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推心置腹
    “有任何不听劝阻,企图靠近不轨,一律格杀勿论!”

    孟绍原的第一组,已经把从上海进入南京必经之路的外围道路,全部封锁起来。

    荷枪实弹。

    没人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也没人敢问。

    气氛空前的紧张。

    一辆从南京城里出来的轿车被拦停了。

    司机下车,说车上的是亨元公司的董事长。

    “听不懂人话?”赵昌乐现在的样子也像极了一个特务:“说了,在宵禁解除之前,不准出,也不准进!”

    后车门打开,那个董事长下车,掏出一包烟笑嘻嘻的:“诸位辛苦,诸位辛苦,我在上海的公司实在出了一点急事……”

    “是不是真的听不懂人话?”孟绍原走了过来,阴沉着脸。

    “哎哟,长官。”董事长眼神不错,一眼就看出孟绍原是这里负责指挥的:“公务,我是不敢阻拦的,大家都是自己人,我的姐夫就在市政府……”

    “砰”!

    夜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枪声。

    董事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妈呀,对方真的开枪了。

    而且还把汽车的轮胎给打穿了。

    孟绍原收好了枪:“滚!”

    看着在司机搀扶下,那个董事长连滚带爬的跑了,孟绍原指挥着人把车挪到一边去。

    “咱们到底在等谁?”田七凑近悄悄问道。

    孟绍原朝边上看了看:“夫人。”

    “夫人?”

    “委座夫人专车,从上海连夜回南京,我们负责这一段的安全。”

    “出事了?”

    “别问那么多了。”

    在那焦虑的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个车队远远开来。

    开近,忽然就出事了。

    最前面的那辆车,熄火一动不动。

    道路狭窄,只能让一辆车通过。

    前面后面,立刻跳下大量拿着武器的武装人员,严密监视周围。

    “那里的,过来!”

    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从熄火的车上出来,冲着孟绍原这里挥了挥手:“叫你的人,帮忙把车子推了。”

    得,附近有宪兵队的警戒,他们自己也有这么多的人手,可苦力活交给自己这些特务?

    孟绍原也不敢怠慢,一边派人去推车,一边自己去开了停在不远处的车。

    车子开到,熄火的车也被推到路边。

    孟绍原从车子上下来,急匆匆的来到那个中年人的面前:“开我们的车走吧。”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戴笠的人?”

    好家伙,直呼戴笠其名,一点都不客气。

    “是。”

    “你叫什么名字?”

    “孟绍原。”

    “我记住你了,车子我会还给你的。”

    车队又很快呼啸而去……

    ……

    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12月12日晨5时,震惊中外的“双十二事变”爆发。

    负责情报工作的戴笠,一直到了当天晚上,才从委员长夫人宋美龄嘴里得到确实消息,也是他最害怕的消息:

    张学良、杨虎城发动兵变,委员长被扣押!

    南京、西北情报机关一片大乱!

    当夜,宋美龄连夜从上海赶回南京。

    当中,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的细节。

    夫人车队头车熄火。

    一个叫孟绍原的力行社小特务,帮忙清除事故车后,将自己的车借给了委座夫人卫队长使用。

    这是滔天大浪里一滴微不足道的小水滴。

    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滴微不足道的小水滴,在日后又会借助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

    ……

    张学良、杨虎城通电全国:

    “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共同负责救国;停止一切内战;立即释放上海被捕之爱国领袖;释放全国一切政治犯;开放民众爱国运动;保障人民集会结社一切政治自由;确实遵行孙总理遗嘱;立即召开救国会议!”

    12日当夜23时30分,南京政府召开中常会及中央政治会议联席会议,决议夺张、杨二人本兼各职,交军事委员会严办。

    会议最后决定剿抚并用,一方面任命何应钦为讨逆军总司令,另一方面任命于右任为陕甘宣抚大使。

    ……

    13日凌晨1时。

    孟绍原的部下大部分都会去休息了,剩下的值班,只有他还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办公室的门推开了,连个敲门声都没有。

    能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

    戴笠!

    “戴处长!”孟绍原赶紧站了起来。

    “我看到……你办公室的灯亮着……”

    戴笠的眼眶是红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和之前看到的戴笠,根本就是两个人。

    那个冷静、冷酷的戴雨农不见了。

    孟绍原完全可以理解。

    毕竟他和委员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如果委员长出事,戴笠的势力必会受到cc系的打压和排挤,以后就真的要完蛋了。

    戴笠面对的不是别人,是张学良。张学良什么事情不敢干,不能干?

    可是他呢?他要保护的人是委员长,是中国的一号人物,自己的人生保障,戴家的人生保障。

    不否认,戴笠的确是权利滔天,但他不过是委员长的下属,一个负责情报工作的。

    双十二事变并不是他这一级数的人能解决、参与的。他除了能左右那些特工,他谁都左右不了。

    “戴处长,请坐。”

    孟绍原恭恭敬敬地说道。

    戴笠在孟绍原的办公椅上坐下:“你也坐,你也坐。绍原,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啊?”

    他把“小孟”的称呼也改成了“绍原”。

    “戴先生,发生了那么大的事,绍原知道戴先生一定睡不着,所以绍原也不敢睡,在这等着戴先生召唤。”

    孟绍原也顺口改了称呼。

    “戴处长”,是在单位里公开的叫法,但称为“戴先生”的意义又不一样了。

    职场里,称呼上的不同,往往能够看出这个人在公司里的地位。

    力行社,本质上就是一家大公司。

    “你很好,你很好。”

    戴笠看起来特别的疲惫:“出了那么大的事啊,该回家陪老婆的陪老婆,陪小老婆的陪小老婆,一个忠心为了国家的都没有。

    你不过是个小小组长,却知道在这坚守岗位,为我分担忧愁,你很好,绍原,我没有看错人啊。”

    他一连说了几个“你很好”,也可以看出此时此刻孟绍原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

    一个人在孤独,彷徨无计的时候,往往是他最软弱,最需要找个人倾吐的时候。

    即便强如戴笠这样的人也不例外。

    而一旦经历了这些,倾听的那个人,往往会被倾诉者引为知己,因为自己最信任的人。

    很少会有例外。

    “夫人是和外国友人端纳一起回来的。”戴笠开口说道:“经过商量,夫人决定和端纳一起飞往西安,营救委座。你说,我是去,还是不该去?”

    戴笠这是在袒露心声,毫不避讳什么了。

    随着双十二事变的发生,政府内部各派系也开始躁动,在这个关键时刻,各人怀着各人的心思。

    戴笠面对的也是前所未有的棘手问题,去吧,感觉风险太大,可能因此丧命,不去吧,又对不住委员长信任。

    孟绍原很清楚,戴笠最终一定会去西安的。

    而且,临行时戴笠戏剧性地拿了两把左轮手枪。

    后来很多人说,戴笠这场西安之行并非真的忠诚,而是在作秀,但是实事求是的说,以戴笠当时处境,他并非作秀,因为他无路可走。

    号称间谍王的戴笠在双十二事变情报战中失败成众矢之的。

    如果委员长出事,南京方面不会放过他。

    当时,甚至不少人怀疑戴笠和他的特务处与张学良、杨虎城联络,故意骗委员长去西安。

    作为负责情报的机构,当时张学良和杨虎城所部是戴笠监视的重点,戴笠还与张学良杨虎城的亲信主动交往,布下不少棋子。

    但对于兵谏在事先没有得到过半点消息。

    事变发生后,很多委员长的嫡系将领,都把矛头指向戴笠,声称一旦校长遭遇不测,就把你的脑袋扭下来;而如果委员长没事,那么委员长回来就会率先对他发难,就连戴笠自己也一样是倍感羞愧,认为西安事变情报失灵,是他从事特务工作以来最大的失败。

    而一旦自己留在南京看似万无一失,实则只有等死,不如去西安或许有转机。

    另外,他知道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是宋美龄母亲的干女儿,宋子文与张学良是好朋友,与这两人同行,至少性命有保障。

    但起码,孟绍原更加明白的是,戴笠目前为止,对究竟去不去西安,还是非常犹豫的。

    “戴先生。”孟绍原沉默了一下之后说道:“绍原想说几句肺腑之言,若是说错了,请戴先生责骂。”

    “说吧,今天在这里,你和我推心置腹,说什么都可以。”

    “那绍原胆子就大了。”孟绍原缓缓说道:“此次兵变,无非两种结局,一是委座蒙难,则举国大乱。一是委座脱险,则论功行赏。

    戴先生也有两条路,一是逃跑,否则,委座一旦蒙难,有些人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戴先生。

    戴先生此时的处境,和明朝的王振很像。土木堡之变,老板被抓,都是本身工作出现纰漏,都是众矢之的。

    老板出事,王振选择跑路,然后被明军大将砸碎了脑袋。如果戴先生也要胆怯跑路的话,结果可想而知。”

    戴笠忽然说道:“孟绍原,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