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七十一章 初次交锋
    一场小小的风波似乎预示着这次镇江之行并不会太顺利。

    那些工农党在镇江的大头目并没有被抓到。

    这是孟绍原和田七之间的秘密。

    力行社的特务邀请孟绍原他们去镇江站,不过被孟绍原找了一个借口婉拒了。

    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旅馆条件还算不错。

    他们这次出公差,经费批足,吃住一点不用发愁。

    就连轿车都批了两辆。

    该是时候去会会那个小野昭了。

    看了一下时间,祝燕妮还在房间里换衣服。

    这块浪琴表,是在抓江松博的时候,从他手下那里搜到了,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只是表面上裂开了一条细缝,应该是孟绍原扔出去的时候落到地上造成的。

    南京城里还没有专门修浪琴表的地方,非要去上海不可。

    在那等了一会,祝燕妮出来了。

    一身红底蓝花的旗袍,配着目前最流行的美国进口肉色丝袜,黑色半高跟鞋,祝燕妮一眼看去,妩媚动人。

    “达令,走吧。”

    孟绍原伸出胳膊,还一本正经的推了推特意戴上的平光眼镜。

    今天的他,穿的白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脚蹬黑白两色三接头皮鞋,戴着眼镜,头发依旧打着发蜡,油光发亮,左手还拄着一根文明棍。

    这也是今年大上海公子小开们的流行打扮。

    祝燕妮亲昵的挽住孟绍原的胳膊:“亲爱的,今天我们去哪?”

    “赈济诊所。”

    “然后呢?”

    “吃西餐,看电影!”

    孟绍原吹了一声口哨,学着不伦不类的上海话:“阿拉有的是钱,好好的白相白相镇江好伐?”

    “哎哟。”祝燕妮嗲声嗲气:“孟公子,侬真好。”

    穆德凯几个人面面相觑。

    项守农忽然捂住胃部:“我是不是吃坏了,胃里好难过。”

    穆德凯连连点头:“太恶心了。”

    袁忠和唉声叹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田七沉默不语,忽然,冒出了一句话:

    “一对狗男女!”

    ……

    济难诊所。

    孟绍原用文明棍推开了门,这也是有钱公子的标配动作。

    用手推门?那太老土了。

    坐在外间的护士,一看到有人进来,立刻站了起来,用最标准流利的中国话说道:

    “您好,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牙疼。”孟绍原做派十足:“有没有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大夫?我告诉你,美国人的医术是顶顶好的,英国人次之,列强中,日本人的医术是顶顶差劲的。”

    “谁说的?”

    一个穿着长衫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先生,贵姓啊?”

    “你叫我祝公子好了,上海来的祝公子。”孟绍原盛气凌人,用了祝燕妮的姓:“你呢?你又哪位?”

    “鄙姓萧,萧昭业。”

    萧昭业?小野昭?

    你们这些日本人当我是傻子呢?

    孟绍原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这个自称“萧昭业”的人,就是小野昭。

    他刚才故意那么说话,而且声音很响,就是想试探一下小野昭的性格。

    现在,他已经基本有数了。

    性格偏急躁,沉不住气,一听说日本顶顶差劲,立刻就出现了。

    这么一来,孟绍原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基本判断。

    “祝公子,里面请,我是诊所的负责人,我亲自帮你看病。”小野昭把他请了进去,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祝公子为什么说日本的医术差劲呢?”

    “这你还不懂?”孟绍原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日本的医术,先学的中国中医。后来欧洲人来了,又学的西医,所以往往看诊用药,不伦不类,所以我是不相信日本医术的……喂,你不是日本人吧?”

    “不是,不是。”小野昭急忙否认:“我是中国人,中国人。但是,祝公子,中国不也如此?先是中医,故步自封,尔后列强进入中国,西医随即大量流入,难道也和祝公子说的一样不伦不类吗?”

    “不一样,不一样。”

    孟绍原一本正经:“在中国,中医归中医,西医是西医,那是绝对不会混淆的。中医就好比是一家布店,从进门挑布到量布再到给钱走人,一气呵成,一个人就能完成。

    西医呢?要先挂号,再去医生那里看病,然后还要拍片。X光你知道的吧?医生开了药,又要去先交钱,再给药,那是顶顶麻烦的……”

    他的这套理论,在他的那个时代人尽皆知,可是拿到现在来就新鲜了。

    而且这家伙是在那里诡辩。

    他把话题岔开到了中医西医的区别上,而不是他们刚才在争辩的那个话题了。

    偏偏小野昭的思维,很快就被他带偏了。

    想想,这位祝公子说的中医西医区别,好像还蛮有道理的。

    孟绍原生怕他继续和自己辩论:“那个,萧大夫啊,我昨天从上海来的时候,吃了一根冰棒,路上,又吃了一顿火锅,这个牙齿今天疼得不得了啊。”

    小野昭还是懂医术的,帮他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口腔里有任何异常:“祝公子,应该是忽冷忽热,牙龈受到刺激了。我给你开个止痛药吧,放心,不用你跑来跑去的交费,我送给你的。”

    “哎哟,那怎么好意思。”

    一直没有开口的祝燕妮,知道到她上场的时间了:“我们家祝公子,有的是钱,光是公司在上海就有好几家呢。祝公子,是伐?”

    “交关对了。”孟绍原笑嘻嘻的:“可是本公子喜欢交朋友,既然萧大夫那么客气,那我也不推脱了。这样吧,晚上我做东,请萧大夫吃饭。”

    “不必了。”小野昭哪里有心思吃饭:“祝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

    “祝公子,今天晚上你哪有空啊。”祝燕妮忽然说了一句:“你不是要请萧司令的表弟吃饭?”

    “对啊。”孟绍原一拍脑袋:“都忘了。对了,萧大夫,你也姓萧,萧司令也姓萧,你们别是一家人吧?他有几个亲戚在镇江啊。”

    小野昭面色一动:“哪个萧司令?”

    “还能有哪个萧司令?”孟绍原满脸写着诧异:“南京宪兵司令部萧山令萧司令啊!”

    萧山令?

    刚刚晋升的那个萧山令?

    小野昭心思急转:“祝公子,我哪里会认识什么萧司令。您是大人物啊,要不,今天我做东,您和那位萧司令的表弟,一起赏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