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六十六章 蛮不讲理
    孟绍原小时候,隔壁住着一个石爷爷,是个老兵,参加过南京保卫战。

    他最喜欢搬张躺椅,躺在那里,给那些小朋友们,讲几十年前在南京发生过的那场战斗和惨绝人寰的一幕。

    那一年,那一城。

    有无数城破后,依旧誓死一战的壮士。

    也有卑躬屈膝,为了一己私利向日本跪下自己膝盖的汉奸。

    金和堂!

    江松博!

    石爷爷提过这两个名字。

    南京城破,是这个人,为虎作伥,带着日本士兵到处抓捕杀害自己的同胞!

    时间过去了太久,石爷爷也过世了,孟绍原差点没想起这个名字来。

    成了。

    不管自己这次遇刺,和这个人有没有关系,孟绍原都决定,提前除掉这个人和这个堂口。

    既然来到这个时代,总能做点什么,总能改变一些什么的!

    “孟队长,有几个人刺杀您?”高申行小心翼翼的问道。

    “三个。”

    “那还真有可能是金和堂做的。”

    “为什么?”

    高申行对这些堂口非常了解:“江松博手下有四大罗汉,去年,老二死了,就剩下了三个。刺杀您的又正好是三个人……”

    孟绍原缓缓点了点头。“许德山和他们认识?”

    “这我倒不清楚。”高申行一丝一毫不敢隐瞒:“不过,有件事我不知道对您有没有用。前几天,我去许德山,看到他和一个日本人在那聊得非常开心。”

    “日本人?”孟绍原的眉头一抬。

    “对,日本人,肯定是。”高申行急忙接口:“说的中国话很古怪,很别扭,但大致能够听懂。看到我到了,他们不再说,把日本人送出去的时候,高申行到门口还特别说了句,‘那么,宫本先生,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这是一个突发情况。

    这个日本人是什么身份?普通的生意人?和许德山谈生意的?

    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和自己这次遇刺案有没有关系?

    或者有别的更深的任务?

    孟绍原的脑海里急速的飞转着。

    “孟队长,我知道的我全交代了。”高申行在那哀求着:“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你作对了。”

    孟绍原在那想了一会:“回上海去吧。”

    嗯?高申行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孟绍原淡淡地说道:“你从上海来,回家去吧,南京不适合你。胜义堂留下,我另外找人帮你看着。”

    高申行脸上一片死灰。

    他是被季云卿派到南京来的,现在灰溜溜的回到上海,只怕再不会受到季云卿的重用。

    可是和自己的命比起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高申行被抬了出去。

    他的这条腿是否能够看好,是不是会留下后遗症,那就难说的很了。

    青眼阿彪被重新叫了进来。

    孟绍原看了看他:“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胜义堂新的堂主了。”

    青眼阿彪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大喜过望,当场跪倒在地,双手抱拳:“孟队长大恩大德,青眼阿彪永世不忘!从此后青眼阿彪对孟队长若有二心,三刀六洞,天诛地灭!”

    “你要想背叛我,不用天诛地灭,我让你生不如死。”

    孟绍原从来都不相信这些誓言:“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稳定住胜义堂,愿意跟着你的,好好安慰。不愿意跟着你的,立刻给我赶出去。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

    “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满城给我寻找金和堂的人,尤其是要找到江松博和他手下的三大罗汉。一有消息立刻报告。”

    ……

    南京城里过去也是帮派林立,就和大上海差不多。

    有专门控制黄包车生意的“一步党”,有专门敲诈勒索饭店的“先生门”,有控制了大大小小妓女的“旺字堂”。

    还有专门绑架外国人的“小青帮”。

    等到国民政府正式定都南京,成为首府之后,政府加大了治安整顿,也专门找那些所谓的老大警告过,这些帮派组织考虑到自身的安危,也就逐渐没有过去那么嚣张了。

    在现在的南京城里,除了“胜义堂”,最大的组织就是“旺字堂”了。

    旺字堂堂主谭会彪,那是家传的生意。

    妓女这一行本来就赚钱,新生活运动开始后,妓女们由明转暗,虽然没有过去那么兴旺,但依旧让谭会彪每年都赚的盆满钵满。

    今天正好是谭会彪的七十大寿,南京城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帮派老大,没人不来给他祝寿的。

    谭会彪虽然七十岁了,但平时保养得法,看起来顶多只有六十岁出头。

    客人们差不多到齐了,一个个围着寿星公道喜不停,谭会彪也是带着自己的儿子孙子连连回礼,笑容满面。

    “有客到!”

    门口的唱官明显迟疑了一下:“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穆德凯、田七到!”

    场内顿时沉寂下来。

    力行社的?

    力行社的特务到这里来,难道是和谭会彪贺寿的?

    唱官的声音有些紧张:“谨送贺仪,子……子弹一发……”

    “轰”的一下,现场顿时一片纷乱。

    谭会彪的儿子勃然大怒:“爸,这些力行社的特务也欺人太甚了吧!我去赶他们走!”

    “你不要命了!”谭会彪究竟见多识广,说了一声“请”字,立刻笑嘻嘻的迎了上去,拱了拱手:“谭某人何德何能,竟然劳烦政府官员到场祝贺,请,里面请,请上座!”

    他这番话也算是说的得体的了。

    哪想到田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还有自知之明,知道你无德无能。”

    谭会彪面色终于变了。

    田七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有人胆敢刺杀国民政府官员,罪大恶极。遇刺者,是我们的长官,二中队中队长孟绍原!刺客,一共是三个人。奉命,谭会彪,我限你三日内,交出凶手!”

    “啊!”

    谭会彪整个人都傻了:“我,这和老朽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啊。”

    “我知道和你没有关系,要不然你还能在这过寿?”田七丝毫不给情面:“你是南京城的老大,身为老大,我不找你要人找谁要?”

    这,这些特务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有谁胆敢知情不报,乃至于藏匿凶手,一概逮捕!”田七的声音变得更加阴冷起来:“谭会彪,三天,不然,这颗子弹是打进你的脑袋,还是打进你儿子孙子的脑袋,你自己选吧。告辞!”

    说完,真的立刻离开,丝毫也不停留。

    谭会彪整个人都被彻底的懵了。