看门的和老妈子是夫妻,花匠一条腿有问题,都是周家的亲戚,所以对周家来说比较可靠。”陈华早就把这些情况摸清楚了:

    “看门的四十五岁,是个练家子,拳脚功夫不错,也算是周家的半个保镖。”

    “那简单。”

    “简单?”

    “和他上床,然后干掉他呗。”孟绍原随口说道。

    陈华顿时脸露怒容。

    她本是雏-妓出身,接着先跟杨虎从良,再跟戴笠,因此最忌讳别人说自己是靠和人上床才有的今天。

    孟绍原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误会了,急忙低声解释:“我的意思是,周凤山既然贪图你的美色那就先假意诱之,然后直接干掉他就是了。”

    陈华这才释然,可是依旧疑惑:“就那么简单?”

    好歹是戴笠手下的头号特工,至少想些复杂精妙的办法来。

    “陈小姐,有些任务,需要反复设计。”孟绍原一笑说道:“有些任务,不用那么费脑子,周凤山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杀了会引起天崩地裂的。他身边总共就两个保镖,一个半吊子的‘高手’,那我动用八名特工,行不行?”

    说完,朝陈华看了看:“整个关键在于你是不是能够让他上当。”

    陈华似乎对自己的姿色非常自负:“孟绍原,他是不是会上当,你不用多管,说说你准备怎么办吧。”

    他妈的,我好歹是你的长官,你这是让我汇报来了?

    得了吧,这是戴先生吩咐的,谁让他是自己的老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