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细心求证
    “你知道中国的白天,哪边时间长一些,哪边时间短一些吗?”

    在中国,日本特务机关林立,派系复杂,经常会引起误会。所以为了避免这种误会发生,日本陆军情报机构制定了一个所谓的通用暗号:

    “你知道中国的白天,哪边时间长一些,哪边时间短一些吗?”

    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暗号一对上,那就是自己人了。

    孟绍原第一次听到“通用暗号”的时候,觉得简直奇葩到了极点。

    尽管后面还有一系列确认是自己人的手续,但是设想一下,如果被敌方情报部门掌握了这个“通用暗号”,是不是第一时间就会给人造成一种错觉:

    说出这个暗号的,是自己人。

    ……

    “我是广州情报机关的岛本鸣海,代号‘骄阳’,我的上级是广州情报机关机关长大冈佐保。您一定携带电台来了,可以确认一下我的身份。”

    “啊,是大冈阁下,我知道他,你的身份,我会确认的。岛本君,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自己人的。”

    “很简单,我刚才看到,和你一起走出饭店的,是78师参谋长杨振华,他刚刚被调到了苏浙行动队,也是我这次来上海想要争取的对象。杨振华穿着便装离开指挥部,进入公共租界和人秘密接触,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在策反他。而您,显然就是策反他的人。所以,我就试了一下通用暗号,我很幸运。”

    “如果我不是陆军情报机关的,或者,我根本就是支那人的特工呢?”

    “前一种可能,起码我是安全的。至于后一种可能……”岛本鸣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放到了桌子上:“那么您现在就不会活着了。”

    在楠木实隆居住的秘密寓所里,他发现岛本鸣海的一只手很不灵活:“岛本君,您的手?”

    岛本鸣海苦笑一声:“内部倾轧。我接受大纲机关长的命令,秘密潜伏,我也成功的在南京完成潜伏,可当我到上海执行任务的时候,身份险些暴露,我向外务省的情报机构求助,结果他们无动于衷,我后来被支那特工打伤,虽然侥幸逃脱,可惜胳膊却被毁了。”

    “混蛋,这帮混蛋!”

    楠木实隆大声怒骂着。

    他们本来就同属于陆军情报机构,那是一条战线上的,再加上岛本鸣海的遭遇,让楠木实隆想到了自己在士官学校里所受到排挤的情景,不禁让他升起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没事,这事已经过去了。”岛本鸣海反而安慰了他几句:“楠木君,我说过我这次来上海,本来是为了策反杨振华的,既然你已经抢先一步,那我能够做的只有协助你。我们陆军不能让其他机关看不起。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开口吧。”

    “好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楠木实隆很快问道:“你知道在支那人的国民政府里,有一个叫李文意的吗?”

    “李文意?”

    岛本鸣海皱了一下眉头:“您的电台可以给我使用一下吗?和我一起在南京潜伏的同伴,西村真夕,她主要负责和国民政府高层官员接触,她比我更加了解,一个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总会让对方放下戒心的,尤其是国民政府的官员。”

    楠木实隆会意的笑了:“我现在就架设电台。”

    ……

    “很好,楠木实隆上钩了。”孟绍原很满意:“杨参谋长,明天安排我和他见面。”

    “好的,那见面的地点呢?”

    “日本海军俱乐部吧,放在那里能够让楠木实隆放心。”

    “日本海军俱乐部?”

    杨振华皱了一下眉头说道:“那里有些危险了吧?”

    “放心吧。”孟绍原笑了笑:“按照楠木实隆的个性,越是被人挑选的地方,他越不会去的,因为他觉得自己要把一切都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杨振华也笑了,带着一丝同情的笑了。

    楠木实隆遇到了这么个对手,算是倒了霉了。

    看起来,孟主任已经把楠木实隆给死死的吃定了……

    ……

    “没错,李文意,李烈钧的孙子。”

    拿着刚刚得到的电报,岛本鸣海很肯定地说道:“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主要负责整理军事情报。”

    “太辛苦你了,岛本君。”

    楠木实隆微微鞠了一躬:“你不宜在我这里久留,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还会麻烦你的。”

    “好的,我最近几天都在上海,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尽管找我。”

    送走了岛本鸣海,楠木实隆在那抽了一根烟,随即又把手伸到了电台上……

    ……

    日军第14师团司令部。

    “师团长阁下,‘天狗’密电。”

    “念。”

    “请求协助调查,广州特务机关是否派遣代号‘骄阳’潜伏特工,同时,是否有可能弄到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花名册,查明李文意其人。”

    “立刻给大冈佐保发电,证实‘骄阳’身份。”

    第14师团师团长土肥原贤二在那沉吟了一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花名册。对了,黄浚,他虽然不是军人,但却是行政院机要秘书,能够参加最高的军政会议,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在花名册上找到那个叫李文意的人。”

    ……

    孟绍原对着镜子仔细的化着妆。

    人家化妆,是把自己化得越年轻越漂亮越好。

    自己正好相反。

    要化的老一些。

    还要憔悴一些。

    整整用了他三个小时的时间。

    赚点钱容易吗?

    镜子里的孟绍原,眼角已经有皱纹了,头上多了几根白头发,脸色憔悴、苍白,明显的是睡眠不足的样子。

    再戴上一副老气的黑框眼镜,比真实年纪老了十多岁。

    吴静怡走了进来,帮他拿过礼帽:“孟主任,十多年后您就是这样子的?”

    “胡扯。”孟少爷一听就不开心了:“你看着,再过个十来年,我只会越来越有魅力,女人见了我第一面非被我迷死不可。走了,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吴静怡轻轻叹息一声: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

    ……

    果然,孟绍原的判断一点错误没有。

    当杨振华告诉楠木实隆,“李文意”同意见面,并且把见面地点放在了日本海军俱乐部后,楠木实隆第一时间拒绝。

    他把见面地点安排在了自己在上海的秘密寓所里。

    喜欢控制一切的人,其实什么也都控制不了。

    楠木实隆就是这样的人……

    ……

    小金和老排骨一直都在秘密监视着对面的房子。

    那里肯定是个日特的秘密联络点。

    小金在老易昌冒充伙计,那天,他发现一个人包了一个包房,等了一个人好半天。

    等的客人一来,便立刻让小金关上了包房的门。

    小金躲在外面听了一会,里面说话的声音很低,他什么也都没有听到。

    他抽空把这个情报,给自己的上级,军统的老油条,每天都会冒充客人到老易昌喝顿酒的老排骨一说,老排骨立刻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包房里的人十有八九是特务。

    他们悄悄的跟踪了包房里的人。

    然后发现,最先的那个人,送走了客人,然后又和一个家伙低低窃语了好一会,接着就来到了这座寓所。

    所以,今天老排骨和小金又来到了这里,希望能够有所发现。

    “兄弟。”

    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老排骨和小金一惊,急忙回头。

    是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笑了笑:“我叫季双。”

    “啊,季老板。”老排骨立刻堆起了一脸笑容:“季老板有什么吩咐?”

    “别装了。”季双笑了笑“大家都是同事,这是我的证件。”

    老排骨仔细检查了一下证件,确认无误,把证件还给了地方:“兄弟,也盯住这里了?”

    “是啊,不过和你们的任务不一样。”季双收好了证件:“你们回去吧,这里不用你们负责,以后也不用来了。”

    “那好,季爷。这里就交给您了。”

    老排骨一拱手,便带着小金急匆匆的离开。

    “那什么人啊,那么大咧咧的。”小金有些不太服气:“凭什么啊,我们先发现的,凭什么让给他们啊?”

    “你懂个屁!”老排骨给自己卷了一根烟:“那证件是写的是南京总部的,我看他十有八九是戴处长的人。没准还是监察办公室孟绍原的人。他妈的,这样的人你我得罪得起?再说了,这案子直接惊动到了总部的人,一定是个大案子,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了。”

    说着,皱了一下眉头:“可也奇了怪了,既然是大案子,住在里面的那个日本特务怎么那么不小心啊?都被几批人盯上了,还不走?”

    ……

    “南先生,这位就是李将军。”

    “李将军,你好你好。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南先生,你好。”“李文意”孟绍原摘下了帽子,淡淡一笑。

    “那你们先聊着。”杨振华看了一下时间:“我那里事情实在多,我得赶着回去呢。”

    “辛苦你了,杨先生。”

    楠木实隆把杨振华一路送到了门口,然后又掏出了一千日元硬塞到了他的手里:“一点小小心意,请千万要手下。”

    杨振华觉得跟着孟绍原做真不错啊,两次六千日元到手。

    按照之前说定的赃款自己可以留下一般,这等于自己自己赚了足足三千日元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